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O CAMP的淫

大學O CAMP,是每年炎夏的「年經」——每年皆有之話題。昨晚看見一段疑似大專生O Camp活動片段,男生與一標緻長髮女生當眾激吻十秒,眾人簇擁之,大聲起哄,後面還有人興奮莫名,彈來彈去。

O CAMP活動,從佈滿性暗示的小遊戲,到如今當眾跟同學濕吻,大人社會年年報道、消費、高呼道德倫亡,其實大人細路都是那麼孩子氣。

大人好色是平常,大學生就不能好色?只是熱衷舉辦「淫賤O CAMP」的大學生,好色也要透過O CAMP名目去過橋,遮遮掩掩,尤抱琵琶半遮面,是不健康的。

坦蕩的性是人性,遮掩的性是變態。淫賤O CAMP的問題其實只是名不乎實,對人對己都不坦白。

O CAMP是Orientation Camps,路向營嘛。如果要搞掌門人式遊戲活動,大可以另外舉行聯誼活動。烏燈黑火、杯酒塊肉,大家一定很快熟絡;跟獸父組媽迅速發展,學校哪個教授特別麻煩,哪個是killer,馬上就清楚。你講融入校園,有甚麼好過這方法?效率一定好過玩那些遊戲。至於O CAMP,就留來辦正正經經的活動吧。開學活動,莊諧皆可,大家自己選擇,不就好了?

不過,做事那麼光明磊落,不是華人的習性。我們喜歡象徵、意淫、暗渡陳倉,用一件事包裝另一件事,看美女廚房,假裝自己在看廚藝節目。小朋友懂性第一件事,就是虛偽。在一個變態的社會生存,人是會很快學懂虛偽,這是一種確保你能活下去的生物機制。

為何大學生組織熱衷搞淫賤活動?這是一個階級問題。中學已經是一個分化的社會。努力讀書的學生有他們自己奮鬥,另一批打定輸數的,也有自己自顧自向下流。沒打算考得好的,自然百無聊賴。百無聊賴就自然是愛到海枯石爛,扑野扑到天昏地暗。

另一班人不是不想搞,只是要應付壓死人的公開試,沒時間沒體力沒心情。故此,能考上大學的那班人,是懂事的,是病態的,懂得壓抑玩樂的慾望。文明就是壓抑,壓抑於是變態。於是上大學之後,便用一種孩子氣的方式反叛社會。社會實際上很淫蕩,但表面上很性壓抑,大學生就去挑戰表面的性壓抑,小小淫,多多趣。報紙佬越誇張報道,大學生就越去做,形成一個好像反佔中vs佔中的姿態表演,大家鬥擺款,雙方都不是來真,都在自欺。

大人高呼後生道德倫亡,嗌完就算,不會當真;學生搞淫賤O CAMP,也多數沒有下文,也是假的。佔中不是為了癱瘓中環,正如那些O camp遊戲也不是真的為了鹹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