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輝 訓醒未?

施政報告不會有太多梁振英的個人意志,中聯辦至少是預覽參知其大綱與細節——甚至整份報告根本出自中聯辦中人之手,都有可能。所以這個報告,必然處處體現大天朝由上而下的政策思維,以及鋪天蓋地的中港融合主旋律。施政報告左手批「香港問題,香港解決」是違憲、右手打擊「學苑」的「民族自決論」,是北京天朝體制向香港主體宣戰,是必然的,要「加大力度」的。

雨傘革命之後的施政報告,要用這個高度才能看得清。友傳陳景輝浮上水面,卻只顧著維護友好的「學聯」,格局之小,令人失笑。陳景輝說,梁振英故意混淆學聯和學苑的主張,一棍打死,但學范的主張,跟學聯沒有關係,「錯置及放大學苑的香港民族論至雨傘運動的頭上」,「以備加強鎮壓」。

事實上,學聯和學苑當然是兩個組織。但是陳景輝反應如此大,出來呼天搶地,是為了維護友好的學聯。為甚麼要維護?因為香港的社運圈中人,好多都是一邊反貪官,一邊向皇帝表忠;表面上搞抗爭,但心裡唯恐皇帝將自己定性為「反賊」,於是唯恐「港獨」、「外國勢力」與自己扯上關係。社運圈的一班宋江那麼懷念中國的趙紫陽,就是源於這種思想。

諸宋江會想,梁振英將「民族論」扣在學聯的頭上,是撥港獨的「污水」,是為「加強鎮壓」製造「籍口」﹐所以陳景輝這幾句,是為了友好學聯「澄清」——我們不是造反,我們只是維權,只是請願抗議,做做「運動」,跟學苑那班反賊沒有關係﹗

綱領為「建設民主中國」的學聯,當然都是宋江主義,時刻都在想著中國皇帝,時刻都恪守三綱五常君臣大義。故曰「雨傘運動」不是革命,更不是民族自決,所以學聯不如接受陳景輝的好意,再進一步,宣佈將港大學生會踢出學聯,宣佈學聯與學苑毫無關係,再強調自己爭取民主,都是愛國的,會不會好點?聖上會不會就沒有「籍口」鎮壓?畢竟社運人小腦袋裡會認為,皇帝一定要有「籍口」才能殺人。

衣著外形談吐都在模彷半截梁文道的陳景輝,其實都很能代表以中大為核心的那種認中關社的社運圈中國情結。所以黃之鋒之類三不五時就重申自己愛國。香港社運圈聲稱抗爭,但其實是搞中國式維權。所以他們熱愛叫人做行為藝術、犧牲、自虐,因為中心思想是不反皇帝,只反貪官,即使是學術討論,中國都是不能拋開的核心。

你流血了,受傷了,被殺了,他們出來在主流傳媒搭建的舞台上哭哭啼啼,說要「揭露政權腐敗」,希望有日上蒼感動。啊?為甚麼天子沒有反應?為甚麼天子還是那麼無情?啊﹗一定是有些激進派在吵鬧,一定是有些像學苑一樣的妖賊在妖言惑眾,令天心不悅﹗

你們看泛民和社運圈,這麼多年來都是演這場君臣SM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