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政治後動物酒醒

hell-2

據說盤菜瑩子被視為「本民青雞」,是因為她「和輔仁狗熟諳」、分享了一些這個網媒的連結。其實很多受到「清算」和欺凌的人,也就是事實上沒有做過甚麼,不過就是認識清算黨的敵人,不和他們一齊幹爺罵娘,就成為罪人。我不是只說一個人,這只是一個顯例罷了。

如果分享連結,或者只是認識一些人,有朋友的關係,就活該受到滋擾,那麼陳雲一天到晚分享、讚好那些抹黑言論、說話不用負責的假帳號,我不知道為甚麼不能受到批評;以針對「本民青雞」的邏輯,現在一發不可收拾,滋擾所有無關痛癮人士的風氣,難道一直推波助瀾的陳雲沒有責任?

是不是一直以來在facebook上建立了國師形象,就連自己玩大了的事實,都不能接受?既然一直以來批評青政本民前玩大了,激嬲了共產黨,為甚麼就不能承認一下自己都玩大了?

當一個人認為自己永遠正確,或者要在信眾面前維持無錯聖人的形象,他在面前這些無限擴散的清算醜事,就只能惱羞成怒,又說起那些建國後出任臨時大總統,然後處死政敵的說話。

當然我不會認為陳雲是瘋言瘋語,他的話我一句都沒有當假,陳雲掌握權力,我們就會死,他一點仁慈都沒有——雖然他時常講那些「華夏」道德,但算了吧,看看他實際上做過甚麼。

說要處死人、念咒打擊敵人,我不懼怕。有人說我變了,我只是變得不再那麼受恐懼控制。其實「清算黨」只是三人成虎,看似聲勢浩大,但事實上可能一個人控制著十個分身。清算黨說要打擊盤菜的代言生意,去專頁留下三百個惡意一星負評,外面有一千三百個人去反包圍給好評。至於外面,這班人的影響力就更加不要說。

陳雲開啟了網絡上的本土風潮,我自己也獲益良多,但他此刻正在腐化很多人的心靈。我不再恐懼和忌諱,我不像他們一樣活在地獄中。我不想像他們的「成員」那樣,說一句話、給一個贊,都要打量一下各個派系、各個大佬的反應,誠惶誠恐,這樣的生活,對於有個人意志的人,簡直是地獄。

某些古希臘的哲人會說,政治是個人生活和道德的最高實踐。討厭政治和公共討論,固然是一種愚昧,但專制而無道的政治參與,則也沒有好多少。

我不是個很好的人,但自由對我來說比一切重要。例如結交朋友的自由、不同意的自由、活在真誠中的自由。雖然我經常談論時事,但我真的不會告訴你,如何如何就一定能拯救香港,我從來都說,局面艱難,大家都是見步行步,我也理解每個人懦弱的權利;對所有人的付出,我只有心懷感激,亦自愧不如,除非他開始私心自用。

某些事情看來有希望,我會支持,例如五區公投,所有能夠搞亂一下局面,我都是支持的,但我不會認為誰誰誰是天命所歸,非其不可。雖然我後來受到不成比例的清算,不過我並不是太後悔,與這個計劃裡面是甚麼人參選,並不相干,我分得很清楚。

九月之後的事情,我受了一些,也見到太多無關的人受牽連,然後始作俑者聲稱與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這種群眾中的恐懼正在腐蝕本來就弱勢的「本土派」。所謂的「本土派」就是超越恐懼和大台而形成的,弱勢是沒所謂的,但支撐所有人的力量是對自己誠實。認為對的事,就支持,不要害怕那些權勢比自己大的人,就放棄自己的立場和意志。

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所有人的勢力都打死,固然是令本土主義更加不振,而且對他們自己也看來沒甚麼好處。

因此他們對我的詮釋、抹黑、侮辱,我視為精神提升的營養,而且他們的反應、他們的行為,反證了這裡的腐敗。如果一個他們不圍剿一個公然表示不害怕的人,又怎麼用恐懼控制底下那些正在懷疑、自我仍未失去的人呢?我只是一個很外圍的寫字人,尚且如此,對「組織」內的人就更加要心狠手辣。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時期,以前那些「激進派」喜歡、轉發的盧斯達,只是他們缺陷的眼睛投射出來、同樣有缺陷的幻象。事實上,他們變得越來越偏執,而我不認為跟隨這種偏執能夠帶來甚麼好事。你不用相信我的說話,只要看這三個月來有多少人受苦,這也是「泛本土派」不少人的心聲。

因此一些人似乎因為我不和他們幹天幹地,而覺得我「變了」。是你們令我知道「政治參與」可以有多墮落,我早就不需要這樣了,今後也不需要。你們不能接受我發表個人意見,只是因為你們不肯承認自己幹了三個月的,是醜事;將自己的敗選,發泄在毫無關係的人身上,還不是醜事嗎;你們討厭我,因為我至少比你們離人間地獄遠一點點。

1,600 Comments

  • 我想提下大家既記憶。本來話23條立法,就立即推自決公投,這是阻截23條的「最強之盾」,也是大家「很想要吧」的獨立公投。故此,以我理解,由9月當選到特首選舉有結果之前,其實係攻防戰既重要時間,由其對獨派黎講,更係「百年一遇」既時機。當然e家好安全,因為即使冇比人DQ,都好難搞得成。而且以他們公布既計劃,23條來臨,獨立黑天鵝隨時出現既時候,他們應該係外國讀緊書了。這個討論在選舉前後都好似講過幾次的,因為非常重要。你也可以理解DQ是為了23條開路,既然翻查23條的範圍都引起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考慮加碼,如果6個自決派為安然坐在立法會,還有人敢推23條嗎?

    • 我不稱自己為獨派,但我想辦法逼政府落實真普選,想辦法阻截23條,想辦法讓獨立公投過半數。而想出開發天然氣的,想出宣誓玩野的,想出叫蔡英文收回香港的,卻認為自己誠實地追求香港獨立。

    • Anyway,當23條成為事實,我沒說過革命就是出路。我只是說如果有戰爭,大家都應該會死晒。

    • 自決公投是阻截23條立法的,獨立是唯一和平解決23條立法既恐懼,獨立之後,我地會就23條立法,防止有人顛覆香港。

    • 好可惜,立法會已經冇晒獨派同自決派,唯有向前看!樂觀d睇,葉劉上台你唔會有咩反感,因為你根本唔想睇新聞。

  • 真普選只係合法權利,我唔明幾時開始要講中央係天朝,要講民主係乞求。冇做野就叫乞,有做野應該叫做搶囉。

  • 如果你覺得民主要用23條黎換係乞,咁其實可以立左23條再慢慢傾,就唔係乞求民主。

    • 又或者即使有民主,都係要中共唔插手先有民主,都係乞,咁其實所有野都係乞,包括用緊既iphone都係天朝恩准生產,都係乞返黎。

    • 全個地球存在都係天朝唔攻打佢地,佢地先有太平。

  • 你以為我講笑?諷刺?國家安全法寫明係太空都唔可以背叛天朝,宇宙是中國的,死後世界都是中國的。所以你承認佢係天朝,你係存在同死亡都係乞返黎。問題係?做咩要妄自菲薄?

    • 同埋叫其他人默認天朝既存在?爭取民主就係乞?

    • 以天朝既角度,香港人既存在就係獨立;同樣對天朝黎講,即使你獨立左,都係乞返黎。

  • 獨立首先要用世界既邏輯諗野,但即使你用中國人既邏輯,聞誅一夫紂矣,首先,都係唔撚認佢係天朝啦,何來乞求?

  • 講得太深添,總之曾經有個自決既機會無好好珍惜,就唔能夠怪其他人「乞」求民主。

    • 而且自決既後盾已經冇左,唔好話民主,我覺得乜都乞唔到,求仁得仁就有。

      • 連續不斷既補選之後,即使有23條,都冇咩條件公投,大家都選舉疲勞。

  • 都係想提下大家,回歸現實,有普選揀普選,冇普選就阻截23條。

    • 其他天朝定地獄,滿天神佛個d,可以做完正經事再慢慢講。

      • 第一次見到天朝,就知道係針對華夏正統論,把道統放返係中共度,從語言上令你覺得做咩都冇用。當然,你亦可以話,華夏正統論從語言上,好似咩都唔洗做。

        • 但咩都唔做,只係趕走離地中產,係合乎現實主義的,理由大概係同香港既籌碼係咩有關。

  • 只係想講我冇支持,唔代表我唔明城邦論等理論每個細節既功能。

    • 其實重點都係,自決已經唔能夠阻截23條,只會投出一個好低既票,封晒所有希望。但我相信到時一定會有人搞既。

  • 23條不用立,然後忽然又接受23條換地,香港人立即成為小數,憲法原則同程序變成arbitary。這是基本法至上?其實同獨派卻要歸台,歸台又要參拜靖國神舍一樣。

    • 現實主義其實唔考慮基本法係咪憲法,只係一套說詞重新包裝真正權力。而由現實角度睇,香港只係經濟特區,直轄市。民主和修憲權利寫下了,卻可以用權力封印,無法使用,這就是現實主義。

      • 工程學也是一種現實主義。中國人的工程學,是樓宇倒塌是現實的一部分,因為有地心吸力,沒有什麼是不能逆轉的。死人也是現實的一部分,這是一種樂觀現實主義。對於工程學中,「凡有可能出錯的地方都會出錯」的悲觀現實主義,中國人卻完全不能理解。

        • 憲法既邏輯係邊度?改革既程序係點樣?如何同在地既利益聯合?如何刺破既得利益者的謊言?這些都是中國人唔會關心的,中國人就是審時度勢,靈活走位,只考慮以我為主的利益。不竟沒有什麼不能逆轉嘛,咁認真做乜?

