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與老佛爺無關

lou

「忠義網民」宣稱要「屌死」盤菜瑩子,理由如下:「利本用土議題搵食,卻破壞香港修憲和平建國議程、港中互利既局面,犧牲香港人前途」,然後呼籲「同道」去盤菜有份代言的品牌專頁留下惡意批評。

此言:http://dadazim.com/journal/2016/12/justice/

香港的社交網絡十分政治化,因為在現實世界中所有政治話題都被審查、封禁了,於是所有意見只能轉移網絡陣地。以前即使是政見不同、意見相左,大家互屌老母,七國咁亂的狗血淋頭,也只是嘴炮罷了,是不會在網下打擊對方言論自由的物質基礎。

我從來不是一個正義的人,但這種話現在都變成了由我講,可見這個公共空間被恐懼腐蝕得無以復加,眾人連最基本的是非也敢表明。

第一,有些為自己為主子為領袖來抗辯的人會說,以前你們不是去杯葛王晶、杯葛喜記、藍絲食店嗎?毀人衣食就一定是不對?這是抽空脈絡的左膠式提問,單線理性,毀人衣食當然不一定是不對,但現在的實際情況(context)是,盤菜作為無數例子之一,對偉大光榮正確的「永續基本法」從沒惡評,甚至從無論及,她為甚麼要受到這種藍絲、黑警才有的待遇?

如果只是沒有對某些政團或者議程大力好評、高唱贊歌,就要毀生計、滅聲譽,那麼大奸大惡得多的黑警藍絲,按同等原則,理應五馬分屍、凌遲處死才行。但今日的受害者在明,有商業活動,所以容易入手逞快;對著全副武裝的黑警,最多是兩句「黑警我屌你老母」。

我不認識盤菜,也沒留意她的東西。我仍然不知道,她一個女人是如何隻身「破壞香港修憲和平建國議程、港中互利既局面,犧牲香港人前途 」,做了甚麼「值得」要被搞到身敗名裂?

這種事鬧大了,引起了小小的公憤,只是眾人苦秦久矣。這些專頁一個一個的表示自己獨立,與其他人都無關。陳雲在昨(12日)說,他一向「尊重別人的生計與資產、 不會反過來攻擊政敵而令他們喪失生計」,到了這個頭上,魚才從混水中走出來。在11月15號的時候,陳雲說:「復仇。出盡全力復仇,否則我們陣營無法翻身。」這只是一系列鼓勵清算的其中一個貼文。

然而如何復仇,向誰復仇,還是一貫的語焉不詳,沒有說出來,就大家自己想像。你辦事,我放心,於是下面的人就照自己的心意剿匪,跟誰都沒關。西太后嘉許原來是白蓮教的義和團,之後出了事和慈禧自然也無關,是拳民自己發癲。陳雲也經常分享那些忠義網民的批評,四處清算,擴大清算。至於陳雲說建國之後要處死政敵,我就連嘩然都沒有興趣了。

不威脅生計,就威脅肉身安全。不知為何清算到了我頭上,不知為何又變成了反骨仔,至於是甚麼反了甚麼骨,仍不理解。有些人說要上某個地方圍我,有些人說要拆我節目的收入,有些人說:「岩既,唔搞到上myradio,話知搞到佢跛腳都冇問題。」雖然我現在的雙腿仍然原好,不過我也是要問,選舉期間我押上這個不大不小的真身,站台支持講盡好說話,連永續基本法我都暗示,是暗獨議程。當然我不求甚麼,只是沒想到幫了還是係雞係公廁。

15420849_10211295890329938_2436661382597204259_n

忠義網民以訛傳訛,我就不知為何變成支持了青政,但我從沒出席他們的活動,甚至也鬧過他們幾次,不過在忠義八奇人眼中,我永遠是準備反骨的人。大概是他們得到了選舉主任的神通,能探測到我是否真心擁護誰誰誰,也八奇思維地看穿了,我曾經將青政、黃俊傑、陳澤滔鬧到狗血淋頭,在他們眼中都是支持青政的一種行為。

