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明報》讓座「報道」打壓無權一代 可恥的世代不正義

diu

世代戰爭一早來了,雨傘革命就是戰爭中的一場戰役,現在《明報》有膽開戰,無膽回應那篇鞭韃「年輕人不讓座」的報道,而是鬼鬼祟祟改文章,隱去本來標明的攝記名字。如果是理直氣壯,即管出來用「新聞自由」、「編輯自主」來擋,可《明報》就是不發一言;攝記影相,沒有錯,是「打份工」,報道不是他寫的,他只是去影配圖呀——幫明報說項的人,都彷彿有明報兩個字刻在額頭,一個模樣的兜兜轉轉、顧左右而言他。為甚麼不說這是新聞真相呀?為甚麼不說後生不讓座,尤關大眾利益呀?他們說話,永遠像哲學家,或者文化人,總在支節轉來轉去,他們以為大眾都是左膠或者天真大學生,會被他們兜兜到當問題不存在。

《明報》用強大的論述資源,借「調查」必定客觀,先有結論再求調查,製造片面而惡毒的「新聞」,製造對後生一輩甚至坐地鐵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明報》和被論述的一代,強弱懸殊,基本上就是後者被煮死,無仇報。就好像英美傳媒說伊朗是邪惡軸心,這就是真相,因為傳媒的勢力是論述的權力,「創造」真相的權力。

但每次《明報》做這種事,都有人護短。總之《明報》就沒錯,《記者》永遠沒錯。因為這些「傳媒人」就像文化人一樣,用鼻子看人,睥睨眾生。新聞人的self righteousness,從他們在學院時已經開始。做記者?伸張正義,報道真相,我知得多過一般人。記者極易養成傲慢自大的習氣,在新聞自由、第四權的光環下,他就成了正義的化身,就像教哲學的以為自己就是邏輯一樣。

所以《明報》的人,或者做傳媒的人,想著一句「網絡廢青無理取鬧」,就不用面對他們只是高牆一部份的真相。事實上主流傳媒最關心的就是記協酒會,跟政商名人名人飯局,拿政界的交情,自然是以「報道」交換。編輯好記者好攝記好,在一個已經設定的議題(Agenda)下,無論如何,都是高牆的一塊磚。但他們最可憎的是甚麼呀。他們不承認﹗自己明明是高牆,卻扮雞蛋。《明報》如何投共,如何幫高牆粉飾太平,如何向無權者抽刃,他們都只會象徵式反對兩句,然後繼續「留在體制內抗爭」,今個月又出糧喇。

為甚麼《明報》是向無權者抽刃?後生一輩在過甚麼鬼活?大學學歷出來搵萬零,還學費俾家用,做到隻狗一樣,想坐一陣,正當到不得了。那些批評的人,分分鐘是退休人士、食政府長糧、是每個月收租的小地主階級。中老年人,有報紙護航,年年鬧批評廢青,有強大的道德優勢。這中間是甚麼呢?是殺子的世代不正義。

而最常抽刃的,是偽君子。然後中學生在學校拿到這些「優質讀物」,知道自己一代人是如此不濟,他們很小就得到馴服和奴性——知道要順服上一代。《明報》做的事,等如賣白粉,毒害下一代。但賣白粉的尚且知道自己是傷天害利不准人提,《明報》會跟你說,我們做的是大報,是優質新聞,不是「小報」,不要拿《一百毛》跟我們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