盧斯達:欣宜、豬肉和精神纏足

yan

雖說成功須父幹,但我慶幸自己並非「系出名門」。因為父母名氣大,子女很容易一世活在上一代的陰影當中。其實所謂頒獎禮之前,我也寫過一些關於Plus Size Model和政治正確的事情,欣宜其實是其中一個靈感來源。我不討厭欣宜,只是覺得母亡八九年之後,仍然要在事業上屢提不止,樹欲靜而風不息,與其反感,不如悲憫。

將心比己,如果我是她,我也只能如此。一開始是因為媽媽的名氣,而有一大堆娛樂圈世叔伯,像劉備在白帝城將兒子交托給孔明,沈殿霞也應該動用了一切可用的人脈,為女兒將來鋪路。有人脈,做事就容易,如果這些資源攤在我面前,我一定禁不住用得就用的誘惑。亡母是香港人上一代的集體回憶,順手拈來,就能「感動」人。

電台的騷,音樂從來是閒角,我們想要的是「感動位」。感動位就是在每一個歌手的臉上,塗上感情和故事的胭脂和鉛華。因為認真聽音樂的人很少,聽故事然後「感動」則容易很多。即使我看到很多人鬧,但那只是我臉書上的小世界,也許在外面很多觀眾受落,是我永遠接觸不到。況且,這些活動最後是否給我看,我也不肯定。唱片公司、公關公司、經理人、藝人、DJ、電台高層……這些利益團體也許才是活動的主角。

圍村裡面「太公分豬肉」的重點,也許並不是那入口的豬肉,而是透過這種儀式奠定那個年度的權力關係,誰在上,誰在下,預算和生意如何分配。在這個遊戲——或者每一個遊戲中,檯面上的人雖然站在鎂光燈之下,但其實是否最弱勢的呢?欣宜很肥,用甚麼標準來看,都不是我們愛的骨肉臉龐,逝去了九年的媽媽,是她唯一的資本。如果不煽情,不做作,甚麼都不說,當然很有型,但沒有Noise,沒有Noise就沒人談論,工作也會減少。如果我是她,我能不能選擇很有型的靠自己,我不知道。

我想到劉家昌也寫了一首《念你》給兒子,最後成了很多人的笑話。而劉家昌也是欣宜的唱歌老師,我懷疑每晚《愛回家》聽到的突兀歌聲,是因為劉老師的教晦……

的確沒有兩全其美的事。要「成功」,就不能那麼有型。是「欣宜」還是「肥姐個女」,只要拿到獎,拿到機會,背後的老闆大概不會介意這些。一個失婚婦人感情無法投放,就會轉移到子女身上,成為無法磨滅的印記,這是否一件好事呢?在「感動」的角度來看,可以很感動;但從另一個角度去看,那也是束搏。

南唐宋初之後,貴婦流行纏足,從小女孩的階段開始,纏得久,肌肉筋骨就會發育不良,繼而壞死,無法走動,不良於行,於是就無法走出溫暖的閨房和庭園,外面的世界就只能永遠關在外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