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檯戲——金鐘泛民雙學.六四王丹散水

過氣六四領袖王丹叫學生俾啲掌聲自己,要做好準備接受失敗;泛民搞公投,旨在對政府說,我現在有幾多幾多群眾,跟我deal——從六四餘孽到寄生在香港的中國民主派,是同一個舞台的演員。

美國是不想香港實現真民主的。美國在香港的銀行、各類金融機構,都是美國共和黨民主黨的選舉大金主,美國的外交國力,為他們的生意護航。香港維持威權政治體制,維持現狀,最有利美國財閥,因為香港由中國一方說了算,即是美國跟中國一個對象deal好,香港對美資或跨國財團的政策,就如身之使臂。各種稅務、經濟政策、競爭條例,都可以用「財團 > 美國 > 中國 > 香港」的方式牢牢控制。

反之,如果香港實行民主,香港政府就不只要聽中國政府的話,還要顧及下次選舉的民意,美國要影響香港政策,就不再是跟中國deal好就能辦妥,還要去lobby那些lobby香港特首的本地lobby團體。一時間競逐權力的人多了一堆,美國就要插多好多針,大把的事要籌謀,整個CIA在香港布下的羅網,要重整,有過時無用的代理人要撤換(這是金鐘那班泛民這個月日夜擔心的事),有新的線路要擴張。由此觀之,香港維持相對簡單和單元的獨裁體制,對美國才是最有利的,可以不動,就不動。2010年民主黨支持倒退政改,美國領事事後表示支持,是因為民主黨幫手維持了不變的獨裁,確保了美國財團的利益。

因此,親美的泛民、佔中派、甚至黎智英、陳日君,到今日的王丹,千方百計勸退群眾,就是站在美國的利益立場說話。泛民代理人無法號令群眾,自然無有籌碼去跟政府換取黨派利益;民主派叫不停民眾,美國還會給他們做生意、搞政治的方便?因此他們做的所有動作,都是為了和美國和中國表明,他們可以號令群眾、是有利用價值的代理人。王丹這個過氣已久,一日到黑只會說漂亮話,一天到晚只會搶鏡頭自戀的政治怨婦加社運姣婆,今日走出來散播失敗主義,固然是不知恥,將自己的屁民式請願失敗經驗硬套在香港身上。這其中固然有他一貫喜歡指點江山的政客病,更重要的是美國的謀算比中共深密得多,她用來勸退民眾的代理人,頭上都有光環,好傻好天真的香港人是會著道的。

雙學又如何?很多人對他們疑中留情,抱著主觀的良好願望,覺得雙學會在金鐘陣營暗鬥泛民,盡力阻止泛民騎劫,但事實證明他們甘於淪為泛民的跑腿,意圖建立大會、抽水、代表、搶話語權⋯⋯學聯在這個月來犯下的戰術錯誤(讓路換廣場、叫人撤退、落旺角傾計等)及道德缺失(張秀賢說學聯要拿回旺角話語權作籌碼),根本磬竹難書;至於學民則是被夾死,徹底邊緣化,黃之鋒被排除於政府對話之外,已經很明顯。

為甚麼泛民可以輕易夾死雙學,利用童子軍吸光環,但又牢牢控制著雙學?

雙學是不敢向泛民反檯的。第一,這些閱世極淺的學生,在一班形象包裝得很好的政治明星面前不敢造次;第二,雙學的學生總要畢業,不免有很多在想泛民的議員助理、政策研究、助選工作、社福機構⋯⋯泛民是有實利的,現在反面,斷了以後相見好同搵食的米路。而且,雙學的政治能量,有一大塊是《蘋果日報》日夜做神而成。黃之鋒周永康周庭,都是會活動的民主女神像。違逆泛民,就是違逆黎智英。《蘋果日報》要你死,「公民社會」那班支持民主的傻豬就會鬧你、勸你,唸你,這些身家前途虛榮感都在這個「公民社會」的學生,又怎會不淪為泛民的光環吸收機?

醞釀幾天的金鐘「公投」奪權陰謀,終於在左中右各路大小諸侯喪屌之下知難而退、宣布收皮。這是親美代理人又一次遭民眾挫敗。雙學是有機會反檯的,就是公投流產之後的這個時機。要獨領風騷,還是一世被泛民利用,自己選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