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轉載】盧斯達:那天,我太爺在港島沒有介入一場種族仇恨

japan

我不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太爺身上。七十幾年前,我太爺說他在香港島某街的小販擋前差點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當年係一九四一年,日軍佔據香港無耐。雖然都聽講日本仔殺左好多人,但唔少有錢佬都話係都市傳說。我太爺當時無咩錢,手停口停,都要繼續開擋,佢果時就賣粥既,隔離果個阿姐就賣墨魚丸同埋芝心丸米粉。一日,我太爺聽到有人大叫:「你仲夠膽嚟呀?仆街!」我太爺一睇,原來係墨魚丸阿姐個細佬,原來有班日本仔要黎徵召女人入皇軍軍營,阿姐雖然五十開頭魯芬咁樣,但都俾個日本仔一指話佢都要去,佢細佬三十零歲,血氣方剛,指住個日本仔黎鬧。「講緊你啊,日本仔!」

「くそったれ!死にやがれ!」個日本仔屌返轉頭,隻手已經放左係把配刀上面。我太爺班小販全部唔敢出聲。

但魯芬姐姐個細佬繼續屌:「你做乜X嘢喺度呀?呢度唔係你嘅地方呀!返日本啦!」

果時我太爺已經知道大件事,佢好清晰咁記得皇軍個樣,佢腰旁有一把有掛飾既武士刀;魯芬姐姐個細佬額頭青筋暴露咁向排日本兵咆哮:「X你老母!侵略者!」

我太爺腦海閃過細個睇既歷史故事,話韃子侵略我地果時,廣東出左一個書生武將,佢同士兵落場果時,例牌都會大喊一聲「屌那媽,頂硬上﹗」果時,有一個出名縮骨既粥鋪太子爺叫腎叔,佢開聲話:「你好喇喎,你點可以咁樣講嘢㗎?人哋而家都冇惹到你,人哋可能過黎買嘢食啫。」

魯芬細佬聽到就更加激動,手指著兩個皇軍:「咩冇嘢呀?佢成個民族有嘢呀!侵略香港!侵略者!」腎叔繼續同佢理論:「你識唔識尊重人呀?不如你走啦。」

「佢哋係侵略者,搶哂我哋啲姑娘同老婆入集中營呀!」

「你聽我講啦,佢哋只係普通皇軍嚟。皇軍係香港既士兵係有一個固定名額,咁佢地一個人都享用唔到幾多姑娘既者,我地每個環頭都根據皇軍既要求交個數出黎,咁其他姑娘咪無事囉。」

「家陣你係香港人定日本人呀?做咩要幫住佢哋?我哋香港人有納稅㗎!」呢句說話刺傷左腎叔既心。腎叔話:「咩呀﹗我都係香港人,介入唔等於我維護皇軍架﹗……換位思考下,人哋過黎侵略,都要搭好耐船,離鄉別井,都未嘗唔慘者﹗」

僵持了一會,皇軍講左一堆野,然後一刀斬死左好似魯芬果個小販既細佬,噴到佢地個個成面血咁,當場嚇到佢家姐暈左。

定了神後,皇軍後面有個華人翻譯,用廣東話向腎叔講多謝,腎叔抹一抹汗,話:「請唔好理佢,大部份香港人都唔係反對皇軍既﹗。」但係,我太爺知道呢個唔係事實。事實係,香港人對皇軍既仇恨日益增加,當日發生既亦唔係單一事件。

幾日後,腎叔同我太爺話:「我既身份有點尷尬,你千萬唔好將今日既事話俾其他鄉親老父聽呀,謝謝。」因為他知道,若事情傳開了,腎叔一定會成為眾矢之的,遭人咒罵腎叔是漢奸走狗賣國賊死賤種。腎叔讀過番書,留過學,好似係讀道德哲學同人權,佢好著重自己既名譽。

我太爺話,腎叔同佢講,皇軍走左果刻,佢真係好難受,眼眶充滿淚水佢深呼吸一下,就好似無事發生過。港日矛盾,皇軍隨便斬人同埋強姦香港婦女,係街頭已見慣見熟;賣賣下粥,有個熟客話係對面海九龍城寨度見到有人大叫「X你老母﹗」之後俾皇軍殺左,腎叔自稱差點係個客前面喊起黎。個客一走,腎叔果下就決堤了,於是佢收擋返屋企,由灣仔行去銅鑼灣,總共喊濕左一包紙巾。

腎叔話,傷心,不足以形容佢果時既心情,更像痛得胸口撕開兩半,因為不知不覺間,「我城」已經充滿那麼多仇恨與衝突。

「但係,我更加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不能好好解決果時既衝突﹗」腎叔雙手握拳咁講。

我太爺知道,腎叔從來就係咁縮骨,通常對方越惡佢就越早收皮。腎叔話:「搶女、搶錢、大東亞共榮圈……大家之所以仇恨他眼前既皇軍,大概唔係因為佢本質上就係種族主義者,而係皇軍黎左之後,大家既生活經驗、以及接收既資訊,令大家認為皇軍就係必欲除之而後快既敵人。係東京既天皇唔係先至係始作俑咩?要打皇軍,唔係應該先打山本五十六咩?」

腎叔見我太爺無咩反應,繼續講:「我回想當日,我出聲阻止芬姐細佬繼續侮辱個皇軍,係因為我覺得果個皇軍係無辜既,佢地都係因為天皇話要開戰,所以先黎侵略香港者﹗而且我更加怕果班皇軍從此仇恨香港人起來,有藉口對我地更差,加入日本軍國主義的狂潮中。我憂慮這種仇恨會在兩個群體慢慢漫延,自我預言地令兩個群體成為敵人,互相攻擊。我不想見到我愛的城市陷入這種狀態中,因此我介入了這場爭執。」

我太爺果時問:「我都唔想死,但唔通你睇住自己家姐俾日本鬼子糟塌,你都忍到?」腎叔果時突然兩眼一瞇,話速放慢,好似念佛咁:「仇恨是負累。人生太短,不要時時都以憤怒度日呀……既然皇軍已經黎左,點解大家唔理性溝通,爭取溝通,繼續溝通,可能有一日我地可以感化佢地,令佢地放下屠刀,建設民主日本帝國?我地唔係要仇恨哂成個日本,要對準政權,聯合日本既貧苦人民去反抗政權,先係辦法咩﹗」

無幾耐,唔使我太爺去講,人人都知道腎叔去左幫日本人做野,做左漢奸了。呢個關於一個漢奸既故事,已經講完了。

二創來源:楊政賢《昨晚,我在港大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盧斯達:今晚,我在網上目擊了楊政賢一篇蘇聯式文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