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既然刻意不談如何復仇、如何清算、如何擊殺,那麼下面的人就用自己的方法做,做到事,老佛爺心裡歡喜;出事了,與老佛爺一點關係都沒有,是該等不肖混球……

曾經香港的「泛本土派」非常自由、百花齊放,沒有那麼多帝皇術、那麼多權謀詐術——當然更多時候只是八婆事情當正經。但最終,江湖仇殺還是波及很多無關的人。青政鬧完,梁天琦鬧到厭厭地,就找一些沒影響力的去打倒、騷擾,以前最多是網上砍友,現在去到要搞人代言形象、要打跛我的腳,這些人之後會對其他人做甚麼呢?這自稱大仁大義的,雖不殺伯仁,伯仁因你而死。鼓動之後,花生食得快樂,沒人阻止、持續鼓勵、打邊爐、扔西瓜。

敗選了暴走是應該,其他人似乎就活該受氣。看完了一生一世,只會知道這是其人本質,悲哀但也是可笑。吹得越大,爆破的時候越大,Prophecy failed了,就只能用「清黨」(雖然對方可能從來不是你的黨)來封禁異議和質疑。我不想香港有些人脫離了支教民的布爾什維克,又進入另一個布爾什維克。

87 Comments

  • 好在呢兩個派唔係當權派,香港亦唔係獨立國家,否則一定仇殺。Pasolini無啦啦係條街比暴民打死,罪名係死gay佬,雙方冇直接恩怨。返返黎香港,其實兩邊都唔認自己出手,但獨派明顯在沒有太多理由下把所有體制內的立場當成敵對,首當其衝就係原來既本土派。而其實最大愛包容既左膠,本身就最喜歡用他者來建立身份認同,而這種從政方法的基因已經發揚光大。相對之下,我覺得本土派反而是老實的,他們嘗試游說敵對陣營加入同一陣線,也沒有一方面民族主義一方面又同志平權九唔搭八的政治立場,這是我和不同派系接觸過之後,覺得最黑人憎既團體其實最正直既原因。我冇答案,因為似乎無可避免;覺得只是做得好唔好睇,做得乾唔乾淨的,亦大有人在。諷刺既係,以為自己做得好乾淨既人,都會有引火自焚既一日。其實一早已經有人指出係邊個發動文革,當然,也需要很多中國人配合,才能成事。積怨甚深,自然需要疏導,也不是老佛爺想不想的問題。故此,我其實沒有必要替城邦論打圓場,也沒有必要說城邦論在釋法後會有作為,更沒有必要指出城邦、民族、泛民(基本法原文)三者必定殊途同歸,而是和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樣,疏導以外,要提供希望,才能解決矛盾。

    • 溫馨提示:Pasolini都係覺得個社會痴L左線,必須要講,但佢既死因好似同佢言論冇咩關係。類似係有一日你食煙見到一班人,你借個火機比佢,佢發現你食捲煙,之後十分鐘後你就比一大班人打死左。純粹因為團體既身份認同,係仇恨某種人。

      • 係要譴責既,但只係冰山一角。而且大把人做得乾淨,不留半點痕跡。

        • 如果矛盾唔係set係一個condition,而係set係一個difference,咁矛盾就變成無上限既仇恨。而大部分獨派都係把矛盾set係個difference度,仇恨無上限,到弱勢既時候,另一方既仇恨又無上限地報復,好戇居的。即使Trump接聽蔡英文電話,可以理解為違反一個中國共識,大可以講台灣不是中國。但Trump也會講中國在南海擴張軍力,沒有問過美國,把問題放到一個相對的情況下,變成一個談判。

          • 而一個中國立場已經成為中共既軟肋,維持沒有太多好處,收回台灣近乎不可能,但在中美關係就會受制於美國。相反,放棄對中、美、台都有好處,只是中國的民族主義無法自圓其說。獨派另一個荒謬之處,就是不明白台灣獨立需要放棄中華民國,於是中共正式成為中國,香港回歸的主權爭議就會消失。其實講左好耐。

