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核心價值很核心,因為影響不到外圍

院校自主、學術自由,不是香港人普遍信仰的。幾波移民潮,良莠不齊,港英政府也不真的將想將香港人塑造成英國人,他不用你文明開化,只管乖乖接受統治就好。

因此,核心價值,真的很核心,影響不到外圍和一般人。那些殺入港大示威,說要怒打馬菲森、臭罵馮敬恩的耆英,我想除了報酬,他們也會認同是陳文敏、馮敬恩、泛民在搞搞震。王晶這類在自己界別撈得風山水起的上一代,也是真心相信,要不是你們吵吵鬧鬧,事情不會鬧得那麼難看。

TRFl-awzuney3709318

這是香港人的「正常思維」,英殖的遺產之一,是只著重工具理性,其餘蒼白。守規則、跟程序,為之工具理性。香港公務員,乃至平常人,所謂文明,所謂「對」,就是守規則、跟程序的人。他們守了法,就覺得自己恬守了「法治」,有人犯法,就是破壞法治。

英國人真的不想香港人想那麼多、追求那麼高,所以香港大學創校之時,是醫科、工科,文學院是後來的事。因為一讀歷史、哲學、文學,就會牽涉價值——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價值超然於程序,是一個人的世界觀的基石。

一旦人有了價值取向,就可能超越程序和體制,這對殖民地政府來說是危險的星火。中國統治者對香港人的這種殖民地臣虜狀態,想必也很滿意,因為奴隸必有奴隸之思想。普羅香港人不關心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只關心有沒有符合程序、符合法律。他們既沒有基督宗教直通上帝的超然力量,也沒有歐美市民社會的人文主義傳統,而中國的傳統道德也是半桶水。

仁義禮智信,仁之後是義,義超然於禮。嫂溺必施援手,不合禮教,但必須做,因為是義之所在。

談價值,就會容易脫離社會規範,是動蕩的根源。因此香港人自小到大的耳濡目染,就是做一個工具,做一個片面的理性人、工具人。讀到博士也好,也不過是做了很多研究的研究工具——作為一個人的本能,獨自辯別對錯的本能,他們和街邊的販夫走卒沒有分別,都被閹割了。他們從靈魂的骨肉裡,無法理解有事物先存於法律和規條之上。

很多國家,繼承並擁有過輝煌的文明。例如中國。但是這些東西流傳不下來。士大夫是有氣節和智慧的人,但禮不下庶人,中國文明流播地的常態,是長期的集體低標準——不論是物質上保持「不饑不飽」,或是平民恆維持童稚的心智——依仗「父母官」、順從、怯懦、無公共感。因此,很多人古老文明的後代,在心志上永遠是一個小童,他不會獨立判斷、作價值取向,因此不論貧富,均難走向講求平均水平、主動參與公共的公民或市民。

帝國的文明早熟,但這是以集體的低標準作為代價,而這個代價,今日香港還在承受。帝國的文化,是不鼓勵個體作個體的價值判斷,因為帝國是一個複合的集體,講求一元,否則四分五裂。香港這些一時的行業菁英,評論公共問題,與一個牛頭角順嫂沒有分別——咁泄密真係犯左規矩呀嘛。

這是香港「主流民意」的現實。你不要跟他說甚麼公民抗命是「違反不公義法律」,因為他們根本就理解不了「不公義的法律」這個概念。

有價值判斷的人,誠然比較高貴。然而,你們要明白自己是少數。尼采說,強者最終會被弱者殺死,因為後者人數多、適應奴役的能力強。那麼強者的出路是甚麼呢?「強者要武裝起來,對抗弱者。」你要說服卑賤的人做一個強者,很難,但是妄想用自己受傷去感動他們、覺醒他們,更加荒謬。

校園自主、學術自由,乃至香港理應民主自治,脫離中國剝削,這都是少數人的想法。核心價值,是少數人的核心價值。人性何其低賤,大多數人是渴求奴役的。放棄自己來取悅無可救藥的大眾,只會謀殺「核心價值」——本來信仰這些價值的人,已經很少,不是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