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香港居民失蹤 支聯會不識大體

IMG_0393_opt_1024

支聯會在香港的禍害,在太平時候見不到,兵荒馬亂的時候就知味道。銅鑼灣書局五人失蹤事件,支聯會竟然率先開記招要求誰誰誰交代。如果是中國維權人士不准入境香港,或在香港受到威脅,支聯會出來是正常的。然而銅鑼灣書局失蹤的,是香港居民啊﹗

綁架是人權問題,越境則是主權問題。支聯會長期以民主普世價值,將香港與中國視為一個民族和國體;支聯會介入事件,令事件由主權問題,變成一個國家之內的人權問題。好像只要程序清楚,人回來了,權利維護了,事情就會平息。

這就是我說的關門打狗。泛民的做法,往往比建制土共更加符合「一國」的雷池。支聯會是有國際形象和聯結的,它的出現,客觀效果就是如此。你自己都成日去外國啦,為甚麼還要裝模作樣回到「中國」的跑道上跑?

明明是香港人平白無事受到人生安全威脅,特區政府諱莫如深,加深大眾恐慌,支聯會一出現,事件就好像變成一片丹心的民主鬥士受到中共打壓,但這不是中國的民主問題,這是香港和世界的安全問題。

香港有三百萬以上的BNO國籍人,有國際條約,加上各種持外國國籍、雙重國籍之人,使得問題大有上升至國際安全問題的空間,然而支聯會一出來,事情就在檯面上變成中國問題——因為支聯會是愛國的,它自身就是由於中國問題而成立。

李卓人、何俊仁,現在還是立法會議員,他們不以香港立法會民選議員的名義出聲,反而以支聯會的名義,不肯定是要為支聯會輸送政治能量,還是他們心中長期只有中國視野,但沒有香港格局,思想行事,不以香港為先。

明明作為香港議員可以行動,他們硬是要搬出支聯會。將香港七百萬人安全受到威脅的事情,夾硬與六四以及中國人權問題扣連。現在不是中國人權問題,現在是香港安全出大事,尤如伊斯蘭國潛入歐洲國家放炸彈,是要國際社會介入的事情。莫講說特區政府完全不理事件,就算它有能力,這都不是它獨自可以應付的事情。

如果你懂得這樣看,你就會知道支聯會的存在,於香港的政經社會現狀,長期是格格不入,話不投機。它平日只能關注中國的「維權人士」,與本地事務完全「區隔」,懷念中國的開明共產黨趙紫陽,因為當它一嘗試接觸香港的事情,我們就看見當中的荒謬——香港的事,是香港的事,還是中國的人權問題?等於李柱銘說,香港人爭取民主,是為十三億人打仗,香港人會覺得反感一樣。

而現在的事情,香港大部份組織或者個人都可以去疾呼,唯獨是支聯會這個性質的組織最不應該沾手,但它率先做了,不顧大體地做了,只為在不適合它的時代和舞台硬佔一個席位。支聯會是一條寄生在香港的寄生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