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青老矛盾只係表象,一日香港仲係咁多人咩都解決唔到

X

行動不便阿婆無位坐,中年網民怒屌一對年輕男女不讓關愛座,反被怒屌:想有位坐就去搭的士,我都有俾錢做咩要我讓?

唔理細節,此類事情只會不斷發生。今日唔係第一次,亦唔會係最後一次。除左係因為香港既世代矛盾特別嚴重之外,從物質條件去分析,係避無可避,只能罵戰或者打交。讓座矛盾打到黎,香港九龍新界根本無得避。個問題好簡單:點解香港咁撚多人?

你話班廢青刻意唔讓鬥氣,或者廢老態度好差,其實呢啲係可以避免,只要香港唔係咁多人,大家都有位坐,就唔需要嘈。香港前途談判前後,香港人口曾經係只得三四百萬,當時已經話好多。點知依家就搞到七百幾萬。曾經仲有啲仆街話,香港要「發展」到超過一千萬先有前途,呢條痴線佬個friend近排仲出黎話要選特首。

香港唔係話塞唔落七百萬人,但係佢既交通系統、休閒設施、社區配套,根本無法將啲人照顧妥貼。七百萬人既香港,每個人都係生活得非常屈辱——坐一程車,明明有俾錢,都係無得坐。企係應份既,坐就要準備同人爭——無論係讓座正義魔人,定係廢老本人。呢啲就係屈辱,一種我地平時都已經習慣左既委辱。日本都人多,但同香港無得比。除左真係放工時間,東京大阪名古屋呢啲超級大城市,從來都係有位座,後生同老人根本唔使爭,我坐關愛座又得,老人坐普通位又得。係香港?你係咩時間上車都無得坐呀。

係香港俾自由行攻陷得最淪喪既果段時期,香港一年係一年「接待」一億人,其中七千幾萬係中國人。所以果一排,香港地鐵同各大交通工具,都係兩個族群開戰既場所。你都可以話設立關愛座,係令到矛盾激化左,事逾煩天下逾亂,法逾滋而天下逾熾,兵馬益設而敵人逾多,但講到尾,都要有矛盾先可以激化——矛盾本身其實係物理空間同物理距離。

美國雜學家Edward T. Hall就提出過「人際距離」呢個概念,佢將人與人之間既距離分為四種狀態:親密區(0.5公尺)、個人區(0.5至1.5公尺)、社交區(1.5至3公尺)同埋公眾區(3公尺以外)。如果經常有你完全唔識既人進入你既心理力場,一次兩次你可以忍,但長期既話你係會暴躁、不安、容易同人開拖,因為人既預設心理狀態唔會適應呢種「世界大同」式既肩摩轂擊。

所以你一係加位,一係減人,資源唔夠就會引起不安然後打仗,打仗既理由根本唔重要。依家呢四條仆街講咩政改、831、教育TSA,邊個改善到金鐵地鐵站日日要等十班車先上到,咪俾你做特首囉,講咩政經議題?出街果個問題你都解決唔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