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香港人活著就是港獨

x

魯迅曾說:「我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因而,在我來說,對中國懷抱好意,是對不起魯迅。所謂好意,例如「愛國不愛黨」。從司徒華到今日的泛民都說,他們愛國,反對香港獨立分離出去,但他們不愛共產黨,只愛祖國河山和歷史文化,好像這樣就和「獨立」劃清了界線,消除了香港和中國之間的矛盾張力,可以抱取中共的好意——我們抱著好意與中國交往,但中國懷中並沒有這種好意。

從徐傑生的臉書牆上,看到強世功曾寫過:

……在愛國問題上,他們經常會說,他們愛的是祖國的河山和歷史文化,而不是包含國家主權在內的政治實體。這樣的愛國是我們在港英殖民地下的愛國標準,而不是香港回歸之後的愛國標準⋯⋯必然要將「一國」從一個歷史文化的建構變成法律主權的建構,這恰恰是基本法重要意義所在。

在中國眼中,河山和文化都是虛的,唯有權力是實際;認祖歸宗,祖和宗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政權認同。不認同政權者,盡非自己人。在中國講究事功的世界中,香港人愛中國文化好、恨中國文化好,他們不關心。反而香港人自己卻將這問題看得很大。大部份香港人以為只要念念不忘「祖國河山」和「祖國文化」,但不認同共產黨政權,就可以既做中國人,又做自由人;既站道德高地,又拿貞節牌坊。

雨傘革命中有很多人說,爭取民主,不要觸碰中國主權,不要去金紫荊示威。其實在中國眼中,爭取民主,就是爭取獨立;愛國而反共,也是爭取獨立。中國這樣看,我們也要這樣看。唯有這樣,才能在戰場資訊對等的情況下博奕。因此,懷抱祖國河山或者中華文化,就以為能夠不落入中共的敵我矛盾,根本是自欺欺人。

我說得更清楚一點,就是獨特的香港人的存在本身,已經是港獨,已經不容於強世功中華帝國復興的藍圖;香港人能夠自由而獨立的做人、思想、處世,已經是對中國大一統傳統的侮辱。現在港共特區官僚以「港獨」為罪名篩選候選人、教育局威嚇要取消支持港獨教師之資格等等,司徒華以來的那班人又出來說,我們不支持港獨,但……不用那麼多「但書」,你支持民主、自由、人權嗎?你支持一國下的「兩制」嗎?你支持兩制,看在中國眼中已經是港獨。天無二日,民無二君,一國之中哪能搞兩制?搞都是做個樣子,內裡都是統一。這是中國的看法,也是大多數中國人的看法。

港中之間,沒有轉圜餘地、沒有曖昧空間?是,很可惜,但事實的確如此。我們懷抱好意,我們等待又等待,中國好像上帝,拋出各種文化和宗教意象愚弄我們,好像一個小孩子愚弄放大鏡之下的螻蟻。但其實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我們假設有雷池,有界線,只要守住——例如反對港獨——就可以平安。但其實根本沒有線、沒有雷池,每個人都可以被套以「港獨」帽子,你是與不是,在這個局勢下根本沒意義。沒人安全,沒人不是港獨。你現在不是,將來也可能是。

港獨是香港民族主義者的終極願景,也是中國的空洞能指——它內裡是甚麼都沒有,隨意使用來鎮壓異己。同樣,有些人認為只要我們識做、乖、不搞對抗,中國就不會繼續其殖民國策。門都沒有。香港識做的時候,中國依然故我,因此其實香港三十年來都好笨柒,賠了夫人又折兵。你讓子,他食住上;永遠只有我們顧全大局,他們坐享其成。永遠都是這樣,永遠都是懷抱好意的人蝕底。

因此,很久以前我也像很多人那樣,改變了態度,要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我們之間實不存在好意和諒解,也不應存在玄想。自由的呼一口氣,在中國眼中都是港獨;愛中華文化的反共,也是港獨。老實認清對手的想法。他們如此想,我們也要如此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