  • 唔深入討論。我只係想指出,城邦論基礎係生存空間,於是城邦論其實係「自然主義」,城邦論不一定需要民主的,視乎現實情況。我的契約論,其實係「情境主義」,把權力和利益的角力,通過情境situation導向一個規範或者建構,或者利用矛盾改造一個權力建構,例如Trump以一個中國和南海問題組成一個情境,就是瓦解中國的權力建構。而契約論重點是把基本法第一條、45條、23條構成一個情境。兩種理論對基本法的處理是有衝突的,城邦論未必會理會基本法建構的邏輯,在現實上更會避免建構失敗造成的解構。無論是自然主義還是情境主義,都是嘗試在現實主義的基礎上(中國不需要香港人,只需要香港的制度)尋求改變。契約論的基礎是憲制的一致性,Trump的兩個中國論是基於合作的公平性。有些人嘗試抄襲,把無厘啦奸的東西放在一起,以為可以達致雙贏,其實只會同時破壞兩邊的規則建構。例如23條和香港疆界,一旦妥協,憲制和人群結構都會被破壞,基本法中的平等和兩個民族的矛盾會互相排斥,造成不可逆轉也無法解決的後果。

    • 以為trump是敲詐,或者以為普選與23一同落實是雙贏的妥協,都是一種膚淺的見解,政治弱智。迷信權力和利益可以永續,不必理論,更是未開化中國農民的愚昧和傲慢。

      • Scottish的商業談判是這樣的:他們不會講自己的要求,只會講對方應該考慮什麼。American的商業談判是這樣的:他們不會講自己的要求,只會拋出一堆價格,和潛在買家的資料。你以為我把政治當成生意?生意不是這樣做的。

        • 我看到很多人的政治主張,其實都是嚴重錯判形勢,而且很容易就會使一國兩制玩完,留意返,玩完多數都獨立唔到,因為獨立比維持一國兩制正常,需要更多智慧和政治實力。

          • 除非一國兩制玩完,完全由中共導致,即我之前說的三個可能出現獨立的情況。

    • 西方文化中永續,不可逆轉等概念,都是來自「面向死亡的存有」作為一切要旨的基礎。中國文化中沒有建構出這個基礎,於是你以為自己可以找到理由推翻這個基礎是比別人聰明,其實這只是代表你是一個中國人。

      • 冇話岩同唔岩的,只係如果冇左呢個前題,你學問叻過肥彭幾多都好,你都做唔出一樣似英國人做既野。除非你受德國文化影響。

  • 講返d好笑野,法官好似係行政長官任命,即係如果法庭覺得釋法有追溯力,DQ左梁振英,再DQ埋行政會議,所有司局級官員,然後連判有追溯力個位法官(甚至係所有法官)都可能DQ埋….. 於是所有判決推翻(因為法官無權審),所有人復職,然後又可以再覆核,再DQ(今次應該換左政府)。

    • 我冇認真研究,但梁振英被DQ,4年來都冇特首,咁應該好多野都唔合法。

      • 香港精英選特首,對於個政府可能解散就不知不覺,講返幾十年前讀過咩書。而一個有民營企業可以射火箭上太空既國家,大家就覺得個總統冇經驗死硬……

        • 當然,美國總統唔係超人,但美國人根本唔care,做唔到自然要落台,而做到又無咩咁驚奇。

          • 而其實大家都係想睇trump點樣搞掂華爾街….

          • 最近有軍師叫中央揀陳馮富珍做特首…. 咪玩啦,Trump只係一個有核彈既商人,中央就算驚,都唔會比你睇得出啦係咪?

  • 我之前講23條(冇普選)只係想指出好難阻截,而且有人提出23條換地,完全唔知咁樣會破壞香港。係香港有人講左d會嚴重破壞香港既野,冇人指出;美國傳出一些耳語,大家就判斷:百分百商人,賣國!你香港人定美國人?

    • 美國係唔會打大仗的,沒有人會聽一個電視名人指揮去犧牲自己。大家只係想食花生睇大亨大戰華爾街。

  • 如何先立23條,那麼落實普選的責任,就唔再係香港人度。如何責任唔係香港人度,就係中央要乞求香港人接受中國。這就是香港特首候選人對政治的低能見解。

    • 你以為我講笑?美國故意讓中國帶走無人潛水器,連同之前中國扣留新加坡的裝甲車,Trump向全世界笑中國是賊。

    • 讀幾多書都冇用,講半句就知冇常識,賣左國都唔知。

    • 矛盾係會由制度轉向人種,而矛盾激化就會產生強烈民族身份認同。到時你立咩法都冇用。香港人強烈排外,中國人來到香港好似見到日本皇軍一樣。

    • 有一樣野我同老佛爺係相同既,就係我唔介意失敗,因為我講既野,唔係best argument,而係the only chance you can survive,意思就係:如果我失敗,你死撚硬。

  • 比trump玩到謝,指邊個上台都救唔返,trump會搞埋香港,取消香港關係法的。

  • 我重申,你地唔好再諗用A換B啦…..Trump講一個中國同匯率,其實完全唔係用台灣換匯率…. 無眼睇

  • 我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一帶一路沒有讓很多人即時理解?因為一帶一路在設計上是一種dishonest的設計。作為一個經貿協議,環形線性,配合歷史浪漫的包裝,與經濟效益的基本邏輯背道而馳。相反,卻和中國暴發戶「圈地」的思想意識十分吻合。

  • 我講返我個政改提議,我冇討論提委既組成,組成方法有影響,但提委和真普選的矛盾,首先關鍵在於機制上的數學。
    我的方法是每人2票,3個板塊,產生6個候選人,如何只有3人參選,即使其中一人只有入閘時的30票(泛民可提10人),也可以出閘。如果有上限的40人參選,由於3個板塊每人只有2票,6名候選人必定包括3個不同政見板塊的候選人(泛民保証2人出閘)。
    而如果以600票/400票提名出閘,無論提名委員會的劃分和組成,只要提名票和出閘人數沒有比例上的關係,都會出現「篩選門框」和「單一政見壟斷」的情況。

    • 以現時的組成舉個例,400票門檻下,泛民無論有多少候選人,只能出一個,還差100票才能成功出閘。
      如果以我的方法,如果泛民只有1個候選人,一共4人參選,只要在現時300票下有30票,就可以成為候選人。而當有5個泛民想參選,也可以產生2個候選人。

      • 少於6人,2.5%或30票可成為候選人;多於6人,需要競爭,每個板塊有均等機會出2名或3名候選人。

  • 只是釐清一下,我是不支持任何600票/400票的提名形式的,無論提委會基礎如何。

      • 我只是指出一個希望,公眾可以自行研究是否合乎普選原則。聽起來有爭議的,不一定運作上有問題;聽起來很合理的,可以完全錯。

        • 當我很有型地玩paradox的文學包裝,背後個科學或數學我有小心求證。

          • 即使當日我支持某黨派,我看見一個政策的文學包裝不錯,但我也查問每一個數字的理據。當然冇人答返我。

  • 做唔到就等多5年吧,唔好做d恨錯難返既事。對於個方案既技術研究,呢2年的確冇咩點討論過。

    • 我個方案都可能有錯的,只是「原則上」有希望。

      • 既然原則上可以解決既野,最終都能夠解決。

        • 有冇民主有好多考慮的,要設一個點樣既限制也有很多考慮。包括國際形勢,中國國情,黨派角力,政治爭議,政黨實力,制度傳統,意識形態,教育程度……

          • 本來大家都以為係唔夠多人關注既問題,但事實係還有很多技術問題。

  • 而小圈子可能已經能產生防止最差候選人的出現,我覺得係進步左。

    • 香港有行政經驗的都必然是親中的,所以在這前提下,比起提委會和民主的矛盾,公民提名和選賢任能的矛盾更大。

      • 故此從宏觀角度,我同很多人一樣,都係冇答案同茫無頭緒。只能盡力而為。

  • 理論係防止搬石頭砸自己隻腳,所有行為係你個腦都係一個theory,而現實有好多時只係防止worst scenario既出現。

  • 大家自己決定啦,因為唔會有一個完美既候選人的。

  • 獵鹿同獵兔,沒有誰比誰高尚的。即使港獨,有人會想像30年後自決執政,也有人會想無成本玩野。好似遠慮高尚d,但30年可能已經消失左。

  • Btw,當所有野都fail既時候,城邦論係有一個生活上、文化上、精神上既抵抗方法。

    • 理論是要放在一個長時間的背景,才會明白理論的作用。

      • 我知又同全世界理解既「理論」唔同。世人理解既「理論」係同「行動」對立的。我係明的。

  • 可能個方法唔work,方向唔岩。唔知,可能真係因為國際形勢問題,需要一個比CY更能駕馭複雜形勢既人。

    • 大家知我分唔到,我個角度係特別虛幻。好多人踩住黎講,亦有好多駕馭能力好強既人照住我講既去做,魔幻現實咁。

  • 我既策略係咁:
    如果想呈現vote out,候選人既政綱要100%真普選
    如果要阻截23條,候選人唔能夠推個假普選
    而如果冇野做到,我就會承認冇野做到

