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部果然是女人的武器

中大甚麼學生組織的幹事上金鐘大台講組織兌現如何「行動升級」,原來是後國教已經證明全無效果的「深入社區」、「遍地開花」。通篇就是社運人一個模式的虛無飄渺,甚麼「把民主種子種在街坊心中」、「全民覺醒才是令『政權』最恐懼的事。」

本來要恥笑的是這種軟棉棉的學運氣——明明民眾已經well informed到會出來佔路犯法,越來越保守的學界建制卻要我們回頭上民主課。

但是更大的笑點在此:陳雲分享,嘲諷兩句「果然是升級了,看圖不評論」,台上講野的幹事石姵妍,大動肝火,說陳雲嘲諷她的胸部,甚至性暴力,無人可以「控制」她的身體,越講越講意淫;擺出受害者姿態之後,就是自動波自我標榜「無畏無懼」,不會屈服於性暴力,最後大喊「我必定會戰鬥到底,絕不低頭!」,心諗做乜鳩?

大家都知道陳雲同時是個好談風月的鹹濕佬。以上的往還,最多可以說是雙關語,正確而合宜的批評,是「為老不尊」,而不是發癲亂拋似是而非的女權主義詞令——我手把手教石姵妍同學,她應該說:

「為老不尊的陳雲論政就論政,多評論政治那個『級』,好過留意我個『級』啦!」

人家打雙關語,要接招才能回敬,批評才對題,而不是一下子將「凝視」視為廣義性暴力,上綱至「陳雲用性暴力打壓我的政見呀」。

陳雲最多是論政時意淫,而正在用「性暴力」打壓政治異見的,是石姵妍同學自己。

為甚麼?當男人對女人的「凝視」都被上升為「性暴力」,即是女人可以隨時以各式各樣她們幻想出來「性暴力」去審判男人;女人自己強化男女主從的剝削關係,再用弱者身分去取得不能被批判的無上光環——你批評我?你即係蝦我者!

好多讀書多的女人,腦筋不清的接受了一些權力至上的女權主義,這一招實在太好用,有事就抬出「女性身份」,指控性暴力。以這個幻想力極高的「性暴力」標準,全世界沒有男人不是「性暴徒」。石姵妍同學卻在政治上被挑戰的時候才拿出來說事,以小觀大,不就看見本港的女權主義有多「策略性」嗎?

廉價的女權主義,是用來掩護三流腦筋的女人無定向憎恨男人和爭奪性別特權。比較正常的女性主義,講女人受壓迫,也講男人受壓迫;男人被設定成不能表露情緒、慾望和脆弱的「強者」。解放人性,就是跨越性別角色的疆界。但好多女人自己卻不斷強化這條疆界,強化自己受壓迫者的刻板印象。因為有用,好好用,可以用來打壓別人的政見。

至於甚麼戰鬥到底、無畏無懼的話,真的不要說。到時有甚麼時候就「我恐懼、我誤判」又要退下火線,徒折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