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問題:無中生有騎劫術、警員自殺可能如何影響佔領運動?

兩個問題,長話短說。第一個問題:運動是全民運動,完全脫離「和平佔中」的想像。「和平佔中」和佔中三恥一開始是怎樣打算?就是大家排排坐、手牽手,等警察拉人,然後一條龍形式被捕上庭,馬上成為民主英雄。他們沒想過事情會變成如此,三個主要佔領地,而且還有繼續增加的趨勢。

佔中三恥、泛民,以及一直寄生在泛民身上的社運組織,失去掌握運動的能力,因此佔領才可以繼續到現在。無論是光環還是實際利益,這樣的全民運動,令以往的政治/社運代理人芒刺在背,完全沒有位置。所以他們策動奪權。首先是巧立名目,借殻上市。明明已經不是佔中,是全港運動,但是《蘋果日報》和泛民繼續宣稱這個是「和平佔中」,連外媒都用Umbrella revolution來稱之,現在是蘋果死spin爛spin、泛民不知醜字筆劃,三恥繼續自我感覺良好。

泛民繼續戀棧「和平佔中」的屍體,然後民主黨再憑空創造一個「民主大廣場」,再成立一支「糾察」。還有那個政棍男孩試穿,拍照,巧威威。可見他們想憑空僭建一個「大會」出來,再脅「大會」以令群眾。泛民就好像太監趙高一樣,明明皇帝已經死了,卻秘不發喪,想用皇帝名義操縱大局。民主黨從day one開始做過甚麼?罷課的時候,民主黨的匯點政棍還批評學生不得人心呢﹗民主黨有甚麼授權去出一支「糾察」?這不是想騎劫運動、收割成果、左右大局,又是甚麼?

左諜今日在各處佔領區做的事情,方法不同,但本質一樣。就是扮糾察、扮受命於「大會」,根本沒有糾察、沒有「大台」、也沒有「大會」。

「虛」的兵法,無中生有。從頭到尾,左諜都不甘自己失去左右運動的控制權,他們是絕對不會甘於做一個普通的參加者。他們認為自己飽讀理論,參加過甚麼甚麼運動,就理應做領導者,運動一完結,自己的社運文化人脈資本就會增加。所以姣婆守唔到寡的陳景輝今晚也馬上到金鐘開擋講talk,然後拍照留念,證明自己「做左野」;他的拍檔林輝也在回港路上,盤算的恐怕不只純粹自high。更不要說葉寶琳今日整天忙著叫人散開、搶奪擴音器,只不過是熱心的市民將之罵退而已。左諜和泛民始終沒有放棄。

第二個問題:北角警察深夜有警察自殺,原因待確認,但真相有這種關頭是很難追尋,也無關痛癢。即時效果,極可能是中共抹黑佔領運動將前線警員迫死。就算不是,充滿爆炸性針對內容的「遺書」也很可能憑空出現。泛民和左膠固然認為運動已經超額完成(他們心目中的佔中只是俾人拉),在想辦法盡快可以回家休息;就算是街上的大眾,也已經疲累,短時間內再無大事發生,意志就一沉不起。

香港人的本質是和理非過度兼泛道德主義。警察事件,會令他們自責、慚愧,想回家。現在預告,左諜會馬上組織民眾,叫他們懺悔、跪地,圍著警署苦行贖罪。即使民眾不散,戰意都會被清空,之後警察再清場就容易得多。

我絕對希望這是過份解讀和過份推演。還有兩三個鐘就天亮,會變成如何,只有天知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