    • 即使輸,理據也要清楚,唔折衷。覺得有問題唔需要冒險。

        • //少於6人,2.5%或30票可成為候選人;多於6人,需要競爭,每個板塊有均等機會出2名候選人。//

          • 大家自己判斷,提委員係咪有可能包含公民提名,而又無法篩選。

  • 我只係証明我唔係扭曲真普選。我個個係一個real option,唔係831變奏。

    • 少過6人參選既時候,以目前的組成下,也能提10名候選人。

      • 而且少過6人既時候,有30票就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

        • 多於6個人,一個板塊2票,建制和中間派最多投出3-4個心水,確保左無個板塊最多人支持的2位可以成為候選人。

          • 這只是因為不能只令提委會存在而沒有功能

  • 我唔同意所有831變奏。
    唔只係門框高低和代表性,而係個制度只會產生中間候選人。
    而我個方式係可以產生–左中右,再細分唔同立場

      • 而我認為提委資格唔應該放得太寬,例如有200個傳統精英,個候選人都會考慮呢200票,雖然未必影響到佢,但資料可以公開,比公眾參考。一個候選人如果太少人支持,或者偏向一邊利益,可以在這個機制預先比公眾睇到。

        • 因為提委無法影響結果,只係「我參選,各界有冇咩意見?」之後拎住個結果去一人一票。

  • 我提議既野,好多時只係我期望見到既野。我想有人pin point個重點,然後提出解決方法。唔係我特別喜歡解決政治問題。

    • 真普選唔係一個分權問題,而是解決制度爭議,其他政治問題是零和遊戲,很容易解決。

      • 老實講係分唔到權的,因為一國兩制有權玩完,冇保障的。

        • 而一個普選特首應該避免自己政策同大陸有太多交集,讓香港人知道邊d係本土政策,邊d係內交。其實可以處理到。

          • 如果內交太過份,自然刺激香港右轉,但一體兩面,右轉可以分解左一部分矛盾。所以以為假普選,比幾個中間路線既候選人香港人選就最穩定,其實只會令個制度無靈活性,變得脆弱。

  • 至於中國人的問題,你係北極都要面對嫁啦。

    • 兩個問題冇咩重疊位,你同任何國家交手都會有麻煩。

      • 其實我冇誇張,中央需要真普選解決制度矛盾多過香港人,香港人大不了移民。

  • 係會怪嫁,香港有本土政策,同時又要做好多內交,普選唔等於唔洗做。但可以用政治上既調節解決問題。正如菲律賓需要中國,但唔依賴中國。

    • 但如果唔係咁,香港唔會有自己既政治領袖,出現戰亂等情況冇人保護香港。

  • 我唔知民主、本土、自決邊樣好。但明顯有兩樣追求既目標,係體制內都係達唔到,即使有真普選。

    • 而我覺得需要既係一個政治實體同埋政治領袖去到體制最高層

      • 其實講過好多方法,大城邦計劃既目的我都明白的。但唔會推行到。

        • 其實真普選就好容易做到中共真正想要既野,只係佢地對開放冇信心。

  • 其實選委會的命題不是plan b,而是港獨。沒有plan c真普選解決辦法,是無法阻止23條的。你可以看成是中共給提委會的「兩難題」,plan b和plan c中共都贏,如果中共不批准林鄭參選,其實代表了容許plan c的出現。

    • 林鄭和品客在梁振英司法覆核案有結果之前,都很難辭職的。因為梁振英被判即時失去特首資格的機會存在。

      • 雖然如此,中共如果要plan b sure win,必須林鄭出選。

        • 但中央需要林鄭署任特首處理大量法律問題,例如追討梁振英的所有薪津之類。

          • 所以plan c還是有機會的,而plan c解決港獨比plan b更好,只是中共不會開口說。

    • 中國人的計算不是一個後備,一個前鋒這樣的。

      • 那是疑似香港共和國第三世界領導人的政治計算。

  • 唉,看不明白的話,中共即使暗示給香港獨立,香港人都唔會識做。

  • 我睇返d舊新聞,有學者提出過改革提委會同提委會「民主化」之類,認為可以「雙重認受」…… 首先,雙重選舉就唔合乎民主啦。民主係講光譜的,光譜可以2分、3分、6分,即2/3/6個候選人,但唔可以切頭切尾。最低要求,都要有建制同反對派。

    • 第二,雙重程序中,必須限制提名程序無法預計普選結果。

      • 作為學者,無論係原則性定建設性的意見,係咪應該符合民主要求….

  • 其實我個方案係三重程序,提委投票,候選人競爭及自由協調,一人一票。三個程序之間沒有決定性的影響力。提委投什麼,不影響當選機會。候選人重疊票源和參考提委投票而自由協調,協調後保持6個候選人(即第7-8也有機會)。一人一票是候選人覆蓋全光譜,並有各界支持的數據作參考。

    • 其實加多600人比議會不同政黨就可以做到3大板塊

      • 用立法會選舉結果做基礎劃分,政黨自己派人就可以

        • 由提委簽確認書,才30票入閘,如果一個可選的候選人在1800人也找不到30人提名,即99%人認為有憲法爭議,但這個結果沒有法律問題

  • 其實立法會都可以要求提名人簽署確認書,和責任聲明,代替DQ候選人。就唔會出現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政治審查,但仍有效要求候選人守憲法。

    • 不會有訴訟出現的,只是大多數人傾向守法,而如果候選人破壞信用,最後由宣誓把關。

  • 這些應該都是很普通,運用常識的行政方法。

    • 所以其實普選很容易,只是因為學者太多,常識太少

      • 你係唔洗理當權既人點諗的,習近平也可以出賣國家,估黎無意思。真普選對中港有利,對中共就唔清楚。

        • 學者可為中港問題客觀地提出意見,而不是為一時的當權者出謀獻策。

  • 如果你為左做一樣野,結果搞到DQ埋自己,咁係好堅決既,但同時亦代表左,你可能會因為做一件捍衛主權既事,結果唔小心搞到國家滅亡。

    • 忠誠同忠心既分別,忠誠是不出賣對方,忠心要表現出來,有損智力。

  • 其實我只係見到製造複雜局勢既能力,同埋古惑的槍射返自己。

  • 一國兩制係一個搖搖板咋嘛……一國強勢的時候,就右轉本土;一國開放的時候,就自治開放。

    • 分唔分裂用返權力分析啦,唔好文學斷9估。個制度既寫法,實力,都分裂唔到中國;唯一可以分裂到中國,就係自己破壞個制度。

      • 之前提過,提委/提名人如果簽左確認書,告提名人係唔成立,唔會有訴訟,但因為大多數人,特別係冇利益既情況下都會守法,於是形成左約束力。而候選人無法制可挑戰,不可能政治化。同樣,一國兩制下的民主是基於基本法,民選之後,人民會傾向守憲,於是對特首形成約束力。而特首無法挑戰這個約束力。

        • 即使香港係獨立國家,你都需要智慧去管理。

          • 如果你只係地方勢力,當然係想剷除你,於是你咪扮親中。但其實港、台係中國式兩黨,國民黨反攻大陸,反而使國民黨存在。因為一黨專政係好多盲點的,要由敵人學習。

  • 其實地方勢力咪一樣陽奉陰違,呢d生存哲學變成兩黨政治根本唔係問題,唔需要扭曲個制度。

    • 民選後,大方向迎合,如果有損本土利益,就加強本土政策;相反政治上自由度大,就可以按利益和需要作交流。

  • 你覺得會出事,係因為你認知普選就係講門檻,門檻低就民粹,門檻高就安全。其實仲有好多數學,行政方法去約束個社會契約。

    • 三重程序冇篩選過候選人,但會令選舉的議程設定聚焦在管治能力上,已經解決左問題。

  • 只有港共才會挑起中港矛盾建立自己既皇位,平民約束既政權係唔會挑起中港矛盾,所以咪話左唔能夠永續基本法,因為雙方要長期保持非合作平衡而使雙方守約。

    • Anyway,真普選冇細節問題的,只係一些地方勢力想阻撓。

  • 李光耀的新加坡為什麼是一個資本主義威權政府?這是考慮到和中共的關係。要和中共區隔,又避免意識形態衝突。新加坡的獨立,也是馬來西亞避免因為要塞港口而受制於中共,其實也可以理解為一個衛星國。那麼香港應該如何發展?香港人如果想發展成獨立衛星國,在經濟和社會上以地方勢力的形式存在,那麼香港只能有一個威權政府,但香港比起新加坡華人,與大陸人的民族的界線沒那麼清晰。

    • 故此,香港一旦以威權政府的方式管治,就會成為地方勢力分裂一黨的橋頭堡。而以民主政府的方式,又怕出現意識形態衝突,於是香港的民主出現障礙。有人提議把政治和經濟社會二分後就可以實現民主,其實這無法解決意識形態衝突。

      • 解決方法是由意識形態矛盾轉變為文化意識競爭。使香港成為沒有實際權力威脅的境外兩黨政治。就如同一個政治勢力如果失去對手,就無法糾正自己的錯誤,於是中共會接受香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

