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岑敖暉擺款的基礎在哪?

小巴佬一度阻路,有人取笑葉寶琳極速到場是否要唱歌散水,我覺得這些玩笑很無謂,因為只會給妖孽矯情扮弱者、裝可憐的機會。前學聯高層岑敖暉自己也不是新鮮蘿蔔皮,卻也出來維護,說這種衝著葉寶琳來的說法沒有根據,沒有事實基礎。

11221406_10153459626766355_7343933262794008834_n

小巴佬搞不起佔領,是他們自己願意,但岑敖暉不要那麼矯情,借故一臉無辜正義的模樣,說得葉寶琳像一點黑歷史都沒有的模樣。這裡不是金鐘大台,台下不是只有那些頭腦簡單、只會鳩叫「支持學生」的黃絲叔叔嬸嬸。佔領旺角初期,葉寶琳、陳淑莊和一班「社運人」就出來借故說要小組討論一下要不要「拆路障」,一班「自己友」混入來,遊說群眾拆鐵馬拆路障,你不同意就討論到同意為止;投票不夠人多,就之後再來發起投票,總之就是利用分組討論、做媒,做到「民意」合自己心水為止。再遠一點,東北示威的立法會會議室,是誰借口「影大合照」而搞到警察有機會開門衝入?

知唔知有呢件事啊?又係人地抹黑呀?房車衝入人群,以及小組「討論」,就是軟硬兼施,不想旺角成為金鐘之外的據點。我不知道岑敖暉會不會像黃之鋒一樣,厚著面皮說佔領只是「無功而還」,但其中的不知醜,卻是一樣的。

IMGP3825

我當然見過岑敖暉和葉寶琳在金鐘站一起「商量策略」的相片,岑的這番矯情賤話,有多少私情,有多少公義,很容易看到,學聯在政治明星簇擁下駕臨旺角,狂言要「奪回旺角話語權」,卻被群眾包圍鬧到敗走,到中後期才整色整水到旺角整了個「傾計帳篷」,亦不敢張揚高調的學聯,究竟有甚麼底氣、有甚麼基礎走出來擺款、趾高氣揚,還寸人沒有事實根據?反正學聯也多次叫人撤退、不要去旺角,有甚麼面皮去講?

究竟這個終日顧著搞假基騷的政治戲子,是刻意不提有一班人「表決拆鐵馬」這一筆,還是根本一無所知?

泛民捧這班大學生出來,用來擋箭、用來吸納中產,之後又批評他們不聽自己操控,泛民和背後的黎智英固然老奸巨滑,學聯何嘗不是一班處於泛民社運產業鏈起步點的自以為是小政棍。沒死錯學聯的。工黨糾察隊打人的時候、社運賊破壞抗爭路障的時候,學聯和學民是袖手旁觀,唯恐得罪泛民的。之後人們要算帳,就算在下屆學聯的頭上。如今岑敖暉出來講這些話,正宗是佔了便宜又賣乖。

究竟岑敖暉是不是以為自己還在大台上,以為自己講兩句就是幫葉寶琳洗底的「公道話」?Come on Lester,都到這個時候了,不要還裝出一個冰清玉潔的處男模樣。既然岑敖暉說不要未審先判,凡事要有證據,那你又根據甚麼去論斷別人抹黑?憑批評者當時在旺角的一雙肉眼行不行?而你是根據甚麼指控別人抹黑?憑你的江湖地位?憑你認識相信這個人?怪不得「公民社會」的中產公子哥兒說一句「我信Tony」,蔡東豪也由臨陣行山的投機死士,變成為民主犧牲良多的烈士。

請不要重覆犯錯,支持別人,也看自己是甚麼身勢。就像一個私生活人盡可夫的女子,又經常聖人上身批評別人對女性評頭品足,高呼你們要尊重女性——這其實沒問題,「邏輯」上沒可議之處,不過看來就是很可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