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純情怪叔叔與支那少女

love

中學副校長與學生妹發生感情和肉體關係,搞到合照、床照、whatsapp對話流出,還上了報。教書先生不是聖人,私德甚至差過一般人,不過事情是有公共性的——這個副校長還是考評局的人,可以幫學生妹「睇分」。究竟有沒有以權謀私,睇分之後可不可以改分,真係God knows,現在考評局裡面肯定地震。

事情不只有公共性,而且體現了香港的近代命運和普遍的兩性權力關係。學生妹在深圳出世,在香港讀書,肯定也是港中兩邊走。

社會綱常反對師生戀/性,因為我們認為男老師是成人,心智成熟,加上有物質、有職權,與一個未成年的少女,在感情或性關係上,一定是前者剝削後者。

然而,這個男副校和支那少女的whatsapp對話,真是世界級。男的明明一把年紀,但說話語氣好像一個十五歲的懷春少男;少女的語氣,卻十足情場的玩家。

深圳或中國人成長的環境,何其複雜;香港人自以為生長於國際大都會,但與中國人相比其實天真無比。這樣的配搭,就成了少女玩弄怪叔叔於股掌之中。

宏觀來看,這也是香港近二十年來的境況。一開始,香港是有優勢的,於是也掉而輕心。去設廠吧,北上發展吧,中國、大陸,不知不覺成了親切的「內地」,要民主回歸,等我教育內地同胞民主人權的可愛。

等於純情的高齡毒撚,動了感情,卻礙有家室,而苦苦掙扎;但支那少女心裡沒有掙扎,也不需要他做白馬騎士去拯救。她出入自如,只當是一場遊戲。其實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你以為是驚天動地的相逢恨晚,其實支那少女還有其他男朋友。

也許是其中一個深圳男朋友知道了這件事,把東西爆出來,火燒金閣寺。高齡毒撚苦苦的愛情,抖出來其實只是一條受騙的可憐蟲。

男人很純情。就算到了那個年齡,心裡還有一個純情少男,加上下體控制了大腦,以為自己玩弄了少女的肉體,但自己是整個人被玩弄。也許支那少女不是支那少女,她只是一個當年他敢望而不敢即的少女的化身,少女的肉體也許是青春不再的哀嘆。

但你有你的中二病,支那少女有支那少女的遊戲。心理上,男人遲熟,甚至不熟;女人早熟,十六七歲已經熟到爛。女人深愛人的時候,才像個女人:男人深愛人的時候,很容易變成一個奴隸。

他覺得是愛情,對方是驚天動地的一個。

因為少男情懷作祟,他不願去看,這只是千千萬萬支那少女之中的一個——雖然不是每個支那少女都會跟一個禿頭中年大叔上床。

小王子以為玫瑰很特別,但來到地球才知道有玫瑰園,裡面有好多玫瑰,更不要說開宗名義的狐狸了。但是甚麼使玫瑰和狐狸特別呢?是因為你花了甚麼心機。

禿頭男人為了支那少女身敗名裂,去犯法,這些付出,令支那少女是他的玫瑰——雖然在外人看來,這只是愚蠢,unbelievable stupidity。

對不起,永恆的小王子,我將你跟一個禿頭大叔相提並論——但本質上,我們大家不也是如此無藥可救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