        • 香港是另一個文化中國。而台灣已經變成一個民族自治區,沒有太大的政治意義。國際戰略上台灣本土化令中國的防線出現缺口,已經無實質上的一個中國,這引致了中國不惜一切發展南海的軍事部署。同時也意識到香港的威權政治,也是嚴重的戰略威脅。

          • 如果香港不成為另一個文化中國(政治定位上),中共只會用強橫手段來控制局面。

          • 另一個文化中國的外交方針,也是香港唯一達成真普選(消除地方勢力)的方法。同時,中共改變了一國兩制的結構,在上海恢復一些傳統文化,也顯示了中共長遠會消滅香港的制度優勢。

          • 土俄和印巴關係也會影響中國的勢力擴張

  • 香港有了真普選後,制度上就能防止成為中國地方勢力,於是香港就有完整的自治權,但香港的實際安全仍然要和中國交換。

    • 香港在鄉土文化上是無法完全取代大陸的,所以在不同地方復興保留下來的文化碎片,不會威脅到中共的政權。

      • 於是中共可以包容這些沒有實際威脅的差異,對香港人來說,只是做返自己。

  • 香港一直以來都是抄襲台灣的政治路線,其實台灣同新加坡一樣,本來就是獨立國家,只是因為國際關係而形成不同結果。但香港由於和中國交流頻繁,香港華人有別於海外華人,香港華人的國際聯繫又成為權力優勢,於是香港只能以民主的一國兩制存在,而上海等城市也將會出現類似情況。

  • 所以香港唔能夠實質獨立,獨立了也只會是威權政府,但開天然氣應該是ok的。但獨立的討論,重點是香港要有自己的國家視野。

    • 國家視野除了國際關係,還有國家長存的觀念。

      • 香港有自己的國家視野,才能執行民主一國兩制,解決地方勢力集結的問題。

  • 很明顯,中央政治上是不能直接剷除港共的,香港人也會覺得剷除港共是得罪中央。於是中央和港人出現囚徒困境。

    • 所以真普選有技術的要求,有改變政治定位的困難,還有囚徒困境的阻力,另外還要有國家視野的政治領袖。這些全部都可行,只是變數很多,需要的input比較大。

      • 唔係9叫公民提名可以解決問題的,也不是公投獨立可以解決問題的。

        • 公投只是博奕其中一環,完全排除會使中共傾向用強橫手段解決問題。

  • 香港是可以完全獨立的,只要把香港的國際聯繫和港口都搬到深圳就可以。只是沒有人知道這樣的香港可以點運作。

  • Anyway,真普選個制度係唔需要再等。亦唔應該半真半假,留d手尾之後比人翻炒。

  • 抝贏我冇意思的,港共坐大威脅北京,甚至出現南北中國,損失的不是我,被清算的也不會是我。

  • 我認為2047簽署中港聯合聲明續期,比永續基本法更像國與國關係。而香港作為一個有威脅性的受保護自治區,對中國威脅更大,類似給台灣安裝核武一樣。

    • 政治有曲有直,所以我覺得有問題,唔代表我反城邦論。

  • 順便一提,我已經冇用facebook留言。另外,我有睇沈旭輝國際關係的文章,還有狂歡三寶,增加了我對世界的興趣。我對所有我不知道的事情都深感興趣。

    • 故意模仿我做一些行為是什麼原因?製造對我不利的觀感?為什麼?我是政治領袖?我損害了什麼人的利益?

  • 普選之後香港內部問題一定大於中港問題,而貧富矛盾好易解決的,只要程序公開透明,為富者做返d好事,政府著力扶貧,其實唔難解決。

    • 而且我建議的三重程序普選方法,提委的意見成為指標,既得利益者支持誰,政綱是什麼,到時清清楚楚。既得利益者也可以要求政府改善貧富問題,所以民主未日論並唔成立。

  • 如果因為要阻止plan而投假普選,香港會萬劫不復。

  • 我講真的,一個錯既制度,破壞既係對國家同政府既信任,而結果就係滅國,重新立國。

    • 而葉劉推23條,最多只係你死我亡。其他香港人仍然可以繼續生活。

  • 選擇題:
    白票=葉劉+23條
    投票=品客+疑似真其實假普選+無23條
    點揀?

      • 中國人至撚鐘意製造歷史問題,你會永續政改爭抝嫁仆街!

  • 政治可以逆操作,挑起矛盾打倒自己,對方又發洩左,之後又放埋一邊。但唔可以有問題照過,會仆十世嫁。

  • 但你要解決d人兜圈你始終係要自己提出個方案,否則兩個選擇都係局你,你次次都no choice。

  • 其實見client之後並唔會改,因為你會manage結果,還有不同時代有不同既主流意識。

    • 而其實用相反立場既人選,並沒有任何管理學根據,只有戲劇效果。

      • 當然時間長既項目會賣concept,賣concept可以非常抽象。

          • Anyway,老董係客,所以有競爭既民主唔現實,都係雞珍比較好。呢點我係同意的,因為顧客永遠是對的。

          • 總會有人接老潛,專業人士都係顧客永遠是對的,但唔會個個都係顧客。

  • 有限呎數,你幫佢炒到最實用,佢話你不切實際。應該掘三層地牢,先係現實主義,係咪咁?做「現實主義」既專業顧問應該比炒樓更加好搵。深圳大把。

    • 現實主義唔係合理化所有畸形制度既籍口黎…..

      • 而e家明顯係個client唔多現實,想起d會塌既野。我之前都講過,中國人係覺得樓會塌係自然,人會死係現實,係缺乏左進入現代社會既基因。

  • 由概念藝術出現開始,概念本身會有自己既生命。這個藝術手法最普遍用係眾籌。以往無論你係pragmatism定constructivism,所謂概念都係商業同政治主導,概念的生命由資本和權力支撐,而資本和權力有佢地既意識同邏輯。

    • 但在西方世界,資本和政治的力量,都不會超越人權和地心吸力,並視之為正常。

  • Arch,本身就係用地心吸力,造出看似反地心吸力的效果。可以幾百年地震海嘯都屹立不倒。

    • 而因為呢個paradox既特點,使arch自然成為一種通用universal樣式。

      • 一個idea點樣自然散播,在未有facebook之前,人類就已經懂得。

  • 我講左我其實冇咩所謂,我完全唔排斥權謀同現實主義,但現實主義唔係將錯就錯囉。重點係,極權政府對外係講一套做一套,直線理解本身就係一種愚昧無知。

    • 同埋點解個現實要由中國既角度去定義?香港人冇主觀現實的嗎?

      • 在香港見到一些華麗風的酒店,其實不奇怪,大家知道都是資本的力量。

  • Btw瞓窗台都係現實理性選擇黎,同雞珍一樣的。

  • 如果中國既主觀現實係香港人既客觀現實,咁香港人既主觀現實,都會係中國既客觀現實囉。

      • 當你係學者既時候,所有現實都係客觀,但當相方博奕既時候,有了time factor,主體客體,個事實就唔同左。

        • 如果冇呢個觀念既基礎,傳統物理學係接受唔到量子力學。

  • 是旦,資本係可以逆轉地心吸力,所以我唔知現實主義係咪學術黎。

    • 一個學科唔一定有知識論基礎,因為學院都係處於現實,由政治同資本主導。而當政治同資本逆轉,成個學術基礎都可以係夢一場。

  • 其實講下笑,因為本身太強調自己係現實主義本身就唔係好現實主義。

  • 我諗大家都喪失左理性,係極權之下,係應該理性選擇一個技術官僚,都諗下食晚食咩比較好。

    • 現實係殘酷無情的,當你選擇左雞珍,現實就會比真普選你,一切就係要你覺得天威難測,地心吸力時大時細。好現實好true。

  • Anyway如果你相信民主,而現實又無選擇,一係就揀一個有民望,一係就有目的地抗議。

  • 當你比較佢地既討論同香港既討論,佢地唔洗成日分中國人定地球人,because no one is arguing common sense!

      • it’s not moral. It’s not philosophical. It’s not knowledge. It’s not practical. It is no use!

        • They are not the doer. They won’t be the doer. And they are not the talker neither. Who are they?

  • They are just trying to understand what is happening in the world and to understand what should we do.

  • 你唔會見到香港有人講應該做d咩,因為淨係為常識作出辯護,已經用晒你所有時間。

  • 其實入面係有價值判斷,只係understood,你唔洗討論咩叫正確使用電腦,咩係truth。

  • 有樣野好有趣,就係主持人話people don’t care about fact,但同時又講要agree the same truth

  • 政治係打劫(a robbery)來自上帝的力量。這個我不會說出學術源頭。

      • 不是為了故作高深,而是「認知是流動的」,這樣處理能把一整個認知世界凝固起來。

        • 還有就是,不以表面傳達的創作,其動機沒有不誠實的理由。

          • 如果學術深入一個人的骨髓,一個學者講句笑話都合符學術原則。

  • 美係來自「冇用」,就好似之前個youtube一樣,一場冇用的討論,但感受到社會關懷既真誠。

  • 俄羅斯人每日搭火車到莫斯科上班,他們在車站不停戲弄票務員,不斷重覆問票務員現在幾點。

  • 對我黎講,一國兩制係戰場,而唔係制度,在寫法上,一國兩制也不是寫成受保護的自治領。

  • 戰爭都唔係亂打…..戰爭都有倫理,而戰爭亦唔係只有武力

  • 其實冇咩所謂,我只係覺得係要維護一條生路。

      • 我覺得辱華唔係問題。問題係你用香港人既語言講呀嘛,兩次我都覺得香港人唔係好明。

        • 你製造左敵人既共嗚同身份認同,但香港人覺得好抽離呀嘛。

          • 我係期待參拜靖國神舍嫁,花生無限,香港人又明。

  • 係on9嫁一國兩制,聯合國都on9嫁,唔係點會剔除左香港自決權呢

  • 共產黨係一個建構黎。馬克思既矛盾論本來就係博奕平衡,但中國人太靈活,一挑起矛盾,全中國人立即就成為同一思想,矛盾消失。

        • 一國兩制on9喎,so what?who cares?我要真普選咋嘛。

          • 你同共產黨講道理?so what?who cares?解決到香港人既問題就得啦

    • 天朝大國,天威難測,現實d啦。so what?who cares?

