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黃絲帶」是低B的代名詞

yellow

藍絲帶貪戀秩序、膜拜權力;黃絲帶認為自己比藍絲帶高尚、比藍絲帶開明,自覺行走於正道,真是可笑。黃絲帶貪戀金鐘佔領區的秩序、無人升級的安定,而且同樣膜拜大台上的社運明星和組纖權力。兩者之盲從,同出一轍,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從928到金鐘清場,批評雙學泛民金鐘大台的雜音,到近期的學生會脫聯討論,一直沒有停過。黃絲護主心切,通常都會搶著回應:

例一:人地貢獻左好多架﹗
例一之二:人地貢獻左好多架﹗+(咁你又做過/到啲咩呀﹗)

例二:鬧「同路人」,破壞團結﹗
例二之各種形態:破壤團結,就咩都做唔到﹗
例二之各種形態(二):破壞團結,邊個最開心?,

例三:中共就最想你衝擊,你衝擊佢就有藉口鎮壓﹗
例三之萬能Key形態:中共就最想你XX,你xx佢就有藉口yy﹗

例四:人地學生黎架咋,做咩要咁話人?
例四之一:你好似人地十幾歲果時有冇領導過咁大場運動呀?
例四之二:佢地已經好辛苦,你地仲係度搞分化﹗搞分化邊個最開心?(回到例二,例二可以再回到例三﹐直至無限loop)

從928到今日,民眾對雙學泛民提出質問,是策略、路線問題,最近是「脫聯」,但都沒有離開上面的範圍。就算是學聯自己,去回應脫聯之議,最後都是祭出「分化會令共產黨最高興」這一招。你們可以看見,從黃絲到雙學自己,都是不去回應實際問題,他們眼中只有一個詞:團結,團結好,分裂不好,聲音要一致、戰線要統一。

人家講策略可以更好,升級與否、如何升級、為何要封鎖異見——黃絲嚷的,還是要團結、不要分化。一個人吸了大麻也尚且比他們理智。工黨賊在大台上質問民眾:「既然大台都建立了,為甚麼要挑戰呢?」但別人的問題是質疑大台本身不民主。有學生想推動學生會自治脫聯,因為學聯機制不民主、積重難返,但學聯講到最後,還是說「分化」學聯,共產黨最高興。

黃絲、「支持民主」的一班人,看不起共產國家的人盲從當權者,認為自己有「獨立思考」,以為別人就是井底之蛙,其實黃絲只是坐在一個比較漂亮的井。這個井有歌星唱《撐起雨傘》,有藝術品,有煽情報道,有未來希望學生領袖的HEHE偽基騷。

黃絲帶代表一整個高學歷低智慧的雨傘世代,現在可以說是低B的代名詞。兼且黃色和雨傘已轉化成象徵、商品,方便我們舉行拜物嘉年華,是衣香鬓影的「主場博客」聚會的一個擺設。黃絲現在是甚麼?大陸叫傻B,台灣叫凱子,以前那個好龍的葉公,或許也會在龍畫上戴一個襟章,放心,不會令那條龍活起來的。

以黃絲的說法,團結如此重要,那麼你們不要反鬧任何質疑,因為我跟你們是生物學上的同類,你們反駁,是「分化香港」、「分化互聯網」、「分化人類」。我們同住地球,以黃絲的標準,意見不同,提出來,是「分化地球」。黃絲卻沒有「寧願一生都不說話」。別人批評,是分化;他們批評別人的批評,就不是分化。司徒華,罵不得。但司徒華有甚麼罵不得,對黃絲的智力來說太艱深。

有人說要建一個媒體,專供這些低智同路人心聲共嗚。原來主場新聞不用做甚麼呀,心聲共嗚,讓劣幣驅逐良幣,讓愚蠢彼此傳染,拉低民智,不就維穩了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