  • 如果佢地唔停止荒謬,兩邊既鬥爭唔會完,但同時冇目標、冇論述、冇勢力,賭十次搏一次贏,贏就你既輸就大家找數,到時仇恨可能來自中港台,就唔只殺錯良民咁簡單。

    • 最緊睇得多沈旭輝,所以我冇搞錯到唐梁既清算關係,但大家應該明白文章重點係邊。

  • 我解釋左點解有清算,而呢d社團衝突,一定係會殺錯良民,之後又有更大規模既衝突。樂觀d睇,咪兩黨政治囉。

    • 我係你就避開算,大家知你無辜就得。有一邊係追究唔到政治責任的,不同既團體互相支撐spread開d責任,縱橫交錯既利益同表面既正義係會令個社團一直維持,可以講係不死政團。

          • 一個政團既政治責任無法追究,最後就係會咁,甚至要用到公開處決來平息民憤。例如文革,如果要紐倫堡審訊,唔知係咪九成中國人都有罪,完全無法追究。問題來自獨派製造左莫需有既敵我分歧,排擠左可行路線,又使用不正常而無法追究的手段,在情在理都引來仇恨和報復。我明白冇咩人會理解,因為這些情況甚少係社會出現。

  • 這個問題唔解決,仇恨只會積累,係中港台三地積累。不是老佛爺想不想的問題,良民一定會被殺錯。

    • 我從事實本質去講,係咪邪教個d唔係我關心既野

      • 當然有時需要有些幽默感,正常社會唔係必然的。

        • 當有人用了不正常和無法追究的手段,「保存實力」是可以理解的,當然無人知道係咪事實。

          • 我睇到係咁就講兩句,唔一定岩,亦未必有用。行山算。

  • 最近明白左沈旭輝講野做咩咁safe,因為好多事情其實都很難說。

    • 沈旭輝又成功令幾百人覺得自己有病。其實前額係控制情緒,男性通常會有較大機會前額發展不良,例子係揸車時遇上問題,會停不了講粗口。也有人有情緒的時候會抑壓自己,表面看不出來,有點面癱的樣子(沈旭輝面癱很嚴重)。任何情緒病應該由患者自己覺得有冇問題,有冇影響生活,有冇傷害自己身體等等。行為出現異常亦有好多原因,包括搏擊運動可能出現腦震盪,不能一概而論。另外,大多數情況下人轉換環境情緒都會改變,所以情緒有變化未必同個腦有關。至於成日覺得人地有病係咪妄想症或者神通力,就要醫生、心理學家同佛學家研究下。

      • 唉,隨便講埋。其實所謂不可逆轉,只係史學家對歐洲現代史出現無數史無前例既歷史事件而得出既結論,立論建基於前現代歷史既重覆性。史無前例,即是黑天鵝,而Trump當選只是unexpected,但現在黑天鵝已經變成難以預知後果的代名詞,但事實上世事本來就無法預知。而黑天鵝理論講的是連鎖效應產生更多歷史特例,又同不可逆轉無咩關係。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經常出現一些循環或兩難,而不可逆轉被認為是真.革命,因為制度找到一個新的平衡點,而這個平衡點有助這個轉變的存活和廣泛應用。生活改善只是一例,還有天賦人權,汽車的出現等等。而這些都需要精神和物質配合,例如生活改善需要經濟理論和工業革命的配合,天賦人權需要民族國家和富裕社會的配合,汽車是個體自由和內燃機的配合。有時一個因素就可以逆轉,例如飢荒出現,天賦人權就不存在,但有時卻是兩個因素同時轉變,例如電動車可以取代汽車,資訊科技也影響汽車由個人流動變成更隨時隨地的個人集體運輸,個體自由則轉變為單車的復興。這些基本設定雖然仍然可以逆轉,但和由權力和資本支撐的理想相比,例如過多的鐵路建設,有較高的可依賴性,但又不是現實主義的現實需要。於是放在一個長時間上,比起曾經出現過又消失的理想,和不斷重複的現實,還有那些只屬於精神層面的文化,這些轉變看起來就是不可逆轉。而現代只是這種現象變成常規的一段時間。到了21世紀,這些轉變的周期只會越來越快,很難再說是不可逆轉,但概念是一樣的,只是時間影響了觀感。雖然很多人懷念過去,但其實無法真的返回80年代的,只能把80年代的精神,歷史留下的物質,和21世紀的精神和物質重新組合,來延續過去。而不可逆轉的重點,是這個組合要有自然存在的一個平衡點,不輕易被取代,不需要權力和資本維持,但組合的重構再重構,只會越來越快。