    • 我其實唔係太信係思想武裝既結果黎,因為我見到既只係玩膠其他人既思想。

  • 其實要解構中共,需要既就係把「矛盾同統一」同時存在。

    • 矛盾統一依然有「矛盾」,但「非合作平衡」就冇。

      • 當佢地個語言建構唔work,佢地就暫時失去黨性。

    • 共產黨最大既失敗,就係冇建築師。因為最難解構既係建築。

  • 其實全球化其中一個作用,就係減少差異,因為差異越細,打起上黎武力相對就低d,用到核武既機會細d。但左膠把這個概念變成體制暴力,於是製造左新既問題。

  • 左膠解構個國體解得咁上下,一定係會返返現代既原點…..

  • 所以係好無聊既,當你對抗共產黨既時候,世界又逼你倒退。

  • 左膠係好熱愛解構,就好似俄羅斯人係車站重覆問票務員幾點一樣。然後又指票務員生氣沒幽默感。

    • 微型戲作,紀錄片,好現實好true。不斷發現問題,而不發現自己是問題的根源。

        • 當然左膠既解構充滿了亢奮,發現了鮮為人知的真相。

          • 其實只是一些信仰崩潰的奴隸,又沒能力做自己的主人

    • 即使是發現一些問題,也要把這件事信仰化。

      • 用影像、戲劇、學術名詞,把事實放得離自己遠一點,神聖一點。

  • At the end, you can’t deconstruct anything. 解構是為了在建構之中,開出空間來實現自我。

  • 我用自己做例子,講其實由零開始做到一樣野唔難。我想勉勵其他人,其他人就覺得痴線。而現實係所有人都係由零開始,只係好多人未必記得點開始。又當你以為勉勵緊人,原來你已經低估左對方莫名既自卑感,找機會要証明你一隻字講錯,結果反而拋錯書包。

    • 又或者d人覺得預計未來係痴線既行為,又或者覺得係喜歡賭博。讀建築時有位老師說,建築師要超越時代,因為一個建築設計到起可能已經十年,然後到個建築師去世,個建築依然存在。

      • 我只係知道乜野idea可以survive,乜野existing idea survive better in the future。

        • 還有當見到一個現象,能夠見到整個認知的河流

  • 又或者做一些香港國旗,其實不會是真的,是不是痴線?如果有人知道香港如何獨立,自然就會有人認真做。

    • 事實係,你不能太認真做港獨,否則你要放棄很多其他路線。

  • 其實很多文宣都係斷估應該點做,覺得要爆,要阿婆都睇得明。其實六點半新聞睇得明既野,香港人都睇得明。一時間睇唔明,就變成符號,搞邪教不是問題,但未見過邪教咁少人嘛。

    • 我有d辯論既例子只係舉例,我連wiki都冇check,我唔明點解照用。

      • 係咪想製造confirmation bias?其實由於我表達能力差,如果你用我exact wording講同一件事,我都會發現有唔妥。

        • 其他人好難confirm我講咩,就好似不可逆轉,我解釋左4-5次。

  • 而我係關注係其他人既想法,多於我自己既想法。當然好多人都冇想法。

      • 我會睇有唔同想法既人既野,但如果來來去去都係好現實好true,咁只係微信仰,唔係想法黎。

  • 但無論做生意定做人,又成日都要做d未做過既野。

  • 但如果你日日講呢d,意義係邊度呢?看透世事?

    • 重點係,其實大多數人認知既現實都係差唔多,但通常只有標榜自己好實際既人,會覺得人地唔明白個現實。其實現實係好factual既野,基本上冇咩人唔明,只係大家人生態度唔同。

          • 現實主義者只係以現實為個人信仰

          • 人人都活係現實嫁啦,只係表達有唔同

          • 如果你個現實係人地唔知既,你個現實會唔會係你自己建構既呢?

  • 一國兩制係謊言黎。但其實點解台灣要叫中華民國?因為當戰爭出現,中華民國會站係中國一方,如果台灣係獨立國家,戰略上中共必須攻台。而中華民國的存在,有利大陸實行一黨專政。

    • 如果現實上需要放棄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一早就變成台灣。

      • 如果民意港獨大,即使有民主,都會變成威權政府

  • 其實當你建立既執政力量越大,越遲落實真普選,風險就越大。

  • 又如果你唔去講呢d理論,大家詐唔知,係我就唔會搞任何野,因為大家唔確立所有路線可以做咩唔可以做咩,結果就係互相抵消。

  • 通常藝術評述先會講格局既……. 而藝術欣賞好少會掛一漏萬……. 如果有一萬個重點,就係博士論文,唔係藝術品。

  • 我不知道TSA是政治炒作還是真的很有問題(當然冇教育原則),如果學生、家長覺得有問題,就罷課吧。如果唔滿意可以唔讀,可以去癱瘓政府。這是吳局長的意思。

    • 全港大量學校,半間學校的人唔讀轉校,不是革命是什麼?

      • 沒有什麼令香港人決心獨立的,除了教育政策。

  • TSA沒用的,用該校學生補習情況評核學校不是更實際嗎?

  • 讀書本來競爭冇咩用,就要競爭。特首本來需要競爭,就變成無競爭。

    • 還有就是,AI係識自己program,訓練多d programmer係咩玩法?面對世界既轉變,自學能力、適應能力、本土族群意識,先係最重要。

  • 沒錯,本土就係回到現代既原點。係一個同時後倒和前進的時代。

    • 可能係意識形態終結,係左同右之間有個perpendicular既2nd dimension。

      • 個世界解構到七七八八,於是由回到互相抵消既狀態。

        • 其實就係共存競爭或者文化競爭,即係形右實左multicultural。

          • 真普選分裂國家既問題已經唔存在。

  • 關於政治有冇天才,其實老佛爺係美國可能就做左總統。因為美國既體育本來就係政治,CIA介入一個醫生發現美式足球訓練造成腦部嚴重損害。

      • 而當國際關係由實力支撐的建構轉為解構,沒有把意識形態變成實體的國家,如中共好難不解體

        • 但中共是共產和民族主義hybird的,所以又很難講

  • 係中國人既地方,耐性好緊要,有時要等三百年

  • 但我覺得trump呢招係學梁振英,梁振英差少少就取代到習近平,只可惜中國未有民主咋。

  • I mean 美國係經過長時間解構個制度,才會在各方面有所突破。而這個解構終於在白宮出現。唔知會有咩事發生。

  • 另外就係個d會消滅路線既人,其實就係因利益而政治既人,而以往叫做鬼,利益係來自單一勢力。現在他們的利益是universal的。

  • 只是現象描述,我認為只要勢力間互相平衡就可以,無話好唔好的。當然也有機會演變成新納粹,但這個我理唔到。

  • 其實唔重要的,只是不想用fb。同埋世界似乎要進入新時代,一個香港人更加唔會理解既時代。問題拖延的話,就好像摩爾定律終結了才發展IT,無眼睇。

  • 其實民族論係support一國兩制。而華夏正統論,則是香港的存活論述。城邦論是香港的國土/國族認同論。至於真港獨理論,必須親美,成為美國衛星國。

    • 主權論同民族論相似,但改動憲法會觸及限線問題。

      • 而契約論的港中關係認為港中是持續博奕,不應有明文界線。

        • Anyway,港獨係成為另一個強國既飛地才有可能,於是只能成為美國的衛星國。這是無端端歸美,但從美國利益是合理的。

  • 其實大家知本土只係中美共治主權下既反對派

  • 契約論一開始就把目標放在港中博奕,是為了真正港人治港。現實上,如果香港出現戰爭,這樣的政治領袖對香港和鄰近地區都有好處。

    • 好難怪想獨立,因為理論認為現實係香港人只能夠係反對派,而議員得1個

      • Anyway,表面上大家都達唔到大家要求,現實上就係港獨、民族、本土、自決大包圍其實全部互相矛盾。

  • 話左係莫需有,但其實本土只係做反對派,用基本法黎博奕個個係我。

  • 屌得岩嫁,做咩要求人地論述?港獨派係達達主義黎….

  • 所以你要加入恩怨,做黑夜之神,嗯,隨便你。

  • 我一直以來既believe就係真普選同本土執政,對於現實我是不斷學習,但我對現實採取漠然的態度。

    • 本土執政,會與鄰國共存,這個願望只是做返一國之民既責任,並非想挑戰上層的權力架構。

      • 我會話’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s a little bit abstract. 而我會用香港人既主觀現實作為依據。

  • 港獨as一個想像同目標係正確,因為入面有身份認同、建國、制度各樣以香港為本完整既建構。

  • 話時話熱狗既朋友應該有聽過我講反骨仔,係咪冇講錯先?XD

  • 其實DQ、JR來來去去都係因為冇真普選,有真普選之後,挑戰基本法既機會就細好多,而且可以用行政方法形成約束力。由第一日有人比人DQ,就好似登陸諾曼第,你只會見到目標,唔會理會個d man down既人。

    • 唔好同我講你唔知「講獨」係一場博奕,你唔係以為你有自由獨立下嘛?

