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人屌世界

八月九號晚到牛頭角Hidden Agenda看怒人。這個地下歌手以粗口歌詞、裸體插水聞名,但玩出來的音樂其實非常扎實。不少混跡主流的專業樂手,純粹覺得這個人的歌好過癮,於是都來跟他合作。看怒人的現場演出,就像以前看Marilyn Manson,同樣是充滿煽動力的表演風格,台上台下互相挑釁、互相屌老母。怒人的歌和表演充滿戰鬥風格,不會叫你俾啲掌聲自己、不會有大合唱環節,他甚至會屌柒觀眾反應不夠熱烈。

「屌觀眾」是顛覆性的符號動作,挑戰觀眾(消費對象)和表演者(被消費對象)的固有關係。他在歌中的戰鬥對象,由具體的老屎忽、老闆,屌到社會、教育制度、現代文明、秩序、商業化樂壇、愛情關係,可謂無所不屌。

怒人的歌是100%的暴燥,100%的能量宣泄,完全棄絕隱喻、曖昧、象徵手法,而完全訴諸核爆式的宣泄。未開場的暖場音樂,乃一連串主流K歌,強烈嘲諷流行曲文化:Twins、鄧麗欣/方力申、周柏豪、林峰甚至最近的天堂鳥,這同樣是挑釁觀眾,令觀眾屌聲四起、火噪不已但又哭笑不得。

屌鳩撚柒閪,廣東話五個最常用的粗口,鏤滿歌詞,但特定時代有特定的歌。以前LMF的粗口搖滾說唱,也曾經在香港這個潔淨偽中產之都引起討論。但當時的社會政治環境,與今日相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現在的社會政經局面,是曠古長夜、冰封萬里;不能上流、沒有明天,直往直來的五字真言,已經不是話題。因為有名言 If you can’t say “Fuck” you can’t say “Fuck the government” 當事情的不合理去到極點,去到理性的盡頭,你就只能咒罵;你再說理性,才是不理性。

社會沒有出路,新一代無法上流;大政昏沉,除了屌閪,無事可幹。無論是象徵性的抗議屌鬼,或者物理上的造愛鳩愛。

睇騷之前,也貨金買了怒人的新碟《你問我點解咁癲。我話我屌出生天》。歌詞簿有感言幾句,題曰「怒人的鳩話」:

「怒人既屌人世界永遠青春嘅,但係現實裡面嘅我一樣遇到戇鳩煩惱人生問題,咁點撚算?

梗係屌啦﹗與其俾問題煩憂,不如諗方法懲罰返啲仆街煩惱轉頭,屌你老味,走撚開啦,反擊啦屌﹗

世界上有好多種罰鳩啲煩惱煩閪煩人既方法,明屌,暗屌,喪屌,又或者唔撚理都係一種強而有力既無聲之屌,當你練成幾種,記得分享俾我知,但係當你唔識屌,唔想郁,諗唔通果陣,就同怒人一齊唱充滿爆發力既鳩歌怒屌啦,我只會不斷去追求下一粒音,不斷屌下一個人,咁先至令我可以屌出生天﹗」

衝天怒火,根源總是因為無法排解的抑鬱。長至天堂的樹,其根要深入地獄。大碟最後一首歌《答我》是唯一一首慢下來的歌,充滿後搖滾氣質的抑鬱感,以悠長的雙電結他獨奏緩緩收尾,像一條破船航向暗霧圍繞的大海,不安、紛擾、灰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