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革革你老母咩

1月18號,黃之鋒貼了一張2015公眾假期表改圖,認為9月28日應改成「遮打革命紀念」。革命?黃之鋒在陶君行那個網台明明說過,應該叫雨傘運動,而不宜叫革命,因為革命要軍火,你們香港人又沒有死的準備。

黃之鋒對革命的理解,貽笑大方,但光環大、名字響,是不用讀書的。既然黃之鋒和他的學聯同路人早就否定了革命,向中共隔空表明了不是造反的心跡,為甚麼現在黃之金又會拋出個「遮打革命」?想來想去,都不理解這個醒目仔為何如此一時一樣。(最後他可能說,這張圖不是他做,他只是分享。你知道黃之鋒最喜歡沉默轉發他認同的status,你批評的時候他就有位置轉圜,不說話即是不表態。)

圖片發出之後,一批網民走去質問他,將他與陶君行相談甚歡時的對話原文筆錄出來。這個革不革命的問題,黃之鋒到今日也沒再說過。不過也許是光環大,早就有不求甚解的黃絲基本盤,作為最大粒的社運明星,根本不用回應這一小撮認真的少數派。他回應一句「我由頭都尾都無話係紀念」,又引起哄堂大笑。周年紀念不是紀念,怪不得竊書也不是偷了,網絡上當然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泛民和小泛民政客要將928化成節行、搞周年遊行、出書、搞行為藝術,我都是不出奇的。泛民不也是消費六四屠殺而混了廿年風山水起嗎?以黃絲的民智,黃之鋒打算消費失敗革命再多廿年,又有甚麼出奇?

為何一時運動,一時革命?政客絕對沒有一時寫錯,沒有無心之失的。黃之鋒的千變萬化,是出於其政客本質。在甚麼場合就說甚麼話。在懷憂喪志、想為廿年失敗找下台階的泛民的地方(即陶君行那個網台),就自然對鬼講鬼話,講泛民勢力愛聽的;在台上,對黃絲講的又是另一套空洞話。岑敖暉黃之鋒會不會在台上痛鬧黃絲,質問他們「有沒有金主買軍火」、「有沒有坐五十年監和死的準備」?不會。因為台下的黃絲,全是他們的客。

一個如此面面俱圓的政客,你可以想象他們與泛民的「uncle」嬸嬸開會「共謀大事」的時候,又會是如何一個投其所好的模樣。鎂光燈和盲崇,可以將一個人毀到甚麼地步?聽說Gem得罪了全港傳媒,但又如何呢?她別有主顧。正如革命好運動好,黃絲應該不會太在意,他們只在乎暉暉豬的假基表演,在意的人,不是新世代泛民的顧客。多講兩句,矯情的人更會反問:「成日鬧,真係有用?」你們真的不要以為香港有甚麼政治,香港只有追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