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做十年兵

so

收兵不能太公開。但不公開的收兵,好像錦衣夜行,沒有意思。我了解。一個港女收了十年兵,在instagram上上載二人的合照,她這樣說:「他不是男朋友,卻比男朋友更重要。陳先生這十年一直在鄭小姐身邊,不管她多野蠻任性,依然守護她遷就她,謝謝你,陳X俊」,之後還加多句:「btw鄭媽媽說你對我很好。」當你擁有這樣的兵,不貼上instagram讓姊妹羨慕嫉妒恨,是對不起自己的。

有很多人會恥笑陳生,但慈悲一點看,愛情只是一個燈塔,遠看才會光,到了步,身處其中,就甚麼都看不見。如果你做兵做了十年,即是一個美夢發了十年,而未有斷滅;這個信仰,你信了十年,至少這十年,你不會空虛寂寞凍。這十年有所寄託,足已抵償我們這些好事之徒的恥笑。事實上,他可能比我們更知道甚麼是幸福呢。

曾有一個對佛教產生興趣的基督徒,問達賴喇嘛自己是否應該改信佛教。達賴喇嘛說,你保持基督信仰比較好,因為有信仰總比失去信仰好。有神總比無神好。世上的女神,都是我們神化而來的,神像安放在神龕或孤山絕嶺,不是經常見到、接觸不到。一雙乳房愛撫得多,就感覺到只是一個人體器官;一個人對得多,便回復人的質地。英雄見慣亦凡人。這是一個悲劇。好像《麥兜故事》裡面的火雞,只要食過,高潮就過了,之後人只能繼續食埋佢,逃不開的輪迴。

林夕的愛情佛學歌詞,就是想從另一個進路逃離萬物成住壞空的輪迴:「不種下甚麼 摘來甚麼」、「並未在一起亦無從離棄」,只要我不摘下那花,便永遠在我的心裡;只要不擁有,便不會失去。聽起來很阿Q,不過阿Q的往往是永恆的道理。

做兵實在是可憐、看不通的。但最可憐的是凡事要看到最後一眼,不肯沉迷的人。人無癖不可與之深交,不肯愚蠢的人,手空空,無一物。至少我們要想像,陳生是快樂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