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搗毀盤菜瑩子的生計,就是「建國派」的正義?

pun

日日搞「網絡清算名單」的其中一個專頁,今次又揍合幾個出位少少的女網民,他們說,要重點打擊盤菜瑩子,於是羅列了一系列盤菜瑩子有份代言,或者有商業合作的品牌,像奧樂蜜C飲品、一田百貨之類,呼籲熱衷清算的「同道」去這些品牌的facebook page留下一星評價和惡評,目標是要眾廣告商棄用這些「正義之士」的眼中釘,在財政上令盤菜瑩子損失。

xxxxxxxxxxxxx

15435879_1752406198418612_1519400803_n

15451463_1752406118418620_654043014_n

15328205_1752409295084969_1269616979_n

我不知道甚麼叫「利用本土議題」搵食,自己說的就是救萬民於水火,別人說的就是抽政治水?「忠義網民」說,這些人的罪名是「利用本土議題搵食」,「破壞香港修憲和平建國議程」、破壞「港中互利」。

這些清算列表上的女子,以及之前被羅列的男子,大多是沒甚麼特別立場,至少沒有特別批評敵視忠義網民擁護的「永續基本法」,不少甚至是支持熱普城的候選人,不過他們換來的,是一系列圍剿,以及最終要動搖他人的生計。

有生計可以動搖,因為別人是公眾人物,名譽是其唯一資產;而藏頭露尾、躲在黑暗中的清算者、他人的黑手套,發暗箭一點成本都不需要。

他們聲聲言「建國」,但政治問題最終不是求氣仇殺,解決政治問題是為了大家安居樂業、有自由和尊嚴地生活。現在所謂建國大業,只是小數損人不利己的末日教派,逞仇殺私慾的場所。聲聲言為香港人建國,十劃未有一撇就先要毀無數人聲譽和生計。

九月五日以來,清算名單長到可以反包圍他們自己,但他們十分開心。因為網絡上的人不像他們,很多人都是以真身示人,而且性情不像他們兇暴,不少只是不想計較。一些私心自用的輿論領袖,也大肆宣揚向全世界開戰、鼓勵信徒去清算。一堆衛星專頁,四處散播「我們輸了香港無得救」的末日思維,他們經常說,誰誰誰敗壞本土,我不見得鼓勵支持者損人不利己又有多匡正本土。

多得這些清算狂徒,日後被清算者想起「修憲建國」,不會有多少扼腕惋惜者,而是只會想到這一堆不知道是誰控制的清算者帳號。

而最可笑的是,在這幾個月的觀察裡頭,真正明刀明槍去反對「永續基本法」、反對「熱普城」的政治實然勢力,例如泛民、花生台之類,反而是沒人理會的。花生台的人反「熱普城」,也是四處開衛星帳號去騷擾政敵,只是九月五號之後就全消失了。現在香港不只一個花生台,不見得以前聲討花生台的人今日不是用同樣方法去做事。一些躲在手套後面裝聾作啞;好了,和「修憲建國」直接競爭的人,就姑且當是「建國派」的政敵,但清算名單上有很多人都支持修憲主張。

一班幾十幾百個follower的網民被冠以「KOL」的名字,老作其支持誰人反對誰人的罪狀。其實不過是在被欺凌者的頭上僭建「KOL」的名狀,再取得一種虛擬的「拆大台」快感罷了。真正的大台KOL,例如幾萬十萬追蹤者的人,或者有實際經濟能力的人,即使和「修憲派」立場再南轅北轍,「忠義網民」也是不會義憤填膺的。

他們聲聲言修憲和平建國,要拯救萬民,格局去到港中關係甚至中華文化圈,但實際上也不過是欺善怕惡,挑軟的打。

求財還是求氣,有人是求氣的; 授意別人去搞清算來鞏固自己地位,或者甚麼甚麼圈子的話語權。黑社會都會說出來行是求財,但「忠義」網民則是拿著大義來毀人生計。毀人衣食以及殺人父母,對像不只是以上的個別人士。

而問題是邪教徒又真的吸引一班敗選創傷、精力過盛的人一齊圍爐,並且實行這些醜行。空有狂情,容易受擺佈煽動,政敵出事,不過他們也處處出醜,一點便宜都佔不到。這些人走去談論本土派的聲譽?真是沒有比這更可笑的事。

搗毀盤菜瑩子的生計,就是「建國派」的正義?一個正義正常的國家,不是由一班邪教徒可以建成的。

33 Comments

  • 325個選委本身就是一個候選人
    「高等」教育界認為呈現小圈子荒謬,應該投下白票,顯然更加荒謬。因為325個堅決改變的人,本身就能提名一個候選人,本身就是一個「準執政黨」。他們應該草議所有政治立場也沒有理由反對的基本條件,如果得不到候選人簽署承諾,就應該提名一位候選人出選。這意味著如果這些可行、公平、守憲的治港要求也受阻撓的話,就是變相DQ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任何體制內的改革都宣告結束。以下是四個必要原則,次序不能顛倒:

