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想到林宥嘉

lim

林宥嘉在個人臉書向一個名曰Kiki的女子求婚。

有時我也聽他的歌,但對他以前和阿GEM在外面拍拖時,被狗仔隊跟蹤撞破一事很有印象。那時他十分激動,逐而大喊:你以為我是什麼藝人嗎?我只是愛音樂而已,之類。

之後這兩個人分了手,女的在網上大興問罪了一陣,男的也沒怎麼回應。後來,後來就是GEM去了中國發展,在歌唱比賽爆紅,曾經以為她可能成為另一個安室奈美惠,但到了現實就是改為蛇口視覺風,那銀皮褲和大媽頭,推陳出新的造型持續擴闊我們對fashion的想像;最終她從一個清純的少女,成為鳩叫系出口轉內銷的一員猛將。

分了手的,都望她以後是好,而不是變成大媽。

一切就是中國的機會和「市場」,令這兩個人分開之後越來越不一樣。林宥嘉在小小的台灣卻越做越有風格。阿GEM是從歌手去做「歌唱選手」,作為某程度上的藝術家,給人評頭品足打分數;林宥嘉則是從歌唱選手變成歌手。你看過一個「段子」嗎?先後次序好重要。妓女去上大學,是發奮做人;大學生去做雞,就是自甘墮落。OK,這只是一個比喻。

我記得林宥嘉是歌唱比賽出來的——因為我不記得其他選手的名字。幸好林宥嘉的「唱功」不是那種典型的好,不然他可能也會被鳩叫界收入麾下,在中國的龐大市場成為男版韓紅,用激動爆炸的高潮式唱腔來演釋陳奕迅那首本來十分低迴的《十年》。

放棄吧,十三億人太多奇人異士,鬥「唱功」無異於香港人要學「純正普通話」——你永遠不會成功。

如果要選一條路,男的比女的低調,但也令人羨慕。一個從號稱十三億受眾的國語,唱回去(主要是)七百萬人的廣東話;一個是帶著對這個細小市場的怨恨和懷才不遇,投入龐大的普通話市場。一邊是暴發而快樂,另一邊淺嘗由奢入儉,不知是怎樣的心境。

雖然那首歌的歌詞是行貨狀態的黃偉文,但對廣東話做母語的耳朵來說,已足夠令人心折。我想阿GEM賺錢應該多過林宥嘉,但埋單清算的時候,我會希望自己是林宥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