      • 基本法都係一場博奕,你想要幾多自由,每一分既自由都係博奕既結果。

        • 在什麼情況下你自由講獨?當你冇話語權既時候。在什麼時後你有自由獨立?你在國際博奕勝出的時候。

          • 如果你流亡海外,你有百分百自由講獨立。

  • 自由既代價係好貴,冇真普選,冇本土執政黨,你根本冇任何自由

  • 就好似你要講一個故事,首先你有表面既語言同邏輯,唔會因為你個故事有目的,而語焉不詳。

  • 其實釋法中「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作出的法律承諾」,並非指效忠對象。

    • 戰略上,中華民國視大陸為同一國家,所以軍事上會保衛中國

      • 一個中國及一中兩表唔存在的話,而特朗普接聽蔡英文聽話,其實是戰爭訊號,只是特朗普戲劇化的作風,和非正式的身份,使立場難以確定。但台灣的立場就相當明顯。

        • 你不如話核武摧毀台灣…. 正如用解放軍打擊港獨係搞笑。

  • 事實上係,台灣唔會想一國兩制成功,因為台灣安全會受威脅

  • 中國人在說話的時候,處處表現出一種漠然的態度,例如睇化啦、別執著、又如何、太陽照常升起,但如果你和卡謬的哲學比較,這種中國式的漠然,是對人之所以為人的漠然,而非對現實無奈的漠然。在同一時間,中國人又高舉人倫哲理的口號,既然人之所以為人是荒謬,為何又「度德而處」,喃喃自語呢?

    • 中國人一方面無法理解西方政治的道德高地,另一方面又無法理解美式文化的實用低地。一方面認為人要超凡入聖,一方面又對人性表現漠然。聖人和吃人在同一個時空出現,各自表述。

      • 中國人沒有moral standard,只有moral difference。人禽之辨,道德來自差異,成為中國人無法明白道德的主要原因,也因為使相對主義成為唯一的觀念(變成絕對)。

        • 神話是把一些自然的、low consciousness的意識建構成一些觀念,使人由自然中解放,建立文明。而中國人仍然處於前神話時期,還未有神,還未從森林動物發展出以一神為本的文明基礎。

  • 中國人的邏輯是面對人的時候,他們是人,別人是動物,洋人一定是狗。但面對宇宙萬物,他們就是動物,而且應該恢復他們作為動物的權利(平權)。

        • 而他們是分唔到,吃人的時候,他們還覺得有正義。到人吃光了,吃人的人反被吃,吃和被吃都覺得自己是人,對方是動物。

  • 香港係有趣,香港人有英國人、有美國人、有法日、有意德、有葡萄牙人,也有中國人。

      • 堂主寫得好,不會差至滅亡,也不會好到哪裡。不死帝國。

  • 特朗普說:拿走,我們不要了!像不像陳雲?特朗普完全明白中國文化。

    • 反而彭定康用中國人的經典來跟中國人說道理,對中國文化還不是太了解。

      • 在中國文化中,非人化代表你是動物,可以吃

        • 中國的道理不是用來學習,精進,而是用來吃人

          • 沒禮貌!你死定了!——什麼都是死刑啊

  • 其實有人講過如何處理台灣問題。台灣能獨立的機會其實很細。武力也不是決定因素。

  • 單以武力懸殊指美國可以賣台,似乎是一種過份簡單的取態。因為武力從來都懸殊,變的是其他因素。所以武力懸殊是fact,但中國會攻台因為武力懸殊,就是一個myth,但聽起來卻像truth。

  • 台灣問題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討論到,沒有讀返三、四個博士,也只是九牛一毛。但對於武力懸殊而要攻台,一般有思法的人類也能指出幾個問題。

      • Anyway,他們就是不覺得自己說的是irrelevant,而且是dishonest,一方面離題,另一方面讓人以為他懂得很多,但如果叫他真的去講民族研究,他根本沒有資格。

  • 堂主說「不會差到滅亡,也不會好到哪裡」,不是什麼學術結論,也不是什麼高深的中文。每個字小學生都懂。卻就是莫名地覺得寫得好。

    • 當然這些中國人看不上眼,因為說出來不夠嚇人,不是海豚音艱深中文

  • 話說回來,我讀的是建築,就如食物要吃過才知味道。當你嘗過很多種酒的時候,你開始由口味的滿足發現一種精神上的pleasure,於是飲食可以超越味覺。

    • 你當然不知道我說什麼,因為教科書沒有這樣寫。

        • 我聽人說,清代以前的歷史被西方認為無法証實真偽,嚴格來說,鳩嗡了幾千年。

          • 冇話教科書就唔係亂嗡,只要一個民族幾千年來都指鹿為馬,咁指鹿為馬自然就係民族認同

  • 中國人係有趣既我覺得,係有一種唔多自然既文化特質

  • 我只是描述一下我的觀察,喪屍與邪教一直存在,沒有什麼好驚訝

  • 其實現實是建立在神話解構的文化的,所以不要太執著

    • 又例如大家覺得一國兩制是謊言,其實中共也不信一國兩制。主要是大家都不相信博奕會有平衡點,總是覺得民主就會國家分裂。

      • 但其實基本法本身就是博奕的平衡,雙方預計了各種情況而最後訂了下來。

        • 而這個神話建構本身,使偏離神話變得不可預期,於是神話變成現實

  • 這些神話是逆反有序走向無序的原則的,既是逆熵,也有一定程度的不可逆轉

      • 當然在中國人的社會,你講出事實,你就死定了

        • 神話和現實是一體兩面,對好現實好true既信徒來說,簡直是皇天擊殺

    • 我只係想講文化基因有唔同,當你講永續永恆,總有d人用中國人觀點來駁斥,以為好現實好true。

  • 至於華人與狗係咪歧視,要睇咩文化角度,西方狗係寵物,以純種為優,中國人狗係食物,點食為之好冇研究過。

  • 講下戴妖錯咩。戴生講既野係冇錯,只係佢冇搞清楚,政治特赦、政治清算、政治補償、政治糾正,同政治交易既分別。首先唔能夠咁樣交換,二來操作唔合理。沒錯,政治檢控行政有很大權力,於是當政權改變,政治檢控的處理就會改變,但唔能夠為左改變處理手法而換人。其二,操作要有一致性,如果要撤回,就要同時撤回梁游的覆核,但特首冇呢個權力。第三,有人話法院接受覆核,代表有case,如果這個時候撤回,就是干預司法。

    • 政治特赦是因為政治環境改變,有一些罪行已經唔成立。例如有人在爭取民主的運動中被控極重的罪名,如叛國,坐30年。當民主實現了,政治犯得到特赦(類似發還回鄉証),又或者被邀加入政府作為政治補償,是正常的事。相反,就是政治清算。這一些的原則都不是以敵我來做準則,而是以意識形態的一致性為原則。

      • 例如你要以基本法原文為基準,提出一個接近831但非831的真普選方案,你的道德理據是憲制和社會契約論,就要同時立23條。

        • 以憲制推翻非憲制的831,就要普選和23條一起立法,不是交易,不是商業行為,而是意識形態要一致。

  • Jesus Christ,我諗策略之餘,又提供細節方案,更合符政治論理。但我得到既係玩膠抹黑,要出黎自辯。我既策略失敗,損失唔係我。

    • 我相信唔係有心玩膠,係蠢,應該係除非唔係。

  • 最後講下糾正。例如強積金對沖,是當撈曾做的好事,巧立明目,其實d錢由商家變左由打工仔找數。這些是任何政府都應該糾正的。

    • 違反合約精神嫁屌你,香港好似冇集體訴訟權,如果唔係政府要賠到破產嫁。

  • 無論係政治特赦、補償、清算、糾正,都唔能夠作政治交易。

    • 正如如果23條係大陸法,或者禁止言論自由,即使係憲制也不能用來交易民主。民主唔包武裝革命既自由。

      • 泛民屈陳雲立23條,必須澄清,全香港得我一個咁樣提出

        • 陳雲立場係永遠唔立23條,甚至政改也不是主要目標

  • 所以所有非建制既意識形態,都係Hong Kong is not China。所以佢地等緊中國承認香港唔係中國一部分。

  • 契約論係唯一能夠爭取到對等地位既路線,以基本法為根據,要求真普選,並且本土民主執政。

  • Anyway,以西方價值觀,就係意識形態要一致,唔會歸台同時參拜靖國神舍。

    • 第五次釋法無論個法例有冇需要,中國有咩政治目的,香港行大陸法有意識形態矛盾。遲早要修憲糾正。

      • 但中國人喜歡好現實好true,香港只能選舉技術官僚,唔可以普選政治領袖,大陸法無咩所謂啦~

  • (中國人指違反制度背後的西方觀價原則的他者,並非指華人或某國家的人民)

  • 聯合國人權公約第一條,其實同基本法一樣,冇在地法源,你冇權改。

    • 當然唔係完全相似,只係想講聯合國人權公約第一條,其實是國家界線的原則。你尊重其他國家的自決權,人地亦尊重你國家的自決權,河水不犯井水。

      • 基本法是這樣的一回事,毀約是有毀約的後果的,視乎到時的國際形勢

        • 而以權謀不落實真普選,並不算是毀約。但如果明顯阻撓,也是有後果的。

  • 正如一個國家如果非民主國家,在聯合國人權公約下,遲早有解放既壓力。

      • 民主係咪虛幻呢?其實不是。香港是有真實的民主,有真實的領土,只是沒有真實的保護。這和台灣一樣,台灣沒有防衛能力,也沒有聯合國席位。

  • 中國既主權係咪虛幻?理論上係,因為如果沒有聯合國,中國人權問題,台灣問題,其他國家冇權理。

  • 你冇本土執政黨,當然越唔越界唔到你出聲。正如你係一間企業,你唔滿意中國人權狀況,你唔同中國做生意,唔會叫經濟制裁…..

