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孫文意識

sue

孫文誕辰一百五十周年,中共好像比國民黨還熱心,高呼自己繼承了孫文的理想,特別是「反分裂國土」這一點。香港的歷史教育,不是那麼清白。英國沒想過要將香港人脫亞入歐,「國史」怎樣教,是放任自流。長久以來,「南來文人」壟斷了香港的中國史教育觀點,「新亞系」主導的基礎中國史教育,形塑了香港人的「海外國民意識」——令我們成為「正統中國」的僑民,我們都愛國。雖然我們都很聰明,不會說破「中國」究竟是哪一個中國。

小時候我認識的孫文是一個聖人,關於他的故事乃是以中國古賢聖王的傳統來撰述。例如孫文在家鄉打爛神像一事,不管事實有無,但這樣的說故事陳設,其實就如劉邦斬白蛇起義,是從革命成功的結果,補完當初國父天命所歸,年少已顯露識見。香港人到今日仍然接受這種史觀,這是深植於民眾的真.國民教育。

小時候記得孫文是我們的國父,尊稱為孫中山先生,記憶中有些學校也會放假。但長大之後,我知道了孫文的風流逸事——其實這一點問題都沒有,革命中必有性情中人,朝不保夕的亂世,戀火還要更熾熱。比較重要的是,現在兩黨都擁著孫文的名字,大談不容分裂國土。不過孫文和日本人很友好,人所共知。中國革命志士,接受民族主義團體黑龍會的資助和保護,連中國同盟會成立,都是黑龍會斡旋的成果,同盟會竟然是在黑龍會總部成立。一旦反清革命成功,首先光復的是俄人佔據的黑龍江,滿蒙歸日,漢人「光復中華」,成立關內十八省的一個民族國家,不再有「滿清帝國」。

黑龍會今日被視為「大亞洲主義」團體,他們鼓吹亞洲人聯合起來,將俄人和西方人逐出亞洲。孫文最後一個公開演講,是在神戶,演辭就叫「大亞洲主義」。要是追究,孫文與日本人是交叉感染,他們當初孕育的大亞洲主義,之後被用來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孫文的童話故事,在我們的感官世界仍然沒有改變。因為我們的歷史觀,在某程度上,仍然是古聖賢王道聖人救國、朝代更替的那一套。因此孫文在歷史中其實也是一個無冕之王,民國也被我們視為一個「朝代」。因此我們的歷史傳授,會刻意忽略上述的支節,我們不會喜歡「正統中國」的建立,原來滿佈外國的支援和糾結——而那個國家後來更成為我們民族主義的世仇。等於中共也不會再提蘇聯曾經是自己的老大哥。

等於我們要怎麼看滿洲人、蒙古人;中共要怎麼隱藏他們是莫斯科扶植出來的境外政權……我們的歷史觀,是連棉二千年不斷滅的歷史。我們假設歷史是相續傳承,我們的歷史意識是厭惡分裂,久而久之則無法理解之。

「朝代」是一個仍然有效的魔法詞語。 我們認為歷史必然是統一的過程,我們接受了諸夏、西邊的泰、匈奴、五胡、西域、女真人、蒙古人等等,逐一成為正統,視如己出。不這樣想,我們的歷史就不是統一,就不是連棉相續,而是互相對立、互相矛盾的森羅萬象。不是「一」,就沒有中國。沒有中國,我們是甚麼呢?

但事實上,真實可能就是如此紛陳,一個統一、 有規律、宏大的敘事,也許並不存在,也不再需要。排除統治階層的需要之後,歷史是暴亂洪荒的森羅萬象,只能逐一檢視,並沒有上帝的統一導航,沒有「朝代」的骨骼固定——這是歷史的危機和生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