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是要軍火的?——黃之鋒 你錯了

香港人對「革命」一詞有心魔。不只是學聯的岑敖暉。聽說黃之鋒也來講這一切不是「革命」。在陶君行的網台節目上,他質問高舉革命旗幟的民眾

「(你們)是否自覺真的在搞革命?你又不是有本錢買軍火, 革命是要軍火的。香港連槍也買不到,搞甚麼武力革命?你又何來金主買軍火? 你沒有一個死的心理準備,就不要說自己在搞革命。」

講一點常識和事實。2010至2011年,突尼斯爆發「茉莉花革命」,沒有軍火;突尼斯人革命的手段是示威、罷工、放火、洗掠政府建築物、暴動、公民抗命等等;蘇聯崩潰的時候,東歐的示威民眾也不見得有「金主」。「革命」這個字,是基於民眾起事,乃追求政治制度的變革,而不是單純換個領袖、換個皇帝;在它的過程中,有沒有軍火,並不影響一場行動是否「革命」。

敢情是有軍火的革命,半個世界的共產主義革命、孫文的武裝起義,都有軍火,但這樣不代表「使用軍火的才是革命」;因為東歐的顏色革命、南韓的四一九革命,都沒有民眾找金主、買軍火,反而是多有被政府以軍火鎮壓,這些事件最後都被稱呼為「革命」。

雨傘革命,爭取雙普選,此即會終結由港英時代總督行政主導開始的威權時代,難道不是革命?黃之鋒膚淺地將革命當成軍事政變,是將歷史的一部份當成歷史的全部,將軍火視為革命的必要條件,無視事實。你用的方法是公民抗命還是軍火,都不影響真正的普選和民主,將為香港帶來革命性的影響。

除非你說,928以來的事情,並不是為了爭取這樣一個革命性的改變,而是只為證實你做過事、可以向自己交代,或者只是為了搭個大台,看周永康和岑敖暉兩個偽基的HEHE表演?用甚麼名號,不是像黃之鋒說的「嗌得勁啲」與否的問題,而是你打著甚麼幟熾,表達了你追求甚麼目標。警棍都會打死人,難道說「雨傘運動」就不用有死的準備?按黃之鋒的說法,雨傘運動就很安全了?就不會有人因為塗鴉也被踢入女童院?一棍打死「革命」,堅持是「運動」,就可以「釋出善意」?(黃之鋒的親密戰友黎汶洛在清場前還說過要搬走障礙物向清場者釋出善意云云)

黃之鋒這番說話,令人想起永續社運圈一些人面對異見時,總會大喊「咁叻你又唔買軍火上獅子山打遊擊」;何俊仁在《明報》說過,中國發生北京六四屠殺之後,香港百萬人遊行,當時有意見說要用市民的捐款買軍火、擠提中資銀行,當時是司徒華「強烈壓下」這些意見,「要守香港作為爭取中國民主的大後方,不要以為有錢有群眾就天下無敵」;真有金主,心繫中國的中國民主派也不會買;有槍也會自動投降。

黃之鋒無非在說,雨傘革命要散場,搞些門面的「傘落社區」,是沒辦法之中的辦法,因為實在沒有軍火,行動是升不了級的。

這只是受泛民強烈影響的學生組織沒有「擴闊對升級的想像」。在升級和武裝起義之間,還是有很大討論空間。「茉莉花革命」沒有軍火,負隅頑抗,卻沒有階段性勝利,分別只是心態罷了。

黃之鋒的「革命軍火論」,聽起來更像是為金鐘大台不斷錯過升級時機說項。將抗爭一下子提升到「要有死的準備」,然後令金鐘大台多次阻礙民眾不涉軍火的升級行動(鐵馬事件、大台阻止異見者上台、孤立立法會衝擊者、11月尾的假升級行動等等)看起來很合理。金鐘黃絲聽之鋒這樣說,就會點頭稱是「是啊,我們沒軍火,還是不要搞了,還是登記做選民好」,之後的問責和壓力都不會有了。

又記得劉慧卿說過何俊仁最愛國,自己也不是對抗中共,因為她沒有「買軍火及飛機大炮隊冧共產黨」。其實金鐘大台、岑敖暉、黃之鋒,說來說去,都只是想說,爭取普選,不是反共;命運自主,不是港獨;一切秋後算帳,不要記在學生領袖的頭上,是不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