    一、提委會和真普選沒有衝突
    提委會以30人提名入閘,這門框能包容公民提名,但同時政治立場相近會有惡性競爭,有理由加入初選機制。輪選然後產生約干候選人,是在初選和篩選之間,找出真普選可行方案。以上原則完全符合基本法,亦是親中派最先提出,雙方均沒有理由反對。

    二、真普選和23條憲制責任均等
    憲制責任不能傾斜,當條件一成立,真普選得到落實並通過,就應同時為23條立法。把兩者分拆明顯是政治凌駕憲制責任,把憲法置於權力之下,憲法則盪然無存。不旦無以治港,也無以使人信服主權移交的根據。不同政治立場應平等服膺於憲制之下,也是任何一方均沒有理由反對。

    三、舊23條不增不減不分拆
    法律訂立應該是原則性考慮,2003年的立法提案及修訂已經就23條作出討論。一個國家的安全不會因為任何原因忽然變得「不夠安全」,否則是把國家的不穩定揭露並公諸於世。舊23條的提案及修訂框架,當條件一落實,雙方沒有增減或轉換形成的理由,否則就違反條件二的原則。

    四、退保、公屋、新界問題合併:由空間主導政策思維
    香港空間擠迫,是沒有人能迴避的問題。退保、公屋、新界問題必須從空間資源的角度重新制訂,才能最有效地釋放空間,而不是不同政策在空間的影響一增一減互相抵消。
    (例如退保的資源和公屋資源結合,使有房屋或生活需要的老人家在新界的自然環境中安老,同時吸引其他家庭成員遷入新界,形成家庭和安老為本的社區,釋放市區空間和減少交通壓力。退保的生活支出和房屋支出是可以互換的,提供房屋之後作出資產審查亦非常合理,資產高但嚮往鄰舍生活和自然環境的老人家,可以交市值租金。並空出市區物業,加快重建,減低年輕人在市區生活的成本。)

    希望所有人明白,這只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如果最低要求都做不到,就不能怪社會出現動盪,甚至被外國勢力騎劫作為戰爭爆發或外交角力的導火線,一切香港人控制不來,但後果卻是香港人自己承擔。

    另一方面,我們應該提出一個完全符合基本法和各方立場的方案,把廢除一國兩制的所有責任,留比中央及其他選委,建立自決前途真正的道德高地。

    • 如果想不通,我們還有30年慢慢想,但方法得一個,不要想太多。套用肥彭既講法,這是一個道德制高點(moral high ground)。

      • 我重申,以個人立場,我並唔喜歡一國兩制。而以政治常識,這種沒有什麼政治理想,只是小學雞講數的主導權,本來第三世界政府都可以處理好,我並無興趣主導這些無聊事,好似餵共產黨:食飯啦乖啦,咁。而個B死都唔肯食,仲要獲利回吐,明明餵到佢食左都要嘔返出黎。無成本又可以嘔奶,點解唔做?又確係駁唔到。所以我期望大家空手而回的,因為香港人無成本唔係玩對家,係喜歡無成本玩自己的。我冇唔認,我都係香港人,我都喜歡玩自己的。

  • 肥彭其實好了解,泛民同建制長期各自一個道德高地,一個是民主,一個是愛國。但肥彭冇讀過香港既中學,唔知道「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

  • Btw,上面本來係講緊d好嚴肅既話題既。內容係關於講左好耐既惡意留言。其實當個社會有問題,大家就會期望多d聲音,但當開始出現社群,由於有利益,大家就開始圍爐,覺得其他人講既野損害緊自己利益。點解政治精英唔講政治?因為政治就係利益。無話有冇成本,一講就得罪全世界,只係睇你幾時弱勢就比人清算。

    • 又例如我話白票荒謬,冇話正唔正義,人地有成本抗爭,幾膠都係正義。

      • 其實有寒禪效應,唔敢直接講。利益越來越複雜之餘,你越來越唔清楚一個人既利益係邊。表面上commercial,但好似有政治立場,甚至表面好似係本土、網絡,背後有人覺得係建制。多過兩三種利益關係,你唔知係利益而政治,定政治而利益。

  • 其實同係大陸做生意一模一樣。只係香港忽然出現呢種情況,就好似WWI,死得好無辜。

    • 最後一定各行各業全部政治化,香港由頂到底都係中國式政治經濟。再無分社唔社混圈。

      • 其實香港完成本土化既同時,亦都完成左大陸化,提委會選舉既高投票率背後,各行各業既政治同利益矛盾已經深種。

        • 其實救唔返。以前網絡無身份既人惡意留言並沒有任何效果的(當然有人會好介意),因為他們沒有社群,他們是原子化的個體,留言既效果視乎有冇人覺得內容信服。相反,如果一個有追隨者既人屌某報紙,整個社群就唔會睇某份報紙,唔需要理由的,只有love or hate。

          • 研究紀錄片見到有人思考咩叫「真實」,真實就係好似the honest lier 咁,以謊言揭穿謊言。揭露,揭穿表面,常識以外,知識謬誤等等。因為「真實」所以相信,是舊媒體的方式。但當人社群化,因為社交需要,身份認同等等原因,荒謬的事反而會使人相信。資訊越荒謬和微細,越吸引群眾追看。這一切前題,都是你要有一個真實身份。

