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無須驚訝黃之鋒一向愛國 更重要的是……

黃之鋒謂搞革命要軍火,竭斯底里要將「革命」與他們手上的神聖雨傘分離;之後他上電視節目《星期五主場》,重申自己是愛國的,否則就不會去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這兩番言論,要連著才能看出圖畫。金鐘大台很多口號,例如「勿忘初衷」。講雨傘必定是「運動」,不是「革命」,因為沒有軍火,以及重申自己愛國,都是向若隱若現的當權者交代心跡、表明立場——我們不是要搞革命顛覆政權,只是大伙出來馬路運動一下;我們是愛國的,所以「阿爺——或者說——國家」勿忘我們雙學和泛民主派的「初衷」。我們不是真的要做甚麼﹗

勿忘的是甚麼初衷?

即使是黃之鋒本人,衝入公民廣場,本來只是一小撮人的行動,怎料有人放催淚彈、香港人衝出馬路,搞到兩個月都收不了場。現在一切事過境遷,政治低氣壓若隱若現,黃之鋒想到自己在警署的待遇,當然不希望中共將928以來香港社會的失序、以至中共顏面無存、派系動蕩之類的帳,算在他們的頭上。

勿望初衷。戴耀廷那些人的初衷,是十月初齊齊被捕,多快好省;黃之鋒的初衷,則是少數人衝入公民廣場之後被捕。但香港人不坐待「領袖」表演,在催淚彈的攻擊——和遮護——下終於失了控,他們四處佔領,離開金鐘,到了銅鑼灣、廣東道、旺角。金鐘「義工」和「糾察」事後滲透,竟遇到反抗,解散不了群眾﹗於是金鐘的人就開始講,我們要勿望初衷。初衷就是:「我地本來真係無打算搞到咁大濟﹗」

黃之鋒一向愛國 無須驚訝

至於黃之鋒重申自己愛國,作者高慧然也表反對,我倒不出奇。因為學民思潮成立之初,就曾接受過《陽光時務》的訪問,其中黃之鋒周庭等人不停講述自己的中國感情,對六四有多深感受之類(注一)。學民學聯的人,對中國的態度,可謂與中國民主派(即工黨、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等等)血脈相連,別無二致,你中有我。

2011年,黃之鋒在臉書和議林輝反對狙擊民主黨;周庭今天出現在大中華主義的社民連的周年聚餐,這些都不值得罵,這是他們的本質。愛國就是雙學和泛民的本質。所以他們對「革命」二字的憎恨,對失控群眾(即旺角、銅鑼灣、廣東道(短期)、想要升級的人)的恐懼,是基於那個愛國的初衷——不要跟中國對著幹,但被她強姦的時候又要適時喊一下痛,以顯示自己有良心,有風骨。

不要激嬲共產黨﹗

一切回到陳健民說為甚麼要搞「佔中」,就是因為2011年政改之後,中間人就不再聯絡他們了。於是他們就要搞佔中,令北京重新聽取他們的意見。(信報)為甚麼要有大台,要有國際記者,要做藝術品,要展示很多東西,因為整件事的確是一場騷,一場做給北京睇的戲,希望他浪子回頭又好、為了面子又好,總之就退讓一步啦。

初衷是苦情家嫂勸老爺,而不是打爛天窗和鐵屋,不要激嬲老爺,不要激嬲共產黨﹗所以十月一號,他們組成人鏈、發動網上網下輿論去阻止人們去「國慶」升旗禮示威,又反對所有人升級。

了解雙學的愛國立場之後,就會明白,這些事都很consistent,因為不能激嬲共產黨。勿忘初衷,口號空洞。甚麼是初衷,因為「要在不能激嬲共產黨的前題下去做一場騷」說出來太難聽,所以還是一直叫喊「初衷初衷」,不需要解釋,自己友就明白的了,不要問,只要叫口號。陳健民今日講,經過「佔中」兩年來的耕耘,慶幸香港在928以後終於明白「香港沒有革命的本錢」。搞佔中是為了令香港人明白抗爭無用,周永康則是搞升級為了證明升級無用——邏輯用詞一致、都是泛民,都是投降派(所謂溫和)代理,難為當日還有人說這是周永康口齒不清,哈哈哈。而周永康、陳鍵民、黃之鋒圍繞著「革命」的說法,是你中有我,環環緊扣的「四方西理論」、「收工論」——民眾做甚麼都好,只要不是他們的人,就「唔岩」、「無用」。

你就是另一個司徒華

好不容易,死了一個司徒華,又來一個再世司徒華黃之鋒。佛地魔神通廣大,死了之後可以將靈魂分成幾個部份,叫分靈體。支、教、民,三個政黨,已經是三個分靈體。顧全大局,同樣愛國的梁國雄,也算一個;年輕的黃之鋒,也是愛國的,搞的也不過是「中國民主大後方」的中國民運。所以一切以不能激嬲共產黨為前題,好合理。

以前司徒華在六四後一手壓抑「三罷」(罷工、罷學、罷市),阻止香港「失控」,背離「祖國」自行其事;如今黃之鋒也經手國教雨傘兩次流產,都算是對得起前輩。司徒華暗通境外政權,將香港的民主運動和自主意識控制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使其不出大事;今日黃之鋒做的,加上其言行,綜合起來,亦不遠矣。

他們都受主流家庭觀眾歡迎,政治能量巨大、籌款能力強勁,大量盲粉黃絲護主,又有黎老闆背書,可謂要錢有錢,要人有人,應該可以再爭取30年香港民主。以中國之名,犧牲香港,以前發生過。雖然新高中歷史科不是必修,不過如果我們夠不幸的話,應該可以看見黃之鋒再次創造歷史——司徒華一樣的。

注一:

《陽光時務》訪問原文:

黃之鋒說:「為何我希望平反『六四』?因為我渴望中國有民主。」他認為「六四」就如一個關口,如果政府一天不肯承認這件事,中國就不會有民主。「香港現在還有少少的言論、集會自由,當香港仍然可以紀念『六四』,我們就要好好堅守,進而延伸,去爭取香港的民主,爭取中國的民主。」

有人會認為,中國是否民主,與香港人無關,黃之鋒卻說:「首先你要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當你生活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中國每件事都會影響著香港,中國有沒有民主直接影響到香港有沒有民主。『六四』是中國民主的契機,平反『六四』,與每個香港人都有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