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總是在微笑

圖片來源

我發覺港英時代的政務官菁英,都是一個氣質的。許仕仁、曾蔭權、曾俊華之類。曾蔭權也被揭發很刻薄、很縮骨、貪小便宜,即將離任的時候被報紙大肆批評為貪曾,梁振英上台初期,仍不斷鞭屍;曾蔭權的心胸狹窄,溢於言表,在議會上議員多鬧幾句,他就爆粗:我唔會同你「狗噏辯論」。

許仕仁,身陷監牢。他生活奢靡、愛玩情婦玩黑膠玩音響;但又樂善好施,有傳統社會賢達的另一面。這些前朝菁英,在新時代受到程度不一的打擊,露出人性的陰影。但正是這些缺陷,使他們看起來有個人的樣子,看來沒那麼可怕,不是一台只有黨性的機器。

一個愛享受、好名、好色的男人,畢竟還是有弱點的。至於中國政權從古至今,都是崇尚那種非人味很重的聖君賢王。聖人襌讓、三皇五帝,一直到君主制崩潰,共產主義在中國,還是很有道德主義的中國特色。為人民服務、領袖叫「書記」,幫人民做文書紀錄而已;雷鋒愛人民愛主席愛黨愛國家,全是無慾無求,一心為國為民的樣板人。

梁振英在中國的政治圈泡了很多酒會,不只說話文字全是北京風格,連一張臉都是那麼缺乏人味。你如何當面侮辱、擲杯、抗議,他都是是那張微笑的臉,說會根據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決定辦事。他從不在鏡頭前發老脾,這些鏡頭看多了,還給人一種錯覺,仿佛反對聲音越響,他臉上的笑容就越深。

旺角彌敦道有很多金鋪,你會看見陳慧琳賣廣告,她的形象永遠是那麼乾淨和高貴,從來也沒有太難聽的新聞,因為她的家景好、出身好,根本不用夾新聞搏出位;另一種是周秀娜那一類,無背景、競爭大,總之負面新聞都是好新聞;coffee殘廁gathering被傳媒斷正,反而人氣急升。

現在的人不需要玉女,你來得有肉有肉,反而覺得明買明賣,直截了當。君子最後總會被揭發是偽君子。網絡上不斷有人印證這個道理。形象深情感性的男作家,被揭發跟同一個圈子的人北上召妓、欺騙女子感情、分享女網友床照,君子最終被揭發是偽君子,常有發生;反而經常轉發性感照的,好色不到去哪裡去的。

當然,裝作聖君賢王的,都是凡夫俗子,背後都是一樣。只是大權在握,就沒人敢踢爆。好像坑渠油的新聞一定查不下去一樣。梁振英和五千萬的關係、薄熙來又幾多個情婦、許仕仁一包就七百萬,都隨著其實然失勢而道德忽然有虧。

中國模式,是形式大於實質;近代歐洲民族國家的,是海盜自由至上、自由工匠的實際精神加上耶教道德。看萬曆十五年,就會知道滿朝上下都是一班矯情的賤人,下場就是亡國,被現實主義的敵人所殲滅。六國陷於秦、華夏敗於夷狄、漢人被蒙古滿清殖民、共產主義劣於資本主義——前者共有程度不一、一套崇尚矯飾的禮制組織,一遇到體制簡單的對手挑戰,就兵敗如山倒。

歐洲都有這一套但對偽君子沒那麼迷戀。意大利有貝魯斯科尼、法國有薩爾科齊,結過兩次婚,第三次的老婆是高調名模Carla Bruni,在時裝界紅到不得了,之後還出唱片、搞音樂,不時有狂風浪諜,不是傳統的第一夫人賢內助;克林頓在白宮偷情,各種醜聞也不少,不過美國人還是挺喜歡他,因為他們在食花生的同時,也不忘記那十年是美國的好日子。在耶教道德觀,他是有虧,但是他符合海盜的自由性格、滿足了工匠的實際作風——做到野,始終有一點牙力——在歐美。

梁振英有甚麼政績,我們不會記得,但他總是在微笑,在講官腔。中國的政治風氣,從這一點可以看見全面進駐香港。曾蔭權當年在議會鬧「狗噏辯論」,現在想來也是一種官場中的人性,令人懷緬。武俠小說裡面,就算同樣是英雄,令狐沖、楊過,這些充滿弱點的英雄,還是比較可愛;郭靖只有國家,是一個紙板人。

這種專注,反轉過來,就是只有權慾、只有天下第一的東方不敗。人無癖不可與交,表面裡面太乾淨的人,問題更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