  • 簡單黎講,只要把兩個中國人放在一起,佢地就會開始痴線。但只要你加入一個足夠大既邪教,你就成為正常既一群,而正常既就會變成異端。

    • Anyway,其實係冇野抵消到19年既錯既,大家都大陸化左,香港其實已經唔存在。政治一旦入侵左經濟同生活,結局只會係悲劇。

      • (政治入侵係指社團活動,香港政治其實並非有什麼政治理想)

  • 講句公道話,我唔覺得清算有錯。因為咁樣選舉,都係第一次見。我廢事講太多。係咪清錯人個d大家自己諗,知情同唔知情睇法會唔同。

    • 我只係覺得葉劉都可以做特首,世事好難講,面皮厚就得。

  • 照道理,梁振英唔再選就應該可以唔理。但似乎等左兩年,e家係最好既機會,向中共提出,公平地完成基本法既承諾。唔係唯一既機會,但我相信冇人想等多五年。無論你pro or against一國兩制,你既手段都係提出上述四點。如果冇候選人支持你地,應該要找個人出選,使最忠於一國兩制既方案正式被阻撓而打下台,宣布一國兩制破產。白票無用的,基本法才有用,世上沒有單方面守規矩的道理。如果你是革新派,你要等基本法原文落實後,出現嚴重問題,才有修改憲法革新的程序依據。修憲會觸及基本法方針唔知係咩既問題,也是基本法隱藏主權不確定既手法,但這些到時再解決。

    • 要說服800人中300人支持真普選是難的,我見唔到有候選人既方案有真普選。但要說服他們公平完成基本法承諾,我相信係有機會的。而條件一是首要和必須的,最好有一個參考方案。

      • 而提委會也可以有真普選的,只要輪選的機制做出初選的效果就可以。光譜每個版塊最少要有2-3個候選資格,但他們會惡性競爭,可以讓他們在得到選委票後自行協調,就有初選的效果,而最終得出2-3個候選人。當然還有其他細節處理問題,但基本上公民可以提名,也不會由提委的票篩走他們,但提委票越多,越代表候選人得到越廣泛的支持,有其意義。

        • 例如親中有兩個6xx票,他們協調出一人。泛民一個900票,一個300票,他們同時出選,因為300票覺得900票立場模糊。結果很難說,所以也沒有人能在提委會操控最終結果。而事實上,這只是把現在「競猜」特首的紅燈綠燈公平地反映。例如得票太少,可能意味會有管治困難,選民也會注意到。

          • 當選機會是公平的,但大家知道現實係冇人選泛民做特首的,因為行政立法長期兩個生態,但泛民入閘是以影子內閣的方式代表反對意見和施加壓力。所以要看制度的設計,是否公平、透明、容納整個光譜、反映管治能力、無法操控和自行協調(不能篩走)。

  • 間選會出現很多民意折讓的問題,選完大家唔滿意。沒有初選沒有門檻,也可能出現民意碎片化,選舉資訊過多,不能預先知道候選人是否得到各界支持。例如疑似親中,可能只是得到一部分親中人士支持。這些人公開支持候選人只能揀一個,是一場利益的賭博。相反,在提委會中可以多過一票,也不記名,只能以政綱作為考慮(不是全票制,出閘人數必多於每人票數,不能壟斷)。

    • 比間選和無門框對候選人要求高,要考慮中港關係,對中方有利;同時無法操控,資訊公開透明,減低政治投機,對香港有利。所以提委會也有可能比沒有提委會對雙方都更有利。

      • 這是因為這個提委會方案用了多於一個機制,一個複合的機制來平衡幾個問題。於是功能就不能用常見制度的優劣邏輯去理解。

        • 間選既好處就係個特首冇民意,無辦法民粹,但香港矛盾非常大,d人唔滿意可能會歸咎個制度。有辣有唔辣。

          • 而香港民主一方面係選民感覺到政府係自己揀,另一方面把責任轉移到選民身上。間選做唔到,而香港係難下台,於是矛盾會解決唔到,唔係一個理想制度。

  • 排除唔到間選,但如果可以間選,就會引來N個方案討論,因為唔係基本法原文,大家就會想要議會內閣,兩黨輪替呀。

      • 其實只要直選,政黨又提昇到管治能力的話,好快就會政黨輪替。

        • 總之唔好隨便拉返闊個討論,香港咩制都做唔到的,因為政黨未配合到。分開直選,政黨提昇返個能力,自然就會做到,到時再改。

          • 就咁。希望最後唔係全部一齊投白票。

  • 其實我從來冇覺得個概念係100%work,只係引導下其他人從呢個方向思考。我係明白現實通常都係因為缺乏組織而咩都做唔到。有組織既又未必有能力。有組織有能力又未必有方向。所有野都有齊時機又過左。你逼個政府做,個政府就大開殺戒。你唔理個政府,個政府就打橫行。所以先會有模擬政府,模擬獨立。假假下就變成真,個政權先開始有反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