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悼念曹仁超 不如超渡自己

xxx

我一直記得有個有錢佬說過,每一代人都會找到自己隊霖上一代的方法。今日他們說曹仁超死了,原來這番名言出自他。

記得好像還說過,我的位置坐得那麼舒服,為甚麼要讓位呀?他是明白的說,自己不會無情白事放棄,有實力就來隊霖我﹗在上一個時代,他們也殘酷而果斷,找到隊霖上一個霸權的方法,找到自己在太陽之下的一席之位。

不知是否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他沒叫你等,沒叫你忍;他沒有故作善良的說,上一代和這一代可以和平共存……強弱懸殊,一個壓搾另一個,也不是無恥的。最無恥的是,這個壓搾你的人,還裝作君子、良師益友,使你不知道自己正在受苦,對未路懷抱希望。一個對自己暗淡的將來抱持溫情和希望的奴隸,是不會知道自己正在為奴,將會一生為奴。因為他的意識虛假、空轉,不與真實接觸。他也只看到洞穴的燭影,不願眼看洞穴外的世界——那不是一個好的世界,但那又是人唯一可以奮鬥的世界。

教育、宗教、倫理、道德等名詞在俗世顯形、操作,是真的因為教育、宗教、倫理、道德嗎?學校、教堂、道理、一切令我們安心的東西,抹取了日夜侵擾我們的不安、撫慰我們和他人、乃至世界的對立。所有人教我們溫柔恭儉讓,是真的想我們溫柔恭儉讓,還是使我們容易欺負。老樹遮蓋了陽光,新苗永遠無法長成,永遠早夭。每個星期都有十幾廿歲的人自殺,但他們流再多血,都是無聲寂滅的。因為他們沒有「對準政權」,沒有將死念「政治化」,沒有將想死「上綱上線」,你不快樂,因為有些人透支了你的快樂。曹仁超也坦承,自己那代人已經透支了下兩代人的財富。

我沒投過資,沒讀過甚麼曹仁超的東西,不覺得如何,正如我也從不覺得楊岳橋可憐,我有心機也只會可憐自己,可憐我身邊的人,可憐已經變成死人的血肉;有氣力的人,也不為人錦上添花。別人的靈堂充滿鮮花,我們自己的花園卻還空蕩沒有可以腐爛的花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