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中國殖民主派去台灣支持甚麼?

shit

台灣每次選舉,很多香港人也去「觀選」。大部份人都有資格,但有些人沒資格,例如社民連的黃浩銘、陶君行、中大的周保松之類去觀選,前者高呼「台灣勝利了」,令人失笑,充滿黑色幽默。台灣今日享受的民主,是無數台人前仆後繼抗爭、被囚禁、死亡所換來的成果。黃浩銘要是身處那個大時代,就是一馬當先擋在台人面前,高呼「台灣人唔係咁諗」,便撲滅了蓄勢待發的抗爭。

2014年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的抗爭,就是在黃浩銘的阻止之下流產。「民間團體」口口聲聲說議會失效,卻阻止別人拿鐵馬撞門。村民唔係咁諗。然後雨傘革命期間,既然「佔中派」口口聲聲說,對話之路已經終結,卻又派人去對付要衝入立法會的抗爭者,泛民主派的人忙著與警察合作認人、搜捕餘人。

泛民主派以及黃浩銘之流,是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以及實際影響城市運作的任何行動。這樣一群反革命、反動的資本主義附庸、維穩者,卻大搖大擺到台灣宣佈人民勝利。

這是極無恥,也自相矛盾。更不要談這班人的國族認同,始終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始終認為中國擁有香港,並且合法;而他們與眾同樂的台灣,卻是一個與中國呈敵對狀態的國家。

中國幾千支飛彈對台,不斷擠壓台灣在國際上的生存空間。香港泛民主派是中國民主派,對中國官方有「政改」的幻想;對普羅中國人有同情,基本上就等於敵國的同謀。而台灣是一個被中國國族主義壓迫的國家﹗中共要「統一」台灣,國民黨以「兩岸統一」為藉口將台灣的主權切割讓渡。

而台灣人很純樸,就算知道這班來自香港的中國民主派,也當他們是無害的「民主支持者」。

這荒謬的情況,可以看見「普世價值之下的民主」的虛妄本質。在這虛妄之下,再不合邏輯的事情也可以發生。

將民主當成普世價值,人人都有的事情,所以中國人在香港、在台灣,也應該有百般權益。這些台灣左統和香港左膠的立場。然而,中國的國族利益是同化台灣,而台灣的主流民意則是維持台灣的主體性和主權,這兩者是不可調和的鬥爭。而香港人走去台灣「支持民主」,但他們卻不曾唾棄自己的中國人身份,不曾批判沙文的中華民族論述、批評反對中國入侵的人是「排外」、「法西斯」,用輿論機器迷惑大眾,對香港資源受到走私賊掠奪毫不動情;這些人甚至是以公共資源、政治明星的資源去幫助中國人殖民香港,消滅香港。

一個人順從中國帝國主義的框架,就無資格頌揚台灣對抗中華帝國主義的民主國家體制。

是的,你們沒資格。普世價值是帝國主義話語,因此一個帝國主義民主派,可以去支持受到侵略的地方為其民主打氣,而不覺奇異。

因為普世價值就是甚麼都沒有,它不處理世界的實在矛盾和分別。

民主憲政,是群、己、權、界,各安其位,各司其職,為之社會契約,而不是將公民概念擴大到無限。一班在香港也出賣香港利益,終日談中國如何如何,要怎樣幫中國人的賣港賊,去到台灣響應台灣人透過民主給予政體合法性、給予國家主體性,這是不是一個笑話?

12465793_951074111645001_7622894979357018032_o

12552624_951134101639002_4993108332741578724_n
「不要衝擊國慶升旗禮!不要不尊重國家!我們爭取民主,不是搞獨立!」(愛國民主學生,2014年10月1日雨傘革命期間)

 

最可笑的還是有單純的台灣人,以為黃之鋒是港獨份子。這也不怪得他們,因為台灣人分得很明白,要爭取自主,就是不再以中國為天、為主體的一件事,怎可能爭取自己權力的同時,又百般表示愛中國?這在台灣人的認識中,是不可能的,因為台灣人會討論食飯還是食麵,而香港人則需要為食屎還是食飯吵鬧、辯論,登報。愛中國還是不愛中國,台灣人根本不視為一條問題﹗

你說,香港人是不必一定要食屎。但他們說,我們就是食屎人的後代,深圳河以北還有十三億人食屎,我們怎能坐視不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