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賊報《明報》——香港中產的道德書本 翻開頁頁都是殺子

4bbf3f13b2e58

今時今日《明報》,也要靠批鬥香港後生一代不讓座來衝click數。上一代「知識份子」看的《明報》,除了政治上不停幫香港人打毒針,散播香港中產、教育界、文化界、政界所喜愛的馴服和犬儒,也經營殺子的事業。

行將就木的紙媒,靠敵視抹黑後生一輩來取得中老年人的認同,好折墮,好核突,但也是物理的必然。《經濟日報》是如此,《晴報》又是如此,每年夏天,就訪問周綺萍,批評大學生水平低,潛台詞就是老闆壓價都有輿論基礎。這是經濟的,而政治是經濟的上層建築。《蘋果》和《明報》之流,則是政治的殺子,靠扼殺新思潮和下一代來換取自己過期的光輝。看這些報紙的是甚麼人?是前途談判,默不作聲的港豬、有事走人移民的離地中產、關心讓座永遠多過黑警打人的德之賊?是一邊拿著外國護照,一邊叫香港人要愛國,不能抵抗「同胞」入侵的愛國大中華膠。

報紙背後的泛民主派,是論資排輩的集團。蔡東豪行山之前,幫劉慧卿護航,是反問,批評她的人,有沒有資格寫一篇文章登在《遠東經濟評論》呢?問的就是,你有沒有江湖地位?反國教的時候,社運賊佔據的大台,你想加入絕食,八十後陳鑑林會問,你是甚麼江湖地位?入面絕食的個個都有名有光環。這些人組成了明報、蘋果之類的題材、供稿人,也成為它們的讀者。

陳健民面對台下的聽眾質問他在雨傘革命期間多次維穩、阻止民眾「失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香港中產和高級中產,口口聲聲講價值、願景、理性,好像一本厚厚的字典,但我一打開來看,看見頁頁都是吃人,頁頁都是殺子。

中產講道德,沉迷儀式和各種形式的贖罪券,因為他們吃了同濟,其他人成為藍領、勞動人、低下層,而他們上流,所以他們要到教堂懺悔,懺悔之後繼續作惡。殺人加上殺子,永固其世代霸權,政、經合一,是藍絲還是黃絲,又有甚麼分別呢?一天不死,一天都要掌權,除非你奪走他的權。到了緊要關頭,他們那層貌似開明的畫皮就溶掉,叫你退場,叫你回家,叫你交出全盤論述。

為甚麼不讓座,就像陳健民質問政治異議者,你有沒有做xxxxx的全盤論述給我檢閱?這就像周保松說,你們食飯做愛,有沒有經過道德證成?其實繁殖也不是不證自明的,你交出證成沒有?開藥房、做中國生意的,明明是利益,嘴裡說的是反對排外。內裡的除了吃人,就是殺子。要是你想過好日子,你就像黃之鋒一樣識撈。他看素人就不屑一顧,李卓人到場就打全套招呼。

為甚麼金鐘之後要開出旺角,為甚麼我們不讓這個座,殺子的老人,早就為「虐老」賦予了反抗意義。不搗毀,不能活命。你死當然好過我死。沒有中道,因為對方是一班掌握一切有形無形權力,甚至傳媒力量的一代。他說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真相由他們說了算,但翻開道德的書本,裡面全是他人的血肉。

這個位置,讓了有道德,但沒活命。就像建設民主中國,你會有虛名,但自己先要死。要活命的人,就要爭到底。老人為甚麼要殺子呢?不為甚麼,正如兒子反抗,也不為甚麼,生命和求權力的意志如此要求。一棵樹被斬頭,被水泥封死,它也會繼續生長,衝破規限它主體的外物。他們殘酷,我們野蠻,本能使然,無關甚麼價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