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今晚,我在網上目擊了楊政賢一篇蘇聯式文宣

ll

社運產業鏈的一大重地——中大學生會——近日因為有挑戰者,「本土與否」的輿論可能實現十九年來第一次「政黨輪替」,長期由自己人揀卒、欽點的自己人江山,可能一朝變更。社運產業鏈中人見勢色不對,於是紛紛出來為情造文,矯情虛飾,妖言惑眾,防止中大學生會變天。

這就是前民陣召集人楊政賢在這個時刻寫出那篇《昨晚,我在港大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的時代背景。中大是產業鏈的一站,民陣亦是其中一陣。楊政賢是前民陣召集人,但從來是社運圈的要員,跟幫助中國人入侵香港的孔令瑜、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之流沆瀣一氣,圍爐與仕途共在,又怎麼不能急急走出來指控香港人「本土」起來是種族歧視,呼籲中大人不要投二號星火?

選舉是利益,大家互相競爭和拉票,非常正常。如果楊政賢是正正經經寫一篇文出來為「煥然」拉票,反無可厚非;但楊政賢選擇了煽情和迂迴的方法——聲稱自己目擊港大校園一宗中國學生和香港學生的衝突,悲天憫人,匆匆將一宗學生之間的事件,「定性」為「種族衝突」。項莊舞劍,志在沛公。馬料水大學二號學生會內閣「星火」公開打本土牌,明言不滿中大學生會長期被國際主義左翼騎劫,將事件上升到種族歧視,加點眼淚陪襯,是可以嚇倒天真無邪、也單純易感的大學生,令左翼社運圈靠人情和關係控制的嫡系莊「煥然」贏得關鍵的票數,保住萬年江山的。

楊政賢的文章,寫得工於心計,以退為進。就像著名的虛無主義及特務式文化人梁文道,也是多次在一些講及「佔中」(醞釀期)的文章,自述如何流淚、如何感動、如何熱淚盈眶;流毒所及,楊政賢的著跡的地方,乃是太過強調自己感情豐富。

目賭中國和香港學生沒頭沒尾的小小衝突、互屌老母之後,楊政賢就說自己流起淚來,從香港大學站到佐敦站,「總共哭濕了一包紙巾」。在文章中自述流淚,不是真的那麼情緒化,而是為了說服(convincing)讀者,作者是一個情動於衷、感情豐富的人,因此,他是個好人,寫的東西值得信賴;更進一步的是,雖然楊政賢極為兇狠地指控這是一宗「種族歧視」(快點去告聯合國),但他同時為了「加大力度」說服讀者,自己是一個好人、是為香港好,他在標題指控肥仔港人學生種族歧視,但內文又矯情的暗示,其實肥仔也只是受到「排外情緒」的影響,因此表示諒解,因此「我不能也不會當他是敵人般罵他。」

問題是,這真是很虛偽。用一兩個看似有血有肉的人,就去拿來模糊中國正在有系統殖民、清洗香港的事實;等於用一兩個苦情的新移民個案,就抹殺百萬中國移民落戶香港,令香港質變的事實。

每一個品行不端、每一個衝著香港人而來的政策,這些與泛民千絲萬縷的社運圈中人,都會推說是個別例子、與人無關,但到必要時,三數個別例子,又會用來證明「中港矛盾變成種族仇恨,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不可以讓本土毒瘤進入學生會呀」。文中訴諸甚麼外國電影、本地電影,是巧取經典之權威感覺,粉飾一番,但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

最令我覺得嘔心的,是出名臭串的楊政賢,在這些蘇聯式(沒錯,學聯民陣都是師承同一套)文宣裡大賣眼淚。

「傷心,不足以形容那時候我心情,更像痛得胸口撕開兩半,因為不知不覺間,我城已經充滿那麼多仇恨與衝突。」……「我曾經也喜愛討伐和挖苦別人,但在雨革後數個月,我覺得這種方式實在走不下去了。很多時候,我們覺得對方是左膠右膠本土膠共諜,背後是因為我們真的認識或目擊過對方的行為,還是我們接收過某類訊息下便促促下結論嗎?」

救命,不要跟我來這一套。楊政賢幾年來不停在他們的小圈子、半公開、公開挖苦、嘲笑、抹黑他們眼中的「本土派」,用蘇聯中共攻擊政敵的文宣去嘲笑個別政敵是精神失常,以其一舉抹殺其議論——何其惡毒的言辭、何其尖酸刻薄的嘴臉,既然如此,楊政賢應該做一個真小人,也請繼續做一個真小人,不要因為中大學生會「煥然」內閣選情告急,就接收密令似的撲出來扮演憂國憂民的聖人。抱歉,你不配,太over。痛嚟講呢,根據俄國戲劇理論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說法呢。應該係由外到內,再由內去返外的。

不要互相仇恨,仇恨一旦建立,一切就no turning back。如此的說話,為甚麼只成為指控香港人種族歧視中國人的廉價道德依據?當很多年前那個中國遊客在香港機場大喊:「沒有中國政府,你們全部完蛋了﹗」的時候,楊政賢沒有撲出來為香港人的感受說句話?為甚麼周子瑜受到迫害,要被迫做中國人,楊政賢又不說這是製造仇恨,中台之間從此沒有turning back?為甚麼大量中國及香港人天天走私,滋擾、生活被人流錢流壓迫到尤如被佔領、要流亡,北區人的感受卻沒受到這樣呵護啊?

Chinahkman

幾年以來,社運圈、泛民界批判本土人、維護中國人天大的尊嚴,花了多少時間心機;維護香港人的尊嚴,又用了多少心機,我想不用比較,大家是知道的。

到有人選情現暗湧,就出來說大和解、大團結,虛情假意的說甚麼大家一齊溝通啦、大家不要仇恨啦——因為仇恨下去,香港人覺醒起來,你們會失去利益;繼續溝通,就是新思維、團結香港基金、民主黨,要跟中央繼續「溝通」啊,溝通好重要啊,底線和立場都失去了也要繼續溝通啊﹗香港人跟中國人繼續溝通,維持不變,然後香港人繼續喊痛沒人管,一臉無辜的中國人繼續來香港,社運產業鏈的社工、人權律師、政客繼續去全方位幫助他們,賺了道德光環也有穩定工作,中共也是喜聞樂見的。

這種溝通、這種矯情的眼淚,高呼不要仇恨的廉價,好像土共藍絲當年群起圍攻一個講粗口的老師,或者批判議會抗爭的議員稍為粗魯或者不守規則,總之不要鬧交,有矛盾不要解決,總之保持冷靜,繼續保持隊形,職業社運人很體諒你們的苦況,但麻煩你們繼續含撚,不要投訴,不然又是種族歧視、「我城」又要失陷,楊政賢之後又要找別的人再寫三千字。

廉價的「民主素質」,除了著西裝之外,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含撚,謝謝。香港人是否要繼續聽這些披著左翼毛皮的殖民——中帝國主義者的謊言,繼續顧念著他們的萬年江山呢?我很期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