        • 再講多句,賣台論是不成立的,台灣是美國制衡中國的籌碼,中美達成貿易協議後,仍然需要台灣作為籌碼,否則中國人的信用很難有保證。反而是一個中國對中國無好處,Trump提出的是一個情境,令中國明白一個中國立場對中國沒有好處。放棄一個中國立場後,台灣恢復聯合國席位,美國就不需要再保護台灣,中國也不用受制於美國。而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美國無本生利,也不必放棄台灣。也就是說,台灣本土化和聯合國不一定要繼續存在的情況下,維持一個中國原則就要付出代價,在中國經濟轉差的時候提出,基本上就是提示中國放棄一個中國原則,只是沒有人想到中共如何在民族主義上自圓其說。

          • 一個中國先係貨,而唔係台灣。台灣唔值錢的,即使美國放棄台灣,攻台都係無著數。這是為什麼中國反應冷靜,因為唔涉及戰爭。也不認為美國真心敲詐,大家都明白是時候解決歷史問題。

          • Anyway我只係想講,美國要係一個中國原則下得到利益,美國要係持份者,如果股份賣走左,自然唔會分到錢,明顯係常識。

          • 斷估通常會估最壞情況,因為當最壞情況出現,估中有助平衡心理。其實我都會咁做。

  • 立場好多膠文。我提提選委們,選左你入去就靠你地嫁啦,對香港人忠誠好難咩?e家係革命既延續,要民主制度!而要說服其他人,就要把立場定係「落實一國兩制」,同workout合符基本法既真普選。有左個方案一定要搵到人執行。如果輸左,香港發生咩事都係北京既責任。

    • 唔好諗宣傳,唔好諗公投。你目標係有個真普選方案比一個候選人去選。

      • 提案權係你手,你e家仲大權過立法會議員,而你只係要求落實基本法,100%跟足基本法。

        • 點解要咁做?點解要提委會+真普選+23條?唔好比空間d仆街賴皮囉。唔洗宣傳唔洗民意,你撫心自問,對得住香港人就得。有左民主再爭取議會內閣呀,合法有槍個d你地最鐘意個d(舉例姐)。我想講,咩三權分立呀,乜乜物物個d冇意思。e家你有提案權,唔係表達民意。

          • 點解唔洗民意?因為你提個案會係立法會審議。e家唔係選你選特首,係選你提案。

          • 個特首小圈子黎,冇代表性的。但有300人就可以提案,並爭取其他人支持,提咩好?緊係真普選啦。唔係要問呀嘛。而提委會+真普選+23條,就係防止有人搬龍門,照足基本法100%落實。

  • 你唔同意基本法冇所謂的,香港根本冇公投法,即使完成左上述立法同改革,香港人其實都冇認受過基本法。

    • 唔好將將d政治故事當左策略,策略就係你只能以100%基本法來防止d人賴皮。有人話中央會唔比,100%基本法都DQ咪即使DQ一國兩制囉,鐵証如山。

      • 如果你唔喜歡,咪係張票寫Hong Kong is not China,史無前例,震驚十三億中國人

        • 我唔明100%基本法都爭取唔到真普選你仲有咩option?小圈子特首有誠信嫁咩?

  • 係咪好怕成功?好怕玩太大?有政治包袱?如果你反基本法,你去燒身份証呀嘛,選咩選委呢?