    • 如果你用一國之內的制度去睇基本法,一定係錯。香港公民係用排除法寫,用中國公民排除了很多中國公民的責任;另一方面,基本法完全沒有保障,隨時可以取消。

      • 其實更似國際一個中國之下的兩個國家。現在既問題係香港被騎劫,將來可以一國三席或者其他方法解決一個中國既問題。

        • 講法任你講,城邦,邦聯,whatever。事實係如果香港是受保護自治領,有總督和行政長官之分,有憲法法庭,所有野都清清楚楚,香港冇人會要求獨立,但香港更似一個殖民地。

          • 所以我認為一國兩制是考慮了民族自決權,而受制於國際上一個中國的問題。

          • 而無論陳雲點樣掟西瓜,陳雲著作所回應既問題,正正係這些現實問題。

  • Anyway,好現實好true就係中國想侵略地球,所以全部都係廢話。

  • 其實全部都冇根據,我一d政治學法學知識都冇,城邦論也成本放係度未睇過。所以根據專家所講,香港既民主係虛幻既,香港現實上應該選雞珍,成為慣例後就可以選舉技術官僚。

  • 話時話,傳媒冇咩點批評過年輕政客,本來有d原則可以批評,但其實因為所有政客都冇咩原則,所以結果你只能夠批評d旁枝末節,然後發覺年輕人唔成熟好平常,於是變成體諒和支持。

  • 係唔係恐怖份子都唔可以律政司凍結帳戶啦…. 係都要向法院申請啦

        • 凍結帳戶只是其中一個反恐工作,咁成個反恐指揮係邊度?凍結帳戶係tactics wor,人地會反擊嫁wor。你點知佢地冇收埋幾個天津既戰術核彈係香港?

  • 你係唔能夠巧立名目嫁,過十年八年,有d蠢人上台唔知咩黎亂咁用

      • 有真普選之後,你有檔案法呀,有法官睇住呀,有問責官員呀,話知你係香港搞國家情報局。

  • 有真普選係易d set up呢d跨國組織,會有人研究點制衡同法律責任。如果你想亂黎,洗頭艇咪得囉,做咩要立法。

  • 其實有真普選就立到法,想搞國家情報局都冇問題。所有野都係出於政治疑慮,唔洗理由可以反對。

  • 當然我講返d意識形態,事實係唔知有咩hidden agenda。

    • 本身唔講政治動機,律政司咁樣做本身就係莫須有,權力過大,唔合符資本主義社會既原則。

  • 我講左我唔喜歡講道德同家教,我不斷學習認識現實,但我無視現實。

    • 我係一個自以為是既人,但我從來都唔講道德同正義,於是我對還是錯,其實影響唔到其他人。

      • 如果講每一場仗都要贏的話,我諗我讓左好多步。

        • 如果我講道德同正義,好容易引起網絡災難。講d似是而非既野,每個人獨立思考下,無咩問題。我講既,只係真普選,一國兩制,中港台,係咪我地本來假設既咁簡單。

          • 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既知識去印証

  • 我長期批評老佛爺的,但到今天我只找到更多的認同。這是網絡。即使學術,有人提出一個學說,也可以有十個人認為自己才是對的,提出相反的學說。

    • 至於自以為是,只是好表面。數造傳奇入面有個數學教授,唔只自以為是,仲種族歧視,但當見到主角既數學能力,立即歡喜若狂。

  • 而且我講既野係毫無根據的,可能雞珍先係理性選擇,我對中國國情一點也不了解,我完全無視鄰國的情況,因為我認為這些同真普選irrelevant。

    • 我提出方案,鄰國有他們的考慮,如果唔可行可以bam,責任係鄰國。

      • 很自以為是,應該要先和領導會面,猜猜領導的意思,然後很「識做」地提出一個折衷方案,是不是這樣?

  • 我認為城邦論是對的,認為堂主對中國文化有很好的描述。我不是什麼都批評的。我也覺得陳浩天有獨立人格。

      • 我抄低了幾篇國際關係文章的重點,即使國際關係、歷史、政治,都不是我的興趣,亦對我的職業毫無幫助。

  • 而且我冇咩政治立場,我可以是獨派,可以是城邦派,比較難做泛民,也可以是公投派,也可以是玩膠派,我基本上唔排斥任何路線。

    • 況且我在討論中國人的吃人文化,也不是在講政治

    • 我唔係講緊道德標準同家教,唔影響到其他人的,我冇皇天擊殺其他人

      • 我知好多人想道德重整,我覺得人心安,社會穩定,道德就會好

  • 所以我唔太care係咪有國家情報局,我比較關心d野係咪正正常常咁做。鄰國要錢不防加水費。唔洗搞咁多野。

      • 我嚴重自以為是的,我明白斷中國人食水先係主流意見。我呢d特立獨行既人,死梗啦你!

  • 有時我唔明係咪上一輩好少上網?維基百科係亂咁寫,但維基既資料其實真確過content farm。

    • 個網絡係無限互相critize之後得出一個proximate truth

      • 個truth係reflect公共認知,唔係reflect學術同事實真確嫁啵。講事實傳媒都做唔到啦。

        • 你講講中南海對一國兩制立場既事實黎聽聽,有冇真普選?大多數人用緊中國幾千年歷史黎解釋中共立場,又或者用文革呀,八九六四呀,國際形勢呀。

    • 反而講基本法原文呀,基本法既權力平衡呀,就係不切實際。講以憲制來推翻831,意識形態要一致,所以要立23條,就係做deal,23條換普選,死梗啦你!戇鳩!

      • 另外,政治有時你會作大d個後果,等當權者修正嫁嘛….好似凍結恐怖份子帳戶,緊係講到天津核爆咁(possible嫁wor)

  • E家網絡要講事實,要用幾百年前既事實(好似唔係)黎比喻你既意見(其實唔關事),先勉強唔係亂up。

  • 有時諗到就講,combine左幾個人講緊野,唔好嬲豬

    • 我都覺得基本法萬惡既,如果講正義、道德同家教,基本法都應該廢除,由家教開始做返好自己既。

      • 但我冇咩點讀過聖賢書,所以咪死梗啦你,囉。

        • 係我錯,我收返爭取真普選言論,改為支持復興家教

  • 政治既爭論不休,大家都自以為是,為香港好,心要正,路要正,家教要好。

    • 要包容,比此尊重,多d欣賞身邊既人。知行合一,死守善道。

      • 基本惡法乃異端邪說,皇天擊殺,信者速遞青山

        • 做人要現實,服從師長,禮貌周到,好學不倦,出將入相。

          • 知錯能改,不恥下問,要守時,克己服禮,打造儒家網絡文化,震驚十三億人民

  • 君子以經驗,小人以幻想,憑經驗,肯拼搏,生涯有規劃,做人有規距

  • 冇啦,幽默下。我明白現實係荒謬既,應該修身立德,強健體魄。巧計惹禍,直心得福。

      • 入情入理,八面玲瓏,剛柔並濟,乘風破浪,引經據典,善易不卜,陰差陽錯,細水長流

    • 我地一齊改變網絡文化吧,讓每一個貼文都有學問和修養,反映愛與和平的價值觀

      • 冇學識幫唔到個世界,就求主聽到學者的聲音,保佑雞珍順利當選。

    • 但我都覺得係太多批評既,只有批評而沒有幫助係於是無補。

      • 如果大家想批評既時候,諗下點樣幫手,你就發現其實你幫唔到手。

  • 我係廢膠黎,你本無語錄點黎?做人不要太XX啦

  • 我係廢膠黎,因為我冇咩存在價值,我又唔正義,又唔現實。

      • 一開始所有人都係為香港好而參選,選選下就變成辱華係正義,釋法係現實,基本法送入青山。

  • 幾百年幾千年於我係irrelevant,歷史係歷史,我係我。

  • 我懷疑我係咪應該冇投票權,其實我真係唔識政治,又唔識歷史。唔怪得唔能夠有民主,因為問題係我度,我冇發現到。唔洗講太多,首先冇咩禮貌先。

  • 我會嘗試明白下其他人既想法既,其實都幾有特色同趣味

  • 風水佬嘛,有人話香港人以前有建屋權,其實台灣都有類似既訴求。

  • 最實用既理論就係無理論,最好既政府就係無政府。

  • 當我聽到人讀政政系,我會:依,讀咩嫁?而當我同人講讀建築,就會聽到:好多人都讀建築嫁wor。我朋友話學校教點樣幫地產商賺最多嫁wor。

  • 冇做過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學人講基本法係唔係好岩既

      • 我仲未明點解唔接受中原史觀,但可以接受聖賢書,見賢思齊,內聖外王,都係令人覺得自古以來都係同一個社會文化。

  • 善惡、好壞、美醜、邏輯,我發現我都係唔明其他人諗咩,應該都係太武斷

    • 喜愛一樣野可能需要讀個博士學位,否則對於自己係咪喜愛,應該都係太武斷

      • 係學識做人之前,認為自己有人權都應該係太武斷,你只係動物黎

  • Btw,建築有分文、理、工科,唔係講緊建築學、工程學、建築史、建築理論等學術。有人話上一輩既建築師覺得現在d人重理論唔實際,其實係重文而輕技術。建築理論其實唔係咁。

