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黃毓民是真的可恨

ggg

泛民主派有人有錢有明星,真.本土公民社會借著梁天琦表態反撲,泛民主派顯得萬二分氣急敗壞。某政治八卦網媒刊文,問「勇武是否可以當飯食」,說「勇武也要論述」,真是可笑。只有腦袋僵化、無法進入新形勢的人,才會將「勇武」當成一個政黨去拆解;只有夕陽世代,等收山的一輩,才會理所當然認為勇武就是盲動,動武就沒有論述。

《城邦論》三本,《民族論》一本,乃至不同的香港獨立願景,從左到右,作者從老到嫩,政治理念從激進獨立到保守城邦,可說是任君選擇,篇篇本本都有開創有承繼。反倒是一班三十年來只有一句「建設民主中國」、年年籍六四晚會催票的政治公務員,卻有面去講人「沒有論述」。真正既無行動又無論述,是這班繼承司徒華建設民主中國理論之後,已喪失理論,只有路徑依循和仕途主義的泛民主派。

泛民主派,面對競爭,不是自己加強論述、吸納論述,而是變成八婆和怨婦。你行動嗎?他屌你沒有論述;你論述嗎?他又屌你「咁叻唔去打警察﹗」有人打警察,他又屌返你無論述,暴力;論述提出革命願景,他們又屌你沒有論述。總之,沒有泛民主派,就咩撚都無用。黃毓民梁國雄陳偉業當初搞議會抗爭,泛民割席譴責,到現在被迫跟隨,永遠後知後覺,十幾個議員,明明站在道德高地,卻次次俾人搶風頭、搶fo,搶光環,一眾死忠和黃氏haters也不慚愧,寧願熱烈討論黃毓民有沒有跑出去。因為黃毓民是真的可恨,明明是同一代人,一個人站著,就顯得泛民這個財雄勢大的政治勢力,局勢研判力是零,每個動作都慢過人,為何還不慚愧,那又有甚麼好說。

要我是泛民主派,有這樣的對手篤眼篤鼻,我也會恨死他。

寧買當頭起,是一個龐大而正要衰落的勢力,還是跟著旭日一起初升,聰明而投機的民眾,自是識得選擇。

幾年前的議會抗爭,是扔出一條香蕉如此平常,都會引來泛民主派譴責的,今日是連毛孟靜都要衝出去。今日泛民主派是打開局面,還是被牽著鼻走?我若是泛民主派,知道逆勢之下只要如履薄冰。但泛民主派是永遠的神子,是中共扮演黑面之下永恆的白面,他們認為香港人除了支持他們,根本沒有選擇。

補選輿論戰以來,泛民大佬以外的年輕一代、辦事處職員、支持者,他們藐視選民的「界票」論、大局論、含淚投票論、關鍵位置論、共產黨最高興論……全部都是傲慢到極,個個都是天皇老子。為甚麼呢?因為他們很安心,認為自己是不可挑戰的。一天有中共,他們一天都有穩固的道德高地,訓起到都選到。

就是因為如此,政客公務員化、因循苛且,而不是如履薄冰,做好政客的本份。泛民主派是不合格的政客,卻連少少慚愧之心都無。連做好一個政客都沒能力,閱讀民情慢人幾拍,連投民眾所好都做不到。自己失誤的時候,又推說是民意支持(修改議事規則);民意不支持你,你就拿「共產黨最高興」來說事。

今早說 「我睇唔到去衝主席台,除咗帶來一剎那衝擊,實際可以解決到乜?」下午楊岳橋口中的「泛民前輩」就全部衝出去。那究竟是支持還是反對,是有用還是無用?媽呀真的搞到好亂。

228之後的香港,我不知道是如何。但我能肯定的是,梁天琦被打沉,這些無恥的政治公務員及其金主,就會出來鬆毛鬆翼,笑你們本土撚百無一用;很快的主席台又會空蕩得很,又要勞動極個別議員跑出去;泛民又會繼續安樂地路徑依循;中共也會覺得大局未壞,不用改弦更張;白人傳媒也會再次說,一切問題都是香港人歧視大陸人而起,沒有甚麼香港自治及獨立的議題;連曾俊華那種「正常」質素的預算案,你們也別旨望見到。因為是你們自己願意跳回溫水中,是你們自願說,不用看我們的臉色,怎樣統治,我們都沒怨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