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和香港如果是一段愛情關係

早兩日李慧玲問治癒系愛情小說作家鄺俊宇,會怎樣用一段愛情關係去形容民主黨和香港。相當無恥的問題,相當無恥的主持。

問和答的關係,應該是姣婆遇上脂粉客。肥佬黎承認一零年支持政改袋住先是錯的,那又如何?民主黨還是蘋果的心肝肉兒,找民主黨的區議員鄺俊宇,幹什麼來著?圖是圖他油頭粉面,政治味淡,有很多傻西粉絲,來幫民主黨塗脂粉自是一流。民主黨任何一個大佬擺出來,劉慧卿?AV仁?楊森?李永達?都是公關災難。

鄺俊宇的回答,也很「治癒」。他說,你不能否認民主黨很真心,又叫人給他們年輕一輩多一次機會。隱惡揚善的事,大家都喜歡看。真相太醜惡,作家就來給世人打嗎啡。好像描寫平凡女主角吸引到高富帥男主角死心塌地苦苦追求的「姣婆書」永遠有讀者,在火車裡,總有一個乾旱已久、獨守空幃的中年女士在讀。

民主黨和香港的愛情故事,是有的,只是沒有像鄺俊宇說得那麼美好。民主黨以及前身的匯點,港同盟等組織,是一個滿有理想但不學無術的社運男朋友。他支持香港要回歸祖國,然後向祖國輸出民主,救十三億同胞於水深火熱。

這種人自然吸引了一個(或多個)天真無知的傻西——她仰慕這個散發著理想主義光芒的中大青年,她憐惜他憂國憂民的偉大情操。於是不顧家裡主流民意,誓要隨他為社會奮鬥、為公義犧牲。女子痴心錯付之後,被無業社運男朋友賣落火坑,她驚愕:「點解呀,點解你要咁對我?」

社運男朋友用一貫的論述語氣,曉之以大義:「你唔做雞,我點有錢養你?我點有錢去改變社會?」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嚐。暗室艷光,操普通話的北方客上下其手,說一句:「沒有大爺來光顧,你們香港夜場早就完蛋了﹗」

把香港推給中國的,又是誰?金庸筆下那個滿有理想的陳家洛,以為可以打動皇帝老子反滿復漢。怎知道皇帝越踩越過,拋出條件,我要你條女﹗於是陳家洛真把自己條女香香公主雙手奉上,以為皇帝就會乖乖聽話——最後乾隆要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現實比小說殘酷。如果陳家洛那班人死光了,也算是各安天命,為自己的愚昧還了債;香港民主派以及整整一代人全受到中共統戰,熱烈響應「民主回歸」,今日死的是下一代,不是諸老人。香港被賣給了中國,沒有民主,沒有自治,沒有尊嚴,但也正因為如此,民主派才可以「繼續爭取」,多妙。

民主黨的頭領,都做了一世屢戰屢敗的「民主鬥士」,還越做越好景,做到有車有樓有地位子女都到外國讀書;即使差一點,都帶挈了鄺俊宇這種「新生代」做區議員,都算是一份不錯穩定的工。「俾個機會我啦——」做政棍和溝女其實都是一件事,都需要真心,沒錯的﹐給他一個機會吧,香港要再浪費三十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