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一推 殺人於無形

118當晚,行動者謀求升級失敗,金鐘大台醜聞暴露。行動者放棄行動之後。金鐘大會對這班行動者馬上發動全天候海陸空抹黑。

金鐘大會由一班有共同敵人的小圈子操蹤,不知所謂的同仇敵慨,將敵人的幻象投射到行動者身上。金鐘大會,就是老鬼和泛民、大中華和布爾什維克的雜種怪胎,組織外的,自然是鬼﹗當晚有一個叫Jimmy Lam的「公民記者」,寫了很長的帖文,指控行動者未經商議,偷走金鐘佔領區的鐵馬,於是論述就由這個錯誤的事實開展:因為他們未經同意拆金鐘鐵馬,所以早就不是自己人,所以亦不能上台,離開之後都要派人跟蹤﹗

黃之鋒不發一言轉貼這個帖文之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一眾社運賊也見獵心喜,紛紛轉載。但真相仍然是真相。人多口雜,沒有大台,其中一個好處就是無人可以一錘定音,任何說法,民眾都可以互相討論、反覆推敲,要顛倒是非,在無大會模式下,並沒那麼容易。

一日後Jimmy Lam刪改帖文,承認自己「報道失實」,表示行動者的鐵馬並非來自金鐘,而是海富天橋上邊的備用鐵馬,鐵馬組的人亦向他證實,行動者沒碰金鐘鐵馬陣,向受到抹黑的行動者道歉云云。

行動者不可能從金鐘佔領區拿鐵馬,是一個地理問題。就當這個Jimmy跟我一樣天生地理盲,他一個人的公信力,怎及一日到黑駐守「金鐘大台」的黃之鋒?然而黃之鋒「輕輕一推」,此帖火了,行動者可謂黃河水洗不清。黃之鋒喎,黃之鋒都SHARE,應該有些根據﹗

黃之鋒在金鐘那麼久,還不知道鐵馬一事是龍是鳳?照推,除了陰毒,沒有別的形容詞。要搞政治就要厚黑蠱惑。一批行動者將金鐘的專制醜態暴露出來,火燒連環船,遲早要到學民和黃之鋒自己。既然如此,你死好過我死。做死無名無姓無平台自辯的行動者,何其便宜輕省。

金鐘那些喜愛拍手的民眾,信黃之鋒還是信那些不知哪裡來的行動者?「擅自拿金鐘佔區鐵馬」這個指控,為甚麼能輕易瘋傳?因為這打中金鐘民眾那種「同仇敵慨」迷戀領地的心理。行動者被大台標籖為外敵,再加上涉及「鐵馬」,未受過衝擊的民眾就恐慌了,馬上就想到,一日最衰就是行動者無風起浪﹗

自動波幫手造謠的社運賊,也順道抹黑行動者是熱狗熱狗熱狗。熱狗之名,不知所謂的響撤金鐘。政治鬥爭就是如此骯髒。四人幫鬧起來了,毛澤東在各地行宮,不說一句話,事後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金鐘的妖魔鬼怪,惡形惡相、壞事做盡,泛民雙學不發一言,不知道、沒聽說,如果有的話我就下詔罪己吧,輸的也變成贏,光環進帳。

10806959_10205176755115335_1711404403_n

10808371_10205171605746604_755193127_n

10751927_10205171573625801_631955236_n

按一下分享鍵,按出污水,也按出很多人的人格、心地和智商。跟車太貼,人人都是抹黑共犯,之後如何自圓其說?有的顧左右而言他,繼續大鬧國師熱狗;嘴硬的總是佔大多數,還有天才繼續批評,說即使鐵馬並非拆自金鐘佔領區,行動者做事之前,都應該與佔領區民眾商討,實現區內民主云云。哈,黃之鋒老哥Day One衝入公民廣場,有沒有跟罷課村民商討?他們又不說黃之鋒是鳩衝?

衝了出去,就是英雄戰友;不是自己友,就不讓他們衝。社運朋黨,跟紅頂白、黨同伐異,但他們太著跡,水平太低。英雄出少年,不留一字,輕輕一推,殺人於無形,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