    • 建築理論比較似政治,係類似意識形態,有時探求建築本質,有時解構變成環境、心理學、意向,有時是建構主義,由政治主導,有時是實用主義,由資本主導,有時由政治和資本主導。

      • 有時文學帶動技術,有時科學主導,有時是文學包裝,有時是純技術

        • 建築就好似政治,冇答案。唔係政治學、人類學、民族學、政治哲學、經濟學、社會學。

    • 但網上討論政治,應該只是講緊公共理性,或者係社會關懷

        • 當然現在碎片化,不同立場都想推舉自己既政治領袖,於是出現什麼人都可以從政的問題。

          • 我說建築和政治相似,只是形式相似,企業家和政治家形式也相似,有抽象互通的部分,但我不是指讀建築可以搞政治。

          • 而同時出現什麼人都可以從政,只是一個巧合,一個網絡現象

  • 網絡的神話是需要在社區和電視上實現的,把神話和各種生活習慣結合,而電視則代表了主流意見。

    • 碎片化不會一直持續的,因為總有人能把神話實現,於是使神話從新成為建構。而在網絡上嘗試建立社會秩序是傻的。

  • 讀文史哲就咩都可以講,因為幾千年大小事都比佢地summarise左。

  • 其實放棄基本法就唔再需要捍衛立場,就唔會再有爭辯。我係唔喜歡基本法的,我唔喜歡一直博奕和競爭,我個人喜歡自由而穩定。

    • 我本來只係希望契約論可以令香港人都有自由和穩定,由政治家去做博奕同競爭

      • 學者話新加坡都幾好,咁就聽下佢地講,我又唔再需要讀返小三,TSA同我冇咩關係

        • 唔係話唔關心,而係有時根本唔識,可能TSA係專家組成既智庫設計出黎,我地諗既只係武斷。

  • 係美國你有嚴重疾病,你會睇幾個醫生,你中國,你會把睇幾個醫生既錢比晒同一個醫生,把醫生當成恩人,而受人恩惠,就有很大的責任,而最後失敗了,家屬也會覺得醫生已經盡了全力。

    • 聽起來好扭曲,但這樣就沒有武斷。聽起來武斷的,就不會扭曲。

      • 如果一件事聽起來理所當然,你應該不是很了解這件事

  • 如果一件事聽起來很扭曲,轉五六個彎,有幾個矛盾位,那通常是事實,但你完全唔知代表d咩

  • 讀biology有d molecule係asymmetrical,但唔知點解世界9成都係同一個方向,只有少數係mirror,你可以話因為gyro effect。

  • 建築有種圖叫axonometric,立體的,但橫直斜都可以量度,沒有perspective。這是「真實」,但同時你會覺得扭曲。

    • 扭曲的就沒有武斷,武斷的就沒有扭曲。這是經常出現的事,而且人人都知。

  • 量子力學有個講法,就是事情一係說得準確,一係說得清楚,不能同時準確又清楚。

  • Complexity and Contradition. Architecture and Disjunction.
    這個主題接近永恆。

    • 建築101,凡建築都有outside和inside,兩種目的本身就矛盾,所以建築本身就是矛盾的結合。

  • 話時話微真相都唔係真嫁啦,資訊分層,唔同人believe唔同既野

  • 冇政治要講,冇立場路線要維護,自然可以見到扭曲左既真實

  • E家明英國城市規劃講咩,sorry,真自以為是。

  • 岩岩search有人寫過好長關於民族既辯論,成篇文章好認真,但沒有發現所有既用詞都係客觀描述,即係你定義到係民族,但對方未必覺得係。

    • 驅蝗就係香港人仇恨部分大陸人,如果政權包庇,就會轉移向政權。但支那或者參拜靖國神舍,就係中國人仇恨部分香港人,異化自己。

  • 但主觀現實係對方既客觀現實都係現實主義黎

    • 執行上你一定要武斷,只不過你同時考慮到成個現實處境

  • 其實係電車難題已經發現左人係好易被想做既事情所欺騙

    • 嗯,點解現實主義要以中共為本位,唔能夠以香港為本位?

      • 如果基本法係有限權,不能被取消,香港可以行單邊內交。但基本法毫無保障下,點樣保守?

  • 我除左有萬惡基本法立場之外,仲有殖民地官方中文,誠實政綱語言等立場

  • 每一項都是針對鄰國的差異,是反共,反黨,反華,反大陸化,建國,復興

  • 另一邊廂,獨立、自決、本土、建國、建軍、勇武、解殖、歸台、辱華、歸英、民族、平權

  • 我是一個百分百唔理中國權鬥的人,我無視現實。我用憲法來博奕,如果被回絕,我會視為廢憲。

  • 建國不是太複雜,只是強化政體的存在感,回歸前的歷史存續感,和有官方的、政治的意識形態分野

    • 強調個體、人權、沒有中國式的符號中文(如一帶一路)、沒有巧立名目

      • 不以華夏文化作官方話語,保留華夏文化的教育,呈現於語文、禮儀及文化娛樂。

    • 參唔參拜墳場唔重要,因為唔係因為同日軍有種族仇恨而要建國

        • 這是一個基本計劃,沒有任何一點有阻力,和舊時香港冇大分別

  • 只有憲法是繼續有效的問題,完全不涉及國際關係

  • 獨立精神的基礎是公共理性;自由思想的基礎是人權。

  • 首長不必博奕,只需要理性、尊重歷史、保持對等。

    • 香港人會守護這樣的香港,於是中共的國家安全,利益安全完全不必擔心

  • 香港的文革不是由邪教和網絡做成的,是由破四舊,拆舊建築,整個海濱建成新的開始。

  • 以前叫學能測驗,現在叫TSA,說出來不知是什麼,製造漠然

    • 大家不知道建築和喪屍的心理關係,歷史存續感和天賦人權的關係,這不是風水,而是面向死亡的存有,對精神永恆的價值基礎。

        • 大清律例治華人唔work,也是華夏文化不是以這種價值為基礎,於是要有一夫一妻,要重理輕文,要有理性中文

          • 可能令一些人失望,但無謂拿香港做實驗,除非有人解決到這個問題,可以再改革。

  • 務實、誠信、現實主義;理性、尊重歷史、保持對等。是對從政者的要求。

    • 明明就是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沒有被打壓和用槍指住個頭,不夠革命。

  • 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網絡保持熱情和希望,有時搞點意外

        • 我當時其實可以用上面既方法寫,但我用左個神神化化既方法,因為我想其他人保持想像,而不是認真考慮我的想法。

  • Anyway,無野想做,無立場要維護,一切就清晰好多。也不用要別人猜估。

        • 而是一個組織包括獨立、本土、民族、自決、建國、建軍、勇武、歸英、歸台、辱華、解殖、開埠、保護戰…..

          • 這一邊的人嘲笑有自己意見的人,另一邊的人就批鬥,把意見清空

          • 一邊代理了所有網絡意見,一邊就宗教化、極右化

  • 我的意見從來沒有超越我的知識範圍。而網絡上和其他意見整合,保持熱情,保持想像,嘗試解決矛盾,減少分歧,自然半真半假,提出自己意見的人自然會提供理據。

    • 我連新聞都很少看,因為我覺得要做的事情就是非常簡單

      • 社會自然有一百個人以不同的知識去評論各種事情

        • 真假唔重要的,那是營造公眾對事件的關注和疑問

          • 一時三刻沒有答案,更有利公眾繼續尋找答案

  • 現在,你不能說你不知道的事情,不能模擬,每個人都是國營電台

    • 這是網絡的體制化,不再是「全球腦」的網絡,而是單向接受政治和商業資訊

  • 大家被清洗後,就有人提供一些倫理標準,不要批評,要比意見。要以經驗。要有家教。要有禮貌。等等。

    • 建國唔難,只是回復少少舊貌,減少巧立名目,提供公共服務,等等

  • 我是知道堂主為什麼要反擊的,每個人對感受到這難以說出口的壓力

  • 其實我是由單邊保護主義達到雙邊現實主義(唔知有冇用錯)

  • 我係好喜歡同人交流意見,而慢慢我學會了講得奇怪一點。因為很多時同學會直接採用你的意見,不說得怪一點,他們就不用腦。當然有時死到臨頭,直接幫助,講出很簡單易行的方法,他們多半又執著一些不太有幫助的念頭。

        • 事實上,中國人很難明白「要旨」,我只遇過一位,來自國際學校

          • 所以對於好多人我講既野都好抽象,而事實係做出黎就唔會抽象

  • 要如果冇野想做,冇打算要人明白要旨,其實我都可以好現實同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