  • 有人話325名選委的投票意向問番選民同公眾,我建議搞個公投吧,變相普選。至於真普選,既然已經有變相普選,也算是成功爭取。我只是懷疑325是否沒有能力自行決定如果利用手上的資源去爭取最大的利益,而提出「提案權論」,只是希望325人突破思想框框,想想受權以外,有沒有其他「功能」。而我唔反對變相普選的,我認為有助831方案通過,因為兩者本質係冇咩分別,problem solved。

    • 我講的從來只是世上沒有單方面遵守的合約,策略也只是think outside the box,把「選特首」的邏輯慣性轉做「提案權」。大家沒有必要考慮是否ABC/RIP,這是中共的agenda setting,仆街同冇咁仆街,都係冇普選的。但當你用100%基本法原文來參選,中共就要考慮,自己控制的500多票,是否構成阻撓基本法落實,成為一國兩制破產既証據。

      • 我重申,仆街同冇咁仆街,都係冇普選的,只能用100%基本法原文來博奕。

    • 如果清算有理由,那麼清錯人可能就是領導沒有去領導,而下面的人又各懷鬼胎,想從內部消滅領導的名聲。這種對中國人的觀察,又確實比洋人偏見的小農DNA論來得有見地。

  • 至於巨人,在風波中屹立不倒的,除了一些洋人專欄作家,還有一個陳浩天。

    • 我說城邦論正確,粗口抗爭是自由的表現,自然是一體兩面。我指出的是表面事實,但是否在建國?是否在爭取自由?又或者巨人會否倒下,我冇興趣知道。

      • 我關心的是香港有沒有真普選,我的鬥爭是和謊言搏鬥。

  • 梁振英不連任,於是個正義就轉左位。辱華論、鬼論好似唔成立,清算立即就變成反清算。當日原審判決,不會波及其他議員,就以要維護三權分立上訴;上訴審判出現,大陸法引入香港,就以二次傷害不作上訴,於是波及四位議員;梁振英不連任,就重新提出上訴,但記者會開始時,就說釋法等同日軍南京大屠殺。這個不必要,又對上訴和籌款沒有意義的說話,意圖再次挑釁親中派。也証明當日宣誓的辱華言論,不是網絡語言。辱華是他們的立場。而跟據城邦派「中庸」的「暗獨」路線,實情係冇屌錯,其他人同唔同意係另一回事。這不是為了幫誰講說話,而是基本事實搞清楚先,否則另一派興高采烈地「平反」,辱華辱出個葉劉,四個月後又反反清算,把文革不斷升級。

    • 本來辱華作為立場唔係問題,但同時公眾會睇到大陸法引入時,你如何反應。而幾次事件中,回應既理據又如何忽左忽右。辱華本身又睇唔到公眾利益,又睇唔到黨派利益(例如刺激籌款),而辱華對親中派有利益,再不能以預計不到作為籍口。

      • 政治有輸贏,贏唔一定係你既功勞,輸亦唔一定係你既責任。但如果惹火言論之後引致後果,就說「唔關老佛爺事」,贏左就因為你堅持到底,咁就同你地莫需有樹立既敵人無咩分別。

        • 有人又會覺得係各打50大板,各打50大板,係A有A既錯,B有B既錯。e家係A同B一撚樣,合力把文革升級。

          • 而本來我既做法係強調返兩派做得對既事情,爭取自由就爭取自由,建國就建國。

  • 而且在現實考慮,係政改上大家都係同一條路,係未來和其他政策方向就各有不同。堅持獨立既人,可以繼續,沒有太大衝突,但要了解中港關係同國際關係一些基本知識,而且出事自己負責。

    • 搞清楚辱華係一個圈子入面既文化,而釋法同三權分立,係人大同港共聯手,受害者係全香港人,熱心關注既人係關注法治同制度公義既人,而不是以辱華為目標既人。某程度上,這是把可能出現既後果,轉嫁到獨派和反華人士身上,挑起兩邊的批鬥和仇恨。

      • 而以往積所見,一旦出現這些結果,他們又變成素人,使兩個派系不能追究責任,互相攻擊。這正是梁振英挑起鬥爭,然後又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的手法。

        • 全部都係梁振英,現實係咁都冇辦法,但如果大家好鬥,就請對準謊言。

          • 邪教有左好耐,從未發展到今日既規模。我無能力主持正義,我只期望有勢力既繼續落實佢地既主張。

  • 無辜就累既人係應該被正視,搞清算班人不能無限制地攻擊其他人,否則也是打著紅旗反紅擊,批鬥你們偉大光明的領導。

  • 免責聲明template XD//這不是筆者個人意願,但卻符合國際現實主義的操作;筆者不懂預測未來,只能說按照現實主義教科書,假如我是中央,這是其中一個計算方向。但由於我們都不是中央,最後自然通常是另一回事,白雲蒼狗夢一場,誰知道呢。//

  • 一批評就揶揄。我只係指出,獨派參選既時候係有意用無法追究既手段,同把本土當成敵人,反清算只會沒完沒了。而我亦講,所有人只要做返自己既政治理念,就冇問題。但有d野我唔明,例如辱華原來係立場黎,我唔清楚,亦唔知有咩用,但我覺得這個立場應該去日本參拜靖國神舍。另外,歸台係咪立場之一?歸台後會唔會繼續參拜靖國神舍,我諗都會係國際關係學者會想關心既野。我覺得呢d唔政治,咁樣先有娛樂性。反而d騎呢野(好聽d咁講),就令人覺得有政治原因,令人每日都唔了解政治局面。偽港獨係可以好interesting的,扮膠都可以係喜劇之王。正如Trump接聽蔡英文電話,你唔知係咪玩膠一個中國,花生無限。而我對偽術、玩膠既興趣,遠遠大於咩倫理呀、家教個d。但我接收到既係,南京大屠殺係等同釋法,我唔係好明政治訊息係邊,或者娛樂性係邊?而提呢件事只係想講,你唔能夠無定向喪心病狂,然後又無法追究無法理喻既行為做成既後果。這裡的追究講緊清算,講緊政治責任,講緊不死政團可能做成既災難,講緊莫需有敵我矛盾既危險。這些都唔係我喜好,我只係知道有問題。我係期待參拜靖國神舍,或者同土共勇武戰鬥的,我本身都好花生。正如田北俊都係花生友,但林鄭話要延續CY理念,花生友都要問:解釋下好喎?
    (我個人覺得佢地做左一樣彰顯自由既美事,係咪accidental佢地自己先知,我個人冇野需要追究。)

    • Btw,嚴格黎講,你係唔能夠拎三權分立、普通法大陸法,去法庭審理,因為法庭冇政治責任,於是法庭判左香港冇三權分立(你地咁講),釋法係大陸法等,只會成為無法追究既政治現實。

      • 由一開始我就覺得只有打宣誓內容才合理,因為你不停打d制度觀點,判左咩結果全香港人冇得追究。

  • 都係個句,所謂「邪教」一直都存在,但以前從未有用到清算。我只係想講作為佢地既批評者,我係選舉時間係刻意迴避的,相反,如果用到無法追究既手段來競選,我唔係好明有咩道德位置去講選舉公平性。有人講過殺人既方法有好多種,但只有好少係非法,隱性暴力帶來顯性暴力。我唔知當中有咩恩怨,但用錯方法,就係會有相應既後果,而且連累好多人。而我只批評政治主張,完全冇理派系之間既事,民主戲一場,本來就好難分邊個曲邊個直,只能問呢個政治主張做到d咩,有冇咩問題等等。

  • 最後想講,現實主義認為,中共唔需要香港人,只需要香港。但如果中共長期排擠香港人的利益(自主),其實是把香港人當成一個獨立的民族,違反民族統一的立場。這個博奕的狀態使香港不會一面倒地成為中國的附庸。現實的邦聯區隔和對奕的自由統一成為政府替換的兩種意識形態。其實就是在民族脫離和權力分離之間擺盪平衡。

    • 其實也適用於歐盟,歐盟應該有兩種意識形態可以替換。

        • 好似唔係好描述到,Anyway,矛盾係解決唔到,只能夠規範。就類似民主回歸論越走越遠,就換成矛盾統一,好似冇咩分別,其實主次係換左位,既然可以換位,就有逆轉既可能。

          • 有了民主之後,當權力越靠壟,同時社會要有區隔;反之人民越走越遠,權力就要分開,社會就減少區隔。

          • 講呢d係因為個狀態已經在現實出現過,但理論未跟得上,政黨更加完全無呢d概念。

          • 樂觀d睇,有咁麻煩既制度,都可以理解為一個獨特既地方既。

          • 其實係d簡單野,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