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主派必須死,因為香港要生

老而不死,是為賊也。李柱銘以及整個上一代的政客,都是賊。今日李柱銘仍然在講,習近平有改革誠意,大權在握,對中共在政改讓步「仍存一絲希望」。夠了,真的夠了。不知人間何世的李柱銘,早就應該退休,不要再為禍人間。

上年九月尾罷課的時候,李柱銘仍在搖頭晃腦,對香港人講,你們現在爭取香港民主,是為十三億人打仗。李柱銘和司徒華那些人,有中共的地下黨、也有真心愚蠢的,響應民主回歸,散播虛假的民族原罪(香港人避過了新中國以來的災難,因此欠了大陸人﹗),為中國吞併香港,立了大功。

六四的時候,他們昐望中國在所謂「開明派」趙紫陽的帶領下可以改革開放,中港同享民主自由。當年的愛國反殖大學生,好傻好天真地寫信去問趙老,香港「回歸」後會有民主嗎?這就是反殖、愛國、民主回歸,導致香港萬劫不復的沉痛國史。將它們連繫在一起的,是中國式奴民情結。無論怎樣,總在等待明君、明夷待訪,有一天,趙紫陽、青天大老爺,會來主持公道,幫我們解決一切問題。

過去的民主回歸派,就是樂見香港先「回歸」了,然後君子的、耐心的等待中國如約在香港實行民主。這些承諾當然落空,就像趙紫陽的紫氣是曇花一現,最終在深宮被打倒,一夜變天。民主回歸派、民主派、學聯那班妖孽,也一下子由支持開明派的有識之士,變成孤臣孽子。

從到頭尾,他們都是中國派,所以他們會反對「三腳凳」,反對香港主體參與前途談判,因為他們支持中國,支持有一個明君,然後由明君發落,這才是合乎中國式倫理的先後尊卑。靠消費六四起家的支聯會,最近搞了一個沒人理會的悼念趙紫陽的簽名活動,這就是那群中國妖孽的意識形態——他們到今日仍在為趙紫陽哭喪,為當日那個有可能成為明君、可以打救香港的開明派哭哭啼啼。他們一些人轉身成為政客,宣稱要爭取香港的民主。這是謊言,天大的謊言。

香港的泛民主派,都是站穩支持「開明路線」的中國立場,所以他們要為六四哭喪、要建設民主中國、維權人士稱讚他們一兩句,就不勝自喜;香港人受中國殖民、受中國人欺負,他們當無發生過,或者反過來指責香港人;D100將周潤發擺上檯,問「如果發哥做特首,你會唔會袋住先?」無關體制,換個好皇帝就成了。從支聯會到泛民、學聯、D100、胡亂指控退聯的劉山青、披著拓派皮的愛國者梁國雄……從左到右,所謂激進到溫和的香港泛民主派,整個結構,就是中國內部權鬥的失敗者的支持者,與香港沒有關係。

所以支聯會民主黨出來的蔡耀昌,去聯合國狀告香港人歧視大陸人,剝奪香港的福利資源,向大陸人大派福利,是他們——乃至整個泛民主派——的應有之義。泛民主派,就是中國「開明派」的餘孽。到今天,李柱銘這些老賊,《蘋果日報》這些賊報還在宣揚對中共有幻想,而今天幻想的對像不再是趙紫陽,而是習近平,一個如假包換的獨裁者,在中國立場的愛國者眼中,都有一絲希望可以變成仁慈的獨裁者。

泛民主派不被定罪,不被消滅,香港就永不會被釋放;主張寬容泛民主派的人,是在質疑香港自治。如果主張等待中國明君發落香港的泛民主派是無辜的,香港主體又是甚麼?所以泛民主派必須死,因為香港要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