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改不了吃屎,D100改不了抄襲

狗改不了吃屎,D100改不了抄襲。幾多人鬧、出幾多醜,D100是鐵了心不改作風。今次D100又偷野,偷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影片作品《如果MEDCAN只有三個餐》。影片諷刺中共設計的選舉制度無得揀,在YouTube發佈,D100又將影片下載,重新上傳到自己的專頁上。

cheung

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講了兩句,稍表不滿,謂D100應該share而不是偷。怎知道D100的人還反而對張秀賢曉以大義:「在香港如斯『水深火熱』的情況下,究竟廣傳給公眾重要,還是個人的知識產權重要?」,偷人創作還大言炎炎教訓別人;聲聲求「賜教」,裝出個謙謙君子的模樣——惡棍無賴掛著一張君子劍的臉,就是這種。

D100是盜竊慣犯,是明知故犯,嘴裡說要行公義,背後陰招打壓異己。D100做賊都做出了一套理論,說是社會黑暗,所以廣傳訊息比起版權重要。我又問,Share不也可以廣傳嗎?這當然是小學生程度的詭辯,說得那麼偉大,但心裡算著的還是小家子眼的like和share,無所不用其極。香港水深火熱,竟然成為D100橫行霸道、偷呃拐騙、敗壞網絡創作生態的理由?

D100的問題,只是泛民中人的放大版——我為公義,為民主,所以我做甚麼都行,沒人有資格批評我。泛民中人有六四宗教儀式和在野民主黨派的光環,行事作風其實與D100是一樣的偽君子、真匪氣。

司徒華未落地獄的時候,一錘定音,叫民主黨抵制五區公投、支持倒退政改。之後有人在集會上批評他出賣選民,司徒老狗反唇相譏:「賣了你?賣了多少錢啊?你是豬是狗可以賣的麼?」 事後又說民眾批評民主黨決定是政治水平不足。長毛說司徒華是癌症上腦,我都嫌太過厚道,這是鬼迷心竅、共諜現形。恃住自己是所謂民主派,有甚麼不敢做?

D100惡行不絕,黃世澤這個D100監製不只護短,更像癲狗一樣四處咬人,還整了一個excel表,記下一眾他認為是五毛的人。過路人說一句公道話,就成了「黃毓民打手」;塘邊鴨講兩句,就是五毛。我鬧兩句,帳號突然死亡。D100為了呃like無所不用其極,有三十萬個like,好多,那又如何呢,你們永遠不會受人尊重,D100在大家眼中都只是一個像黃世澤的笑話而已。

自認「為民主,為公義」,就咩都夠膽死,這是泛民主派的性格。之前高慧然寫過,曾經有個「網媒」提出想轉載她的稿。高慧然問稿費如何,對方說沒有稿費,但她的文章在該網媒刊登,高慧然會「得到『好處』:讓更多的人看到我的文字。」高慧然不吃這套,馬上回絕。這就是泛民的德性。佔了便宣又賣乖。免費拿你的東西,說得像是恩賜你。我就不希罕跟梁文道之流在同一個版面,還要沒錢,想想下也就沒再理這個網媒。

D100也是這樣的。為民主,為公義!所以抄你的東西,說得像是關照你、賞識你。抄野,反而是為民主出了一分力。

共產黨殺人,都很有道理,說是清除資產階級,將生產資料還給人民。說來都是漂亮話。民主派格局小,殺人革命倒是不敢,但抄野、呃like、report異己,倒還是很熱衷。有人還叫囂:「告得我入咩?」香港電台就告D100。到D100有日清盤,我絕對會開香檳慶祝。約埋你地,聽者有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