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荃灣沙咀道174號 是「以胸襲警案」事主租來籌律師費的攤位

有人在年宵賣衫,其中有一件T-Shirt寫著「只有我們才是香港人」,惹起「青政抄襲」爭議。在青政死全家的罵聲之中,我嘗試聯絡攤位的負責人,原來是恒管本土學社。負責人Mathew Lam向我表示,自己與青年新政「完全沒有關係」,「即使我們的莊員也沒有一個是青政的成員/義工」。選舉的時候有沒有支持?Mathew說,在去年二二八補選一役,全社出動為梁天琦拉票,之後就沒有參與任何選舉事務。

他們與其他一些地區組織,會寄賣一些青年新政無法上架的貨物,彼此看來友好,但那件T-Shirt無論如何是恒管本土學社出品,本來的問責對象應該是他們;青年新政的仇家又走去批評恒管本土學社。一切就是因為青年新政的兩個前議員分享了Mathew Lam的帖文。

Mathew Lam這位賢弟在這一點上,也有點無辜的,又實在顯露了臉書政治的局限。難道廿四小時緊釘梁游的臉書,並且take it very seriously,就是我聽了很多年的「大內級數政治」?分享當然代表一種認同,但認同不代表大家是一伙人。斷估當然無痛苦,但斷估也會歪到好離譜。

Mathew稱,他們賣野,是為了幫「以胸襲警」案的兩位事主吳麗英及鄺振駹籌款。鄺振駹亦是攤位的租戶本身,本土學社則提供貨品。據知事主需要就案件上訴,但需要35萬律師費。

16231067_10154655520549279_887779360_o

我沒有太緊貼社運司法,我以為這件事已經close file。記憶中應該是光復行動、反走私的一次誤中副車。本土主義興起以來,想必很多人今天仍然身陷司法泥漿。而我更想不到的是,有人做生意是為了幫別人籌旗。這些東西的收益將會全數撥捐事主一案。

今時今日年輕人總是被老人視為「打壞後生」,但派系之爭,回到青年新政那邊就算了,外面的人不關心政治,更不關心臉書政治。即使是撤下那件T-shirt,吳麗英還是需要賣貨,需要錢,去取回一個公道。那個判刑也是香港的恥辱。

老實說我不認識本土學社的人,也不認識吳麗英鄺振駹,不過既然如此,為甚麼我們不放下這些口水戰,去荃灣沙咀道遊樂場第7街174號檔買點東西,支援一下怎麼說都是本土抗爭之中的受牽連者,不是更有建設性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