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援文化人不是寄生蟲

公家資助藝術家和文化事業,本無不可,甚至是好多大師得以成材的關鍵。在公家形成之前,有錢佬或者闊太都會資助他們欣賞的藝術家、哲學家,貝多芬就有一堆公爵、親王課金贊助,有時他為了生計也要去教貴族家庭的子弟千金。這真的沒甚麼,你冇理由叫貝多芬做M記儲錢買鋼琴、去自資出版作品。

香港政府撥一筆錢給藝發局,藝發局去支持一些小眾文學,使得香港出版業不會只剩下鄺俊宇,這也很好,但香港文藝界被人批評為文化綜援,不是因為綜援養懶人,而是養了惡人出來。有些香港文化人拿了資助,越食越肥,不是埋首文藝創作好作品,開始擺起文壇前輩的款,用公家的資助,糾結一班學養品德俱無的狐朋狗黨,為了長期壟斷「文壇」,壟斷資助,就千方百計打壓異己和後來者。

說他們是寄生蟲,侮辱了寄生蟲。寄生蟲消極地寄生,對大局反而沒甚麼影響。綜援文化人是細菌,是病毒,有害的,他們是很積極地黨同伐異、打壓異己的。

其實這些文化人,有甚麼了不起呢?只是朝中有人,用個好聽名目領了資助,就一副位已上的模樣,要人在文壇消失、用朋黨耳語抹黑別人是共產黨,不要跟誰誰誰合作。這些文化人臉上總是一對白鴿眼,誰都看不起。如果他們是本身有料到,用自己的方法獲得成功,那麼恃才傲物,都是有料撐得起。

但他們卻不是有甚麼能力,只是拿政府的錢,就擺起一個文化界菁英的模樣,橫行霸道。拿了錢就老實搞文藝,但這些人又往往去搞社運,搞政治,口口聲聲說,你們不懂理論,不懂政治,但他們的了不起,就是不斷支取他們聲稱反對的「政權」的錢,一邊扮反對。

明明是建制,又扮支流,拿政府的錢,卻又裝作社運先鋒八十後導師。Out啦。其實這班文化人只是撈家,跟蔡東豪那班與中國有生意往來,又要扮民主鬥士的人一樣。

拿政府錢,沒問題啊,但妓女不要想拿貞節牌坊,去了行山就不要想做民主良心。最慘的是,這些實實在在拿政府資助的人,又會指控自己不喜歡的人「收共產黨錢」,證據倒是拿不出來的。

這班文化撈家要搞社運,對政府是有功能的。以利羈之,自然不會搞出事,到時到候就有階段勝利,到時再候就有人表決拆鐵馬,這些都是經濟來源可以解釋的。

其實文化撈家做資本主義體制的化妝師,不是不行的,文化和藝術多多少少就是意識形態教育,但做人最緊要老實,不要把自己講到好偉大,好正義,好有權威,就安安分分做極權的脂粉,不要時時都裝出個為香港勞心勞力的模樣,很矯情,很蔡東豪,更不要以為自己在「社運」有甚麼位置。

勤勤懇懇寫字的人,都因這些不務正業表裡不一的垃圾而蒙羞。這些嘴臉看得多,你就知道,屁股決定腦袋、朋黨決定立場。拿了資助,就識得「文學」是甚麼,別人說甚麼都是行外人。這些人真心愛文學嗎?文學只是他們黨同伐異、自我吹捧的工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