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則奮或者蔡子強之流,不如返去評論「梁振英管治真係好失敗」啦

港大公投退聯成功,學運小圈子輸打贏要,除了又說有人退出學聯,就會令共產黨最開心;但黎則奮一把年紀,也說這樣的話,他說港大有很多大陸學生,所以只要一動員,就可以令港大退聯成功。言下之意,黎則奮就跟劉山青一樣,在說退聯是中共策劃。

退聯就會令中共得益;就像佔領運動爆發之後,中共的爪牙、街頭的阿伯也會搖頭晃腦的說:你們搞亂香港,中國不團結,美國佬最開心。

親共阿伯不會接受佔領民眾是真心獨立的要求香港要有民主,要革故、要自主;黎則奮也似乎認為,港大退出學聯,不是學生彰顯了求變之民意,一切是共產黨從中作梗。

親共叔父和民主叔父

親共叔父總是在說,六四是美國中情局在北京搞的政變。親共叔父和民主叔父,同樣以為自己看透了世事,看不見除了中共和美帝默默工作之外,人民有它的力量。就像六四,就算美國中情局有參與、有煽風點火,中國會爆發八九民運,是有其自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經濟問題、雙軌問題、隨市場化來到的貪腐問題——就算「外國勢力」有所參與,一場政治運動是有其客觀的社會民意基礎,斷不可以反智地簡化為只是「外國勢力興風作浪」就可以搞得風風火火。

正如學界退出學聯,都有其實在的民意基礎,有明顯的意識形態轉變可窮。自翊宣講「政治經濟學」的黎則奮,卻將民意的呼聲,一棍打成「中共的勝利」,侮辱所有投票支持退聯的學生,無視其基於自由意志和自由思想的智性決定;為了批評「本土派」,反智地泛泛其談,將中共看作萬能,能夠操控一切,學生那一票背後代表甚麼,不談。這當然不是本土派的勝利,這是學生和獨立精神的勝利——僅此而已。

否定群眾,源於脫離群眾。蔡子強和黎則奮一樣,直說港大退聯、分散力量,北京最高興。他們都是學界老鬼,與泛民黎智英千絲萬縷,眼中只有利益派系,而看不見底層老少人心思變,所以一切都是中共策劃,別無其他原因。

民主叔父輩將學聯當作反共,阻礙學聯就是阻礙反共。我又想,學聯有多反共?

學聯有多反共?

民眾醞釀十月一號去金紫荊廣場示威,一個自稱學聯成員的女子阻礙行動者,高呼這樣「不尊重國家」,有多反共?

十月二日,學聯曾經向政府給出最後通牒,說要梁振英出來面對佔領群眾,之後又是不了了之,講過就算數,有多反共?十一月八號,金鐘行動者搬鐵馬要堵路,「大台」阻人上台解釋,學聯中人又屌埋一份,有多反共?

民眾士氣低落,岑敖暉質問群眾「有沒有金主買軍火」、「有沒有坐五十年監和死的準備」,有多反共?

十一月廿四日,學聯遊行至政府總部,要求政府回應超齡子女來港團聚政策,不拒殖民,有多反共?

這就是學聯在雨傘革命的「功績」,還有學聯公司四個董事長年控制董事會和資金的問題(而我基本上看不到有人回應這點),這就是學界醞釀退聯的「客觀條件」。

學聯是否惡過黑社會?

無視群眾、脫離群眾、死抱著支聯會、教協、民主黨等黨派利益(學聯公司董事就是來自這些組織)不放,所以死捧學聯,訴諸迷信和二元敵我的意識形態,這基本上就是反智。一些普通的社運圈為了利益而講,是人性惡劣一面。而學運老鬼和教授人馬都在說這些歪理,無視客觀條件,一味抹黑異見,枉這些「泛民中人」一天到晚譴責中共在滅聲、在排擠異見。老實說,你們也是一樣可恥。

退聯就退聯,學聯是甚麼天皇老子,學生會就合該要入學聯?黑社會都尚且不是老豆入會等於兒子自動入會,學聯豈不是比黑社會更專制?可憐大學生一生來就是學聯人,想退就是外部勢力、不懷好意、要瓦解阿公,連獨善其身都不可以,一定要進入學聯然後拿龍頭棍改變它才行?怪不得那麼多人用「要進入共產黨改變共產黨」來作為投共理由﹗

夕陽和朝陽

黎則奮的政治經濟學,就是如此脫離群眾、脫離現實。人老了,不是罪,脫節也是尋常,但有些老人會更新自己,有些卻恃著有地位,資格老,天人五衰也窮風流,總愛做萬事通,甚麼都來預測一下,甚麼都要講兩句。跟泛民權貴和有錢佬打交道收風交際,會令人有地位、有地盤,不過不會令人明智;現在這些搖頭晃腦「XXX最高興」的人,不知道與幾多個佔領區街上的年輕人和社運素人談過,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跟退聯關注組的學生談過一句話。

泛民自欺欺人以為自己是在野,但其實他們早就是權貴,不過並非處於權貴核心罷了。社會的下層、社會的大多數,究竟在經歷甚麼變化,不是你們追得上的。黎則奮或者蔡子強,不如回去評論「梁振英管治真係好失敗」之類啦,獻醜不如藏拙。夕陽怎麼看得清朝陽的模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