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如有大火 我欲觀之

fire
pic via Timothy Tolle

李怡先生在專欄說,民主派選情極為低迷,慘不忍睹;如果泛民主派少於廿四席——失去三份一議席否決權——的話,下屆特首就會重啟政改、通過假普選,乃至重立廿三條。先立後破。事實上,李老的觀察只中一部份。今屆選舉,沒有選舉氣氛。四出拉票的政治人物都承認。為甚麼會低迷?在前雨傘時期,香港人仍相信議會可為;而這個信心隨著年月已經流逝到盡。不少人如今認為,立法會根本無用,只是爭奪資源和話語權的場所。

之前的選舉有氣氛,是因為民主派挑戰建制派、激進派在後面挑戰民主派,互相挑戰。如今泛民和中國在張德江會面泛民之後,在反港獨的統一戰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連檯面互罵鬥爭的戲都省下功夫,因此別奢望有對決的氣氛。

選舉氣氛低迷,的確不利非建制派。但選舉氣氛低迷另一個更深層的原因是,普羅市民對偽裝的兩黨政治(建制vs泛民)已經絕望,在心裡的泥濘打滾已久,已經不將救贖的希望放在泛民,或者泛民的否決權之上。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有沒有,都是屈辱和窮苦日子。泛民主派做過甚麼事情,李老恐怕是知道但不方便在報紙明說。

事實上,香港人投了泛民廿年,對它有過希望,之後是失望,然後徹底失望。近年在前線行動的人,就更加對維穩的泛民恨之入骨。香港自九七年以來,泛民主派不是沒有大勝過;到今日為止,都還維持所謂的關鍵少數。但香港有沒有守住呢?沒有。網絡廿三條,是鍵盤戰線那些無名無姓不收薪金的人奔走相告;是他們挨更抵夜去逐個議員游說,幫他們惡補甚麼是streaming打機、二創改圖……醫委會改委,整個「泛民」有沒有表現出堅決的態度,去幫香港人守住心肝皮肺腎?最後一個梁家騮堅持拉布,就拉死了,還要應付「泛民朋友」的批評。

經年下來,一役接一役,香港人再麻木都會看得出,泛民好廢,有等如無,甚至阻礙抵抗。

聽來很犬儒,但真的如此,這就是市民的普遍感受。今天還在講泛民的關鍵議席,其實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亦充滿階級取向,因為泛民或者可以再撐十年廿年的三份一,但長遠來說,仍是一無事功,減慢一國侵蝕兩制,直到由生到死都投泛民的上一代搵夠走人,或者告老等去。但對走不了的人,或者如今才十幾廿歲的人呢?投泛民,老方法,香港仍在那毀滅的赤道上,沒有轉移軌跡。

泛民的大黨抱怨說,義工人數「不理想」,這很正常,因為在他們身上,沒有希望。三份一泛民議員齊齊整整,政府照樣可以通過惡法。赤化根本鋪天蓋地,在每個界別如火如荼。不立廿三條,香港的局面又很自由麼?主張港獨的候選人被取消資格,黑警俾假口供、屈人、打人,無日無之;中共派人擾騷跟蹤敺打本土派人物,而執法機關不會處理,由你死;教育局竟然開口威脅支持港獨的教師會被取消註冊……我感覺到頸上那把刀。那刀不是廿三條,不是假普選,它不用通過立法會,立法會根本無能為力。既然無法無天,我們也不需要誰人去扮演女媧補天、cosplay曼德拉和昂山素姬。

因此,李老不欲觀之,只是感情因素使而。泛民主派的末日,是咎由自取。而泛民的末日,不會令香港更差。因為香港的日益淪喪,就是在泛民團結和擁有否決權的大背景之下發生。這樣就不能怪普羅市民不再支持,甚至好像對待中國奧運隊那樣冷嘲熱諷。對一般人來說,一個願意動粗和對抗到底的議員,好過十個飯團。因此,我關心個別候選能否進入議會,而不是泛民的整體——因為泛民的大局,只是他們的大局,不是我的,也不是香港的。別人的大局,我不會顧。

至於梁振英倒行逆施,為甚麼不能成為炒熱選舉氣氛、甚至非建制派的利好因素呢?我不肯定,但我在想,是否香港人已經有一定——政治覺醒——呢?是不是他們已經看到,梁振英背後的國家和權力架構才是真身?董建華下台,當年是一個有力口號,號召了一場政治運動;梁振英下台,今日不是那回事,畢竟世界已經不一樣,時代已經改變。如有大火,我欲觀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