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走私賊,是誰的錯?如何矯治?

中國敗壞,禍延香港。走私賊遍地,驚擾百姓、癱瘓公共運輸。旺角、沙田、尖沙咀、銅鑼灣、屯門,全部淪陷。大陸人拖喼、推車、背囊,香港變成垃圾港、走私港,是誰的錯?有人高呼,錯在政府,取消一簽多行就行﹗這話說得很對,也很廉價。這些溫和、住在走私區域以外的乾淨人士,瞪著一雙白鴿眼,看不起今日去屯門示威的人。

衣袖乾淨的高呼取消一簽多行,以及看似無定向、混亂的示威行動,誰可以改變現實?答案是後者。香港一早就已經是無政府狀態,警察是一班人面獸心的特務兵,香港遍地走私賊,過年前更變成人間地獄。警察有管過嗎?上水屯門的街道馬路全是紙皮,有食環署警署告任何人阻街嗎?沒有。為甚麼呢?

因為香港受苦,中國人最高興。中國權貴吃的「特供」食物在哪裡來?之前中聯辦的王光亞也很老實的說,自己的孫女也是吃「水貨奶粉」。你的水貨是怎樣來的呢?就是靠大陸人來香港走私得來的。

港共政府是服侍中國權貴的境外殖民政權,你們本土人仆街,不只是中國的權貴有好處;中國的中產蝗B食到香港奶粉,父母對社會就沒那麼多怨氣,繼續享受盛世了,你們說港共有甚麼理由秉公辦理?最好全個警隊都去護送走私賊,走私賊為中國上下權貴貢獻非凡,港共政府又怎會動他們一分毫毛?

香港人乖乖的叫嚷一簽多行、對準源頭,香港人只會繼續受苦下去。為甚麼要針對一個一個的走私賊、為甚麼要不打鱷魚打蝦毛?答曰:因為你只能從蝦毛開始打起。

日本仔打到來,你當然是打日本仔,難道一下就說要去東京打天皇才叫正本清源?示威者就是要將走私賊製造的社會不安挖出來、激化它;人民要發出怒哮,製造社會衝突,以威脅走私賊,去威脅整個中國的走私經濟,去將本地的走私賊生意(例如藥房)的安全風險和成本提高,搞到人人都怨聲載道,將公共秩序崩潰的事實抖出來,事情才會轉動,才會迫出像限奶令一類的改變——我們本土人不快樂,你們走私賊和做賣港生意的,也不要想快樂,不要妄想可以高枕無憂。

為甚麼只有我們一般市民要承受這種畸型經濟的社會成本呢?本土人不高興,你們也休想高興。

做藥房生意,是可以的﹐所謂悶聲發大財。自由市場,就是你不犯法,賺錢方法如何仆街,都是合法。但萬般仁義道德的話,就不要說了。一邊做藥房生意,一邊說為服務人民,騙得了誰?妓院老闆心血來潮要宣揚守貞、肉商勸人食素、甚至地產財閥立佛寺、建佛像,也可能是有幾分善心的,都好過一邊發境外財,一邊做本地人的政治生意。

做藥房生意,被人批評、招惹示威,禍去禍來皆自招,這種資本家憑甚麼惱羞成怒?難道這些人受得吹捧太多,不知道自己已經巢哂皮,早已經不是新鮮蘿蔔皮?

(圖片來源:Ah Lo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