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民運蛇精男的優雅

snake

最近中國有個叫蛇精男的紅人,臉整容,眼大大,好像妖怪一樣。他上真人騷,言論好像很大膽,在網上也是搔首弄姿,連臉書也翻牆要上,要所有人看見他的高調。他擺明是搏出位,越姣越妖,你們罵,你們轉,你們討論,他就紅了。

我主要不是想講蛇精男。過去的天安門也有一個民運蛇精男王丹。這個因為六四而流亡的中國人,得到台灣收留,同期的同學有從商的,也有信主悔改的,只有王丹還樂於以「六四前學生領袖」的身份,在鏡頭前後擾擾攘攘。

這人也是政治戀童,好為人師,明明六四有份在他的手裡賠了夫人又折兵,而獨活的王丹,卻不羞於重覆這段故事,好像蛇精男一樣自拍,露出一雙扭動著的屁股。王丹喜歡做民運導師,將自己的民運經驗教予台灣人;香港出了一個黃之鋒,王丹也急不及待見面交流,拍照留念。

最近台灣學生奮起反對中國中心史觀的歷史課程,他又走出來說收到一個中國高中生的訊息:

台灣的高中生為了課綱微調的事情奮起抗爭的時候,我收到一封來自中國大陸的一名高中生的短信,他說:

“hi,你好,我从去年知道你后,我有很多感慨,我是大陆高中生,我非常钦佩你们的行为,您和吾尔开希老师都是勇士,而且你们保持了优雅的姿态,你们并没有用“共匪”,“灭共”等词。我相信总有一天你和那些勇士会得到平反。——永远都钦佩你们的高中生。”

高中生是個什麼概念呢?我覺得很簡單:從生命週期上講,他們,就是未來。

從台灣到中國大陸,從這些高中生身上,我看到的,就是未來。因此,對於未來,我沒有任何悲觀的理由。

cm

王丹肯定覺得自己和整個中國的公民在優雅的抗爭。就像香港爆發雨傘革命,王丹也在台灣舉一把黃傘拍照。王丹以及他在台灣的社運徒弟,以及香港的泛民主派,也都很追求優雅。

「共匪」、「滅共」,為甚麼會令這個中國學生和王丹感到不優雅呢?因為台灣學生反對的,不是甚麼語焉不詳的「洗腦教育」,而是中國史觀!他們反對國民黨的課程淡化台灣的四百年主體,淡化日治時代、淡化二二八、反對將台灣塞入國民黨的中國編年年。這個核心,王丹當然不會多談。因為台灣人有人反對中國史觀,王丹和很多中國人都會覺得感情受傷害。

王丹之流高筆舉的,是一種沒有排斥性的抗爭,一種沒有敵人的浪漫抗爭風情。就好像香港的黃絲在喊我要真普選,「我沒有敵人」;一些青年「本土」政團,也是不想排斥中國人的。就好像你們看見蛇精男永遠在笑,何式凝永遠在笑;鄧小樺說,她是一個貴族。他們追求的是優雅。

文藝活動,優雅;唱歌是優雅;沙龍是優雅,裡面像吹氣肥鴨一樣,是空氣,空的。優雅一旦沒了,他們空無一物的本質就會被揭露。撞碎了玻璃,弄哭小女孩,都不優雅,因為姿態和行動面前,只能失語。所以優雅者要反對行動者!因為優雅是姿態,行動要流汗、流血,不優雅,所以龍和道升級那一晚,大部份人在三邊高處看著,就這樣看著,甚麼也沒做。

蛇精男應該很享受自己幕前的姣婆形像,王丹也總是花枝招展的出現,自我的享受,優雅的發著姣。幸好台灣的中學生不全認識王丹,不然他們也會把社運當作發姣的場所,自己食一啖飯飲一啖菜,都要顧及對岸十三億人的脆弱感情﹐都要團結來「幫」中國民主化,無形中就優雅的維了穩。

敢於與全世界對立,獨爭取自己的權利,是滿身血汗的主人;致力於大局和諧,只操心別人的禍福和權利,不談自己,準不會得罪人,不過一世都是身姿優雅的奴隸。優雅是甚麼呢?有個前社運中人這樣鋪陳描述自己抽煙:「環島男生問我為何要抽菸,我說就讓時間靜止。」人類可能是地球唯一一種可以對自己「日J夜J」的動物,對,這就是對優雅和浪漫。

11251881_852492201524438_9013314446932796027_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