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中帝國主義在非洲與行山之謎

以下部份內容乃與文友閒聊所得。

美國在二戰前後向亞洲擴張,中情局左右東南亞、朝鮮、越南等地的政局,但撞板也不少。美國和聯合國想重建赤柬肆虐之後的柬埔寨,想送上一件名為「民主」的禮物,但結果卻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波布在叢林過著皇帝生活、赤柬高層善終、獨裁者洪森繼續掌權。

美國支持國民黨,本來是打算放在亞洲對抗蘇聯,怎料怎扶都不起來,還被一班土匪改朝換代,於是只能檢起日本、台灣作為要塞。

美國在香港,有民主派,但中美關係很好,美國也不會在香港策動顏色革命。過去二三十年,中國是美國的工廠,養著幾億奴工;中共貌似窮兇極惡,但也不過是美國的經理,負責看管奴工。在此環境下,香港的局面只有不斷倒向中國,泛民作為民主花瓶,民眾看得越來越清楚,因此對泛民的不滿,也在這十年來壞來越多,要扶也越來越吃力不討好。

事實上,泛民也像國民黨一樣腐敗,不得人心,只是靠跟土共對衝、互相助選,局面才混得下去,而泛民主派與中共又是暗通款曲,食了多年兩家茶禮。在美國看來,這些人一早羽翼長成,各懷鬼胎,是兩面的間諜。

例如《壹周刊》也曾經報道,蔡東豪關閉主場背後的人事關係,原來是其老闆高振順勾結中共,作中共在非洲擴張勢力的響導。高振順透過旗下一間叫「天地數碼」的公司,收購了傭兵集團創辦人Erik Prince旗下的「先豐」。

先豐在非洲從事軍事保安工作,Erik Prince創辦的黑水集團,在美國侵略中東的時候,是美軍保安和運輸的外判服務供應商。而「天地數碼」的第二大股東,是中國國務院旗下的中信集團。

高振順這宗收購,促成中國國務院和美國僱兵集團合作,促成中國在非洲進行新殖民主義的擴張。蔡東豪的老闆跟中共做生意,涉及數以百億的生意,蔡東豪的主場新聞當然不能為老闆添煩添亂。

對蔡東豪這些出入股海,把股民斬得一頸血的財技高手來說,經營一個網媒,即使是最豪華的規格,又算是甚麼錢呢?但是豪東豪一句「我恐懼」,便去了行山,因為山上的利益更多。

國務院不願看見佔領中環,高振順的主場新聞卻一直大肆宣傳「佔中」。是幾百幾千億的非洲生意緊要,還是蔡東豪的面子緊要呢?國務院的人抽著煙,對老闆說,你那個Tony的主場新聞呀,一天到晚在講「佔中」……蔡東豪咁醒目,又怎會對行山遲疑一秒?

泛民主派有那麼多蔡東豪,一個唔該,就去了跟中國做生意,賺一筆,還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據知,Erik Prince與美國前國防部部長Paul Wolfowitz關係密切。Wolfowitz在布殊上任之後,已經主張要打伊拉克。

今日奧巴馬說,美軍暫時不會撤出伊拉克,當然不能走,伊斯蘭國加上最近殺入敘利亞的俄國,七國咁亂,一定要留。長期跟美軍合作的Erik Prince走去跟中國做生意,美國的軍事佈置和機密,危如累卵,

主場新聞是2014年7月結業的,當年6月,傳媒攝得黎智英跟Paul Wolfowitz在遊艇談話。

美國不再偷懶,就會著手扶植新一批代理人,他們是年輕人,羽翼未豐,所以萬事要靠一邊,要「一邊倒」。但在他們羽翼長成之前,美國在香港,除了那些首鼠兩端,又普世又愛國的買辦,有甚麼人用?更不要說美國近廿年來,都是糊裡糊塗被故作謙和、聲稱永不爭霸的中國拿了好多著數。

香港現在畢竟是中國的地方,是柬埔寨和越南,美國注定在這裡撞大板。

雖然美國深不見底,家山怎麼蝕都不太入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