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想像中的悲壯

5517922985_f371f0f32a_b

因為《羅生門》,香港人好像都變得好深情。聽講還有人聽到一腔淚流。為甚麼?他們說,新歌破壞了十年前那個深情的故事。這十年來,不知多少痴男怨女在K房唱過這歌,你最近還好嗎。

愛一個人十年,得不到而又不忘記,是不現實的,誇張了的戲劇化。好像武俠小說,十幾廿年為了報一個仇,苦練絕世武功云云。事實上愛一個人和恨一個人,都不可能那麼長久。香港人聽著這歌,用一貫的驗屍官態度檢閱歌詞,甚至二次創作一個一個愛情故事出來,這不是很變態嗎?彷彿每一個人都有這麼長情和瘋魔。

其實我們一向把自己想得太深情。正如經歷過雨傘革命的黃絲帶民眾,也把自己想得比現實波瀾壯闊。事實上我們都沒那麼神聖,一件事可以想十年,是因為得不到。如果得到了,有一日就要厭。如果林夕在二丁目等到黃耀明,也許就不會寫《再見二丁目》,不會有《富士山下》,不會問「如果你知我苦衷」。

如果愛一個人十年都不放棄,不忘記,那是值得對方說一句「痴漢!」的,這就是謝安琪聲演的現實使者,去跟那些十年來沉溺又快活過的K場顧客講,醒醒吧,甚麼也得不到,還不放棄,只是因為過不了自己那一關,而不是因為迷戀能有多驚天動地。

為甚麼有人會說民主回歸,情深款款的說建設民主中國,有千般的道德理由?因為知道「回歸」成了定局,唯有將自己粉飾得比現實壯烈,我們是垂範中國,幫助中國向前。這個童話故事好好sell,sell了三十年;就像你想出書,不免要寫些「深情體」。

例如我在網上看到一篇文,題為《我只想成為你第一個想起的前度》。我常覺得,人太多無用的感情,太多形而上的幻想。既然沒有了,記不記得又有甚麼意思呢?不記得更好,在街上碰見也不用說甚麼,各不相礙,相忘於江湖,最清淨。每年不用去維園唱K懺經,K房烏燈黑火,重覆的也只是一次一次自作自受的故作深情。

圖片來源:photosteve10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