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災難觀

高雄地底氣油管爆炸,炸倒民房,火光熊熊,地底鋪設氣管的路段到哪,地就陷到哪。近三百人受傷,死了二十多人,這個數字未來肯定會上升。

台灣發生天災人禍,大陸人消息特別靈通,因為CCTVB的新聞只有兩類消息。第一類是中國領導人勞心勞力、各地好人好事、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欣欣向榮;第二類是歐美台日地區風災地震、死人冧樓、經濟不景。有些大陸人隔岸觀火,也不禁幸災樂禍,有曰:「公知说,民主的爆炸比专制的不爆炸好」,既嘲曰夜鼓吹民主的大陸公共知識份子,又表達了一種典型的「中國式仇視」:哈哈,你们这些台湾狗,说民主嘛,瞧不起咱嘛,有民主还不是会爆炸?

其實有沒有民主,跟會不會發生災難,是沒有甚麼邏輯關係,只是大陸憤青或販夫走卒都慣了這樣跳躍式思考:你们民主吗?民主也没那么了不起!他們沒有,而台灣有。修養好的,羨慕;一般人妒忌;偏激的就記恨,所以抓緊每一個機會去證明「外國也不是那麼好」。台灣也會爆炸,美國也有貪污!歐洲經濟很差!

大陸人無法改變自己的狀況,卻可以在別人的災難中取得精神勝利和安慰。看見別人仆街,自己的處境好像也就沒那麼差。太監也會聚在一起討論男女敦倫有損健康,一滴精十滴血;今日朝臣被斬了頭,敬事房有一班太監圍著嘲笑:有子孫根的殺頭,勝過沒有子孫根的頭顱尚在。

中國人對災難的感覺特別麻木。在中國活久了,人性和感情就像一塊沉甸的石頭,無聲無色沉入陰森的湖底。中國人太多,人命不值錢;中國的治區太大,沒有哪一年沒有天災,人禍更加無日無之。流血、衝突、死亡,中國人看得太習慣了。美國一宗校園槍擊案,死十個廿個人,總統要出來安撫國民,全國要下半旗致哀,每個死者的名字和樣貌,要清清楚楚記錄下來。同樣是十幾廿條人命,在中國卻不算甚麼。在全國的礦場、磚窯,凡有事故,必要死人,分分鐘連名字都沒有被記下來。豆腐渣埋掉的,都沒有名字,更不准你調查誰死人,咱要向前看。

中國人對數字是很麻木的。很簡單,「反右」兩個字,鬥了幾百萬讀書人。中國就是如此,動不動就幾十萬人、幾百萬人,在肉山人海中,每個人都面目模糊,如螻蟻,如微塵。

幾年前看見一個大陸人論磚窯事故:「如果中國每次死十幾人就要下半旗,那中國的國旗還用升起嗎?」他說得對。很殘酷,不過也很現實。中國人在無邊無際的人海,養成了很宏觀的視野:像一個飄出太空的氣球,回望地球,覺得一切都很小。地球上有人死、有人出生,一切像大自然紀錄片那樣自然。哦,你們爆炸了,那又如何呢。他不覺得有甚麼特別,因為他早就看麻木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