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你的大局 破局更好——我投梁天琦

921379_1659322580998640_1142406332162529020_o
pic via Collins Yeung ART

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我投梁天琦。

投梁天琦,是因為我不相信議會制度,更不相信「拉布」最終能有甚麼成就。

拉布只是一邊撤退一邊打,久守必失。哪一次立法會議題,沒有拉布?最後,泛民議員輕輕一句「制度暴力,又通過了」,就沒有了然後。

有些人說,公民黨楊岳橋拿不到議席,政府和建制派就會修改議事規則,之後更難拉布云云。

我覺得好L好笑。因為公民黨不只是曾經支持修改議事規則,泛民主派現在走來緊張議事規則?有冇虛偽左少少?

泛民主派著緊議事規則嗎?泛民主派根本是不搞議會抗爭的,長久以來,他們群起譴責進步民主派議會抗爭;次次開會,都是乖乖坐定譴責一輪,然後投票。

最後,泛民議員輕輕一句「制度暴力,又通過了」,又是香港最黑暗的一日。

議事規則,泛民實際上是不著緊的,因為泛民依靠的就是議會的暢通運作。這是他們仕途之所繫啊。

我不想繼續這個苦痛輪迴。選楊岳橋,就是選泛民。泛民的本質,就是議會超合作。

我不想這個充滿政治暴力的議會運作得那麼暢順,所以我不會選楊岳橋,我會選一個背負著暴動罪名的梁天琦,因為我希望看見立法會電腦大爆炸。

談論議事規則如何如何,幾多個關鍵議席,這些都是掩人耳目的戲法。

實際上,這些討論正營造一種議會還是能夠發揮作用的氣氛。

其實香港議會根本百無一用,甚至賦予殘民政策以合法性。立法會有甚麼否決權?他們說得很老定,好像「否決權」真的在他們手中一樣。

其實所謂否決權,只要中共用權用錢換,有幾票走,這「否決權」就馬上沒有了。

政改的時候,不是建制派集體離場兵變,泛民那幾票早就蠢蠢欲動啦。何秀蘭見「劇本」出錯,還急得起來點人數呢。

這些事情,皆可見「否決權」之虛妄。

選梁天琦,就像八年前選長毛,不是進去做實事,而是揮出第一拳,噴第一支滅火噴霧。

因為我已看見這個惺惺作態的議會,實際上根本處理不到問題,維護不了人民的尊嚴,擋不住中國的殖民統治。

那麼,議會既然如此,為甚麼要選呢?

議會無能,更加要選。因為議席有錢,有錢就可以養起他自己這個抗爭者,也可以養起好多其他抗爭者。
這些錢進入新組織、新入的口袋,好過給那些本來已經好多錢、有好多政治獻金的政黨。

棄梁取楊,我絕對不會。我就是不滿泛民、不滿上一代人大中華誤國、不滿議會抗爭溫吞,甚至羈絆議會外抗爭(譴責﹗譴責﹗譴責﹗)。我就是怨恨你泛民的,你走來叫我為了泛民的大局,不要投我想投的。

泛民的大局,要是破了,我更高興,這已經是個成果。公民黨支持修建議事規則、在外譴責驅蝗光復,單是兩條大罪,已經值得破局。

梁天琦選不上,我的票就是給他,不動如山。

如果泛民人士真的顧著直選的民主派大局,那他們唯一選擇就是放棄楊岳橋,投梁天琦,因為要說不會修改議事規則,難道梁天琦又會嗎?難道梁天琦背著一條暴動眾,在議會的「上陣」力度會比楊岳橋少?

縱合以上各個原因,這一票我給定,不動也不動,就是攬炒,也是離地泛民多年來始終出賣本土、蔑視本土的孽。

六四、雨傘革命、退聯……這些人唯我獨尊的嘴臉和說話,我都記得清楚,他們沒顧過雨傘革命的大局、沒顧過反對走私殖民的大局,那他們又憑甚麼叫我們顧及他們的仕途大局?

所以你們的泛民大局,攬炒,也是美事一樁。

楊岳橋進去,最後事情還是會「制度暴力,又通過了」;面對暴政,讓專業的來——為何不給「暴徒」試試?

//新東補選參選人包括:民建聯周浩鼎、公民黨楊岳橋、新思維黃成智、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方國珊(獨立)、梁思豪(獨立)及劉志成(獨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