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政治戀童癖——周庭及韓連山顯例

12011338_900714823347597_9163817023407532327_n
學民思潮

在雨傘革命途中,學民思潮發言人周庭因為「壓力大」而辭任發言人一職。此人之後又再活躍於社運組織,有人批評,解釋曰轉換崗位,並非不再參與;近日,泛民出來做開記者招待會,周庭坐在最前,在收音咪前面。又有人批評,周庭又寫了一大堆語意浮動的文字,說,當時是家人受壓,而日後再遇到政治打壓,因為覺悟增強,所以日後處理的方法將有不同。

天下悠悠眾口,不是賣形象就能堵得住。有人繼續質疑,政治並非玩泥沙,站到最前,總不能說走就走,說回來就回來——彈出彈入,語言偽術,矯揉造作,並非知名社運人士該有的承擔。周庭本人的回應,一樣是言不及義;反倒是韓連山走出來發癲維護「弱女」,說:

「你們是人渣中的人渣,糞堆內的蛆蟲,舐痔吮癰的奴才﹗周庭為港人的付出,你們投胎後不是人中渣滓,糞堆蛆蟲,閹臣宦官時再講吧﹗這一世你們是不會明白的﹗」

12011383_398093783720224_1950522939354332703_n

眾人看得嘩然,韓連山又回應:

「嘩嘩嘩﹗真真對不起呀﹗用了罵五毛藍絲的半分力度居然引來更多辱罵﹗好抱歉,最近根本不再有耐性和時間跟五毛藍絲糾纏,但不忍學生被騷擾出手說了幾句,居然可以這麼多上綱上線的批評﹗原來你們不是五毛或藍絲或我所講的渣滓,只是為搏周庭一粲的年輕追求者?我收回我的批評,大家繼續追吧﹗Sorry Sorry Sorry﹗﹗﹗」

xxx

這兩句話,是無賴、意氣、對人不對事。我常說,香港人有政治戀童癖;韓連山就是一個典型病者。年輕一點,掛著「學生」身份,就是純潔、無私,天皇老子動不得。同性戀導演色迷迷的轉貼「學生領袖」的新聞,支持人,而不是支持路線、理念或運動。

政治戀童癖,是一體兩面。一方面是成年人對年輕學生的單方面、去性化想像——他們一定是純潔的、無罪的、弱小的、不能較計的;另一方面,他們對少女少年的迷戀,是對自己的自憐。他們將香港在他們手中淪喪的罪責,以「支持學生」的便宜方式贖還了。他們「支持學生」,用惡毒胡鬧的用詞「護女」,就當自己是盡了「公民社會」責任,就當自己爭取了甚麼。因為學生明星是未來的唯一希望,質疑周庭就是質疑學生,質疑學生就是質疑香港的未來。

韓連山這類人,香港有很多。這叫老而不死,是為賊也。「支持學生」,恰恰成為成年人一直以來怠惰、等運到、因循苟且的遮醜布。而韓連山和顧著自己光環名利的「偉大的學生」,其實也是一種人。

老年人,像陳祖為、陳健民,他們認定現實絕對無法改變,因此不支持任何真正的抗爭。他們的抗爭,是道德戲劇,是被人強姦的時候,不打算反抗,卻也在嘴頭抗議一下,即所謂佔中,以示自己貞烈,被強姦也不是甘心的;他們不准許民眾蒙面,不准許衝擊、佔領立法會、不准許擴大佔領,不是因為顧念政治運動本身,而是不希望事情收不了場,令他們在退休前最後一次「演出」染上污垢,那便沾污了他們一直建築的高尚道德形象。

夕陽世代想的,不是以後香港人的福祉,而是自己博得民主烈士的光環;台前的學生領袖,也像蔡東豪那類「佔中死士」一樣,每走一步,都機關算盡,光環掌聲要拿盡,危險的時候又走佬,局勢回穩的時候又馬上要出來接受公眾關注。喊一句「無畏無懼」,拿了名聲,但事實上當然做不到,退出的時候,不是萬千戀童癖人士出來大呼「加油、同情、理解」麼?這又是一次名聲。

之後又當甚麼事都沒發生過,又彈出,又彈入,自己不覺得羞恥嗎?也許根本不會。因為「學生領袖」做甚麼事情,都有政治戀童癖的夕陽世代維護,安慰她:「不用理那些『酸民』,妳已經做得好好,叔叔奀姑姑抱抱……」這些人根本沒有是非對錯的觀念,只要有鏡出,就行了。

希望韓連山不會也說我是「搏周庭一粲的年輕追求者」,這比起做糞堆蛆蟲是更大的侮辱,不要認為人人都像你們一樣戀童呀。你們買贖罪券,你們追星,你們戀童,不要說成了民主大業。你們想帶著民主烈士的美名入棺?

但歷史是正義的,你們偽善而自私的屍首,有一日會被拖出偽道德的棺材,在朝陽之下給挫骨揚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