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就裡的鄧小樺 搞清基本概念先啦

雨傘革命,沒有大會,社運朋黨退散;與朋黨份屬友好的鄧小樺,一直不在香港,實屬不幸中之大幸。一返來,就指點江山,借用陶君行那個以雙黃為生的花生台的酸臭文字,都可謂臭味相投。

那篇東西說現在有「社運塔利班」,謂塔利班份子一言堂,不喜歡別人的抗爭方式,就「惡言相向,誓要打倒對家」;左膠有做左膠的自由,為甚麼雙黃要煽動群眾衝擊左膠?我找不到這篇文章是誰的手筆,總之就是出自一個不願面對現實的人。「左膠」不受歡迎、受人杯葛,是作惡太多,因緣自了,今日自食惡果。民心向背的事,是雙黃「煽動」得了?不如說民眾拒絕散水、拒絕大會、拒絕階段性勝利,都是雙黃「煽動」?能夠那麼認真講這些話,要有多脫離民情,要有多自我中心?

這班人一向迷戀雙黃,正常人倒是見慣不怪;鄧小樺參一腳說甚麼「批鬥攻訐批鬥文化」不要得,先最好笑,還一副教化眾生的模樣說甚麼「基本概念要搞清」。

鄧小樺你才要搞清基本概念。好多人辯論時理屈詞辭,就會說:「民主社會就是互相尊重﹗」,下一句就是「我都有言論自由﹗」

哦?鄧小樺的社運友好悉數受到民眾唾棄和清算,她也就和應要包容,要「各有各做」了?在自己友玩哂的時候,倒不見得鄧小樺那麼包容那麼寬容。

舉一例,之前有次社會運動,有個叫Wong Hoi Ming和一個叫容樂其的,對一個社運少女的大好身材取笑了兩句,就有人揚言要將他們追殺到天腳底,將他們往死裡打(此二人現在倒活得好好的),那時倒沒人說「各有各做」、要寬容,要包容口痕友。

強勢的時候大言炎炎誰誰誰「不懂社運」、不懂「社運倫理」,專制自己友的真面目露出之後,就扮弱者、話人搭利班?世事沒那麼便宜。

以為將一切都說成雙黃,就站在道德高地嗎?This is so 2012﹗現場都沒到過幾多次的局外離地人,指手劃腳個甚麼呢?有甚麼資格白鴿眼?素人要招呼左膠,熱狗都要行埋一邊。這個時候,不要裝純情裝天真,不是也有人叫我在文壇消失嗎?(我現在也活得好好的)

基本概念要搞清。民主在土共和專制社運人口中,真是廉價。被人批評,就說民主社會要包容啊、哀家被文革式批鬥啊、此風不可長啊。民主社會就是檯面上鬥到底的社會,鄧小樺則是專門在檯下鬥人的。專制社運人鬥人的時候,卻是保護女性、匠正社運倫理,甚麼甚麼,總之他們懂社運,而圈外人搞的就是民粹。社運塔理班,用來形容鄧小樺and friends倒是合適的。

鄧小樺就是一個每時每刻都在矯情作秀的人,一方面把自己說得那麼大公無私,卻在另一方面陰招打壓,耳語朋黨,叫人唔好同邊個邊個合作。有時詞辭理屈,詭辯不能,又會私下認下衰,但求你不要再鬧大事情,損傷她刻意經營到極點的高貴形象。

如此好名、這樣沉迷形象經營,真是像黃色鴨或者巨型屎一樣滑稽和病態。上一次鄧小樺老屈我將她改成肥鴨(我再強調,我的BB班PS功夫絕對改不出如此好圖),說到盡處,鄧小樺又是私下叫我不要鬧大,又說大家都是病友之類,扭盡六壬,就是不能讓人知道她是一個那麼愚蠢又陰險的女人。那個pm,真是看得樂了。

專制社運圈都是這種偽君子,嘴裡說的願景和追求都很美好啊,但肥鴨內裡是吹氣的,一刺就破,如此龐大,內裡只是一團虛偽的空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