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背後放冷槍 是左翼社運界的喜好

擴闊一下你們對「同路人」的想像。你們一直以為,蘋果明報就是民主,民主就是大家的利益。馮敬恩犧牲自己,披露奸人權貴的嘴臉,就因為不聽一個電話,或沒有回答記者的一個問題,就被一個叫張嘉雯的蘋果記者大罵老母,一班社運賊朋黨、端傳媒總編張潔平、陳玉峰之類,紛紛讚好歪論。

12047608_10207959623287989_53949105_n

12017457_10153570521166638_6813368703429993263_o

馮敬恩只是個弱勢的大學生,他在前線盡最後努力,存忠於汗青,於公於己,可謂做得至矣盡矣,但所謂民主傳媒的記者、「公民社會」道貌岸然的中堅,卻在他背後開槍,唯恐天下不亂。所謂對準政權,所謂要團結,只是自己被質疑的時候才會說。

張嘉雯在去年佔領期間,寫過一篇報道,說大家要「守好心中的防線」,對黑警不能屌哂老母。對黑警要克制,但對一個前線戰士,卻毫不包容, 要屌老母。這個張嘉雯,不只是端傳媒、中大社運賊朋黨、學聯朋聯一個鼻孔出氣,她還曾經是dbc節目的主持,拍檔是跟何潔泓鄧小樺一伙的「女權主義者」社運人洪曉嫻。

12071519_10153565473788346_1008432703_n

這是一個極之廣闊,滲透各界,但內部意識形態極為僵固的利益集團。僵固到甚麼地步?就是馮敬恩只不過並不是他們系統裡的人,就要往死裡打。也許馮敬恩只不過是沒有臭鬧退聯派,就已經被視為敵對派系的人,就被陳玉峰這些長年用鼻孔看人的藍血法律人視為「搞退聯」。

哪怕只是敵對派系對馮敬恩表達少少欣賞,社運朋黨就會在背後、人傳人、耳語中抹黑他,叫人疏遠他、孤立他,要用各種人事網絡,「令他在社運界消失」。社運朋黨就是這麼一回事。很多時候,只要敵對派系盛讚,他們就要反。

但終究馮敬恩沒有虧欠你們呀,你們現在恥笑的那些材料,怎麼說都是他冒險帶回來的材料。

這文章,寫不寫,也是個問題。我覺得他是要清靜的,我也不認為他是想搞小圈子政治的人。有人為他叫屈,張嘉雯那些人又會發癲,覺得馮敬恩不是自己圈子的人,因為認識一些本土撚,所以才故意不接聽她的電話。

這些跟社運賊、文化界、共產黨溫和派過從甚密的小圈子朋黨,因為長年圍爐,真的把自己看得很高,自我中心,唯我獨尊。雖然在前線抗爭者後面開槍,他們不是第一次的了。

像張嘉雯這種嘴臉,我見得很多。在新聞界、政界、文化界,特別多。因為他們認為自已「爭取公義」,為公義犧牲,是走在抗爭最前線、正在改變世界的菁英。他們認為世界欠了他們,所以不聽一個電話就會大發雷霆,然後友好也紛紛附和:係啦係啦。

但其實他們有甚麼了不起呢?小子在前線受難,為公義為民主的大傳媒的老屎忽記者、社運家,卻在背後抽刃。但你們聲音再大,有多少億經費的傳媒機器,叫得再大聲,你們都是佛口蛇心的的蒼蠅罷了。戰士即使沉默、不禮貌甚至戰死,他仍是戰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