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一旦歸為臣虜 眼淚應當節省

sun

高鐵超支,又問香港人攞錢;昨日立法會通過了超支撥款,一百九十六億,見財化水。

想起新界東補選之前那日,一班民選議員表現積極,衝出去佔領主席台;選舉之後,就打回原型。全個泛民表示,這空缺非由楊岳橋得回不可,因為這是關鍵一席、議事規則如何如何……港共可以連程序都拋開。當沒有程序的時候,好學生依靠甚麼?

結果告訴我們,從來沒有關鍵一席。那時候,輿論在討論梁天琦還是楊岳橋。有不少女子穿得漂亮,做梁天琦街站義工。有個大學時候的同學見狀,便批評:現在我們選議員,不是選美,應該著重候選人的議事質素云云。

我說不出話來,我感到有些憤怒和無力。到了今時今日,香港人仍以為新東補選之役,是選一個議員,那麼一百九十六億見財化水,的確是我們的共業,是抵死的。

經過旺角騷亂之後,補選已經變成鬥爭路線,以及綏靖路線之爭。當時只有梁天琦明確許諾,入議會是不惜打交的。很多人說,楊岳橋的議事能力最高、整體package很好,但這些質素,無法在一個變異的議會中發揮。一個好學生,中英數常識都好高分,但這些有用嗎?立法會考你這些嗎?

不,立法會是個屠場,屠宰香港人的利益,我們不需要議員,我們需要拔劍而起的武夫。

有些人很失敗主義,面對自己一個星期之前呼籲的「顧全大局」落得如此可笑的結局,便惱羞成怒,反唇相譏:梁天琦入到去,又可以一個打十個嗎?

先不說梁天琦不一定只用雙拳,他可以用其他物品鋪助;泛民支持者肯定梁天琦一定無用、百無一用,其實並未面對一個現實:在議會中動武,因為未曾實行(衝和佔檯不是動武),所以成效未知,係可能都失敗的,但你要給他試;但泛民主派的好學生「議政」,就一定唔得。已有太多次實證,說明議員應該變,但泛民不變。

改變的機會,你們浪費了。

選舉的時候,我希望香港人能通透利害,給梁天琦一個機會;一個壞學生進去,但起碼還有二十個好學生啊。但他們在泛民、泛民喉舌的包圍下,始終沒有踏出自己的心理安全圈,還是投了一個令自己最舒服、最沒有道德賭注的決定。然後,後事皆歷史。有些感情豐富的社運人士在立法會流淚,我想起李煜有首詞曰《破陣子》,裡面有一句詞:

一旦歸為臣虜
沉腰潘鬢消磨
最是倉皇辭廟日
教坊猶奏離別歌
垂淚對宮娥。

哭,如果知道死因,也是好的;有份守護關鍵一席的人,求仁得仁,為甚麼哭呢?你們是知道這個結果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