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糖夫人信箱】我和一個有婦之夫維持了一年關係

代糖夫人你好:

我和一個有婦之夫維持了一年關係,日子愈久愈發現離開不了他,開始想佔有他。他覺得我能給他治療與緩解,但我聽起來就跟甜品分別不大,問題就在於,我不想只當甜品。我從來都不相信一夫一妻婚姻,他卻有令我有強烈成家立室的願望。我還是別發夢了,對嗎?

Kate

*******

Kate:

夫人我發現,香港地唔少女仔都同有婦之夫有過插曲。我覺得呢個唔係道德問題,而是供求問題。香港既女仔真係好desperate,一街男人,但係扣除老既、肥既、醜既、性無能既、悶既,終於俾你搵到個思想溝通到、外型接受到既,吖原來最後發現佢係基既,好似所有正常、有品味、未放棄自己既男人,都係基既。

個個機會都唔屬於自己的,又的確好L desperate既。遇到個岩既,即使佢有老婆都好,都食住先啦。好多女仔都係咁,夫人我係好理解。男人就唔同喇。對男人黎講,果個係咪最好,唔係最重要既,最重要係「fuckability」——即係可屌性,容唔容易食到咁解。你俾十條女一個男人,個男人都梗係會覺得某一兩個特別好啦,人識審美架嘛。但你俾其餘果啲佢,佢都會食住先﹗

女人就執著食得好,男人就關心有冇得食。所以你對佢係咪甜品,又使咩深究呢。甜品同正餐,對男人黎講都係一餐者,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喎。唔通持有一紙婚書既係你,你就認為不會出現另一個kate嗎?

至於你話想擁有佢,有結婚既衝動。佢就好似一間房咁,你可以住入去,但你只係租,只係借;你又以為呢間房係屬於佢老婆?都唔係,每個人都只係屬於自己。你點擁有一個人呢?有個古希臘佬講過,「人唔可以行入條河兩次」。我企係一條河裡面,水不斷流,咁我仲係咪企係同一條河裡面?

你同個男人扑野,佢射左之後,係咪同一個佢?可能已經唔係架喇,至於佢個情緒會一下由動物變成聖人。人係不斷變幻既,你下一秒擁有既已經係另一個人,你點擁有啊?

至於你點忘記呢個人呢?你咪去搵其他男人扑下野、談下情,移下情囉。女人要搵呢啲,容易過男人好多人,你做多啲運動,做足安全措施,做到精疲力竭、做到悶,你就知道咩係樂空不二,無所謂邊個咁特別,出到街又係一街男人?你呢一秒掛住佢,下一秒你已經唔再係同一個你,你好快就放得開佢架喇。

祝 早